第124章 巧合出现时,就是必然。

    貂蝉的眼眸同样瞬间冰冷了起来,胆敢打脸主人的人,皆死,贝蒂胆敢如此做。已经触犯了貂蝉的底线。

    “主人,贝蒂胆敢冒犯主人之威严,需铲除。”貂蝉单膝跪地了下来,低头恭敬说道,没有任何男女之情夹杂,这是下位者对于上位者的挑衅,不容放纵。

    “起来。”夜问自然感受到貂蝉的动作,冷声说道。

    “是,主人。”貂蝉恭敬的起身,站在了夜问的身后。

    空间开始荡漾波纹,夜问和貂蝉同时消失在原地,同时次元空间中的荧屏瞬间破碎,次元空间瞬间弥合,这是夜问撤销了次元空间。

    在西方,某个大殿之中,贝蒂恭敬的双膝跪地对着面前的老人一五一十的讲述起了对于已经改了国号的秦国之行。

    “尊敬的亲王殿下,如今东方已出现更为强大的存在,贝蒂怀疑可能是血祖该隐同时代的强者,血族需要隐藏起来,留下种子。”贝蒂低头恭敬的劝道,对于东方夜问的强悍,那诡异的能力,让贝蒂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心,不过对于血族,即使是贝蒂,可以牺牲族人成全自己,却也有种族危机意识。

    笔直站立的老人不怒自威的表情,看着贝蒂沉声说道:“说的可都是实情?”

    “贝蒂所说绝无虚假,如今这位强者所建的势力正在屠戮秦国,无暇侵略我血族之时,这正是我血族隐藏起来的时机,据贝蒂猜测,这位强者有可能会如同血祖一样,消失在这世界。”贝蒂十分肯定的回到,通过那诡异的能力,在回忆史书记载血祖曾经也会如此诡异的能力,最后莫名的消失,夜问必然会如同血祖一样消失,没有理由,就是这么坚定。

    “屠戮东方帝国,这也是我血族的机会,一统世界的机会。”老人沉思了起来,毕竟没有亲眼感受到,这个没有任何征兆出现的强者,有可能是血祖该隐那至高无上的存在,不过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任何一名强者都有弱小的时候,不可能突兀的出现,可能是某位强者改变了名字和身份。

    而这世界岂能有人和血祖相比,老人信贝蒂的话,不过却无法相信会和血祖该隐是同级强者。

    这世界已经很久没有出来一位可以横扫世界的强者了。

    贝蒂听到老人的呢喃,顿时心急了起来,这可不是机会,在东方帝国中不是没有强者,而现在却无人能够制止的住东厂的屠戮,能把日不落帝国阻拦在国界之外,足以说明东方帝国的强者不在少数,而却没有敢于挑战夜问的,这就说明夜问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蔑视整个世界强者的能力,语气焦急的看着老人说道:“尊敬的亲王殿下,这不是机会,这是葬送我血族的末日。”

    “贝蒂说的对,这是葬送血族的末日。”

    冰冷冷漠的声音在大殿中响了起来,跪地的贝蒂浑身一颤,听出了这是那东方强者夜问的声音,看到夜问和貂蝉突兀的出现在大殿中,脸色变幻了一下,连忙低头恭敬的说道:“见过主人。”

    老人当看到一袭白衣的夜问和深蓝色衣袍的貂蝉后,瞳孔猛然收缩,竟然真如贝蒂所说,可以凭空出现,这让老人知道,连动手都不用动,就不是其对手!

    恭敬的弯腰九十度恭敬的说道:“布鲁赫·亚历山大,血族三代血帝,见过这位东方的强者。”

    当夜问听到这位老人竟然是亚历山大之时,眼眸中闪烁过一丝震惊,亚历山大大帝,怎会有如此巧合,如今的东方秦国,如今的西方帝国,不动声色的没有去看老人,而是把注意力完全都放在了仍旧跪地的贝蒂,完全的蔑视姿态,冷声道:“想要逃离?”

    跪地的贝蒂对夜问有一种恐惧之感,如今竟然感受不到那种来自血脉的威压,越加的恐惧了起来,这不是夜问的实力变低了,而是越加的深沉隐晦了起来,压抑着心中恐惧之感,眨着眼委屈道:“主人您冤死贝蒂了,贝蒂在告诉亲王殿下一定要为主人效力。”

    说完对着夜问眨起了眼皮。

    “哼。”冷笑一声,转身看向了满脸威严,即使不刻意摆出,也散发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的布鲁赫·本特里血帝。

    “本督是东厂督主,可能你刚刚听贝蒂说过了,本督不在重复,现在给你俩个选择。”夜问见到上面有一把座椅,直接上前坐了下来。看着这位三代血帝,可能就是未来的西方大帝,亚历山大大帝,淡漠说道:“一,为本督效力,二,血族从世界上消失。”

    没有反抗的心理,对于实力已经可以碾压自己的存在,另外活着哪怕无聊,也不想去死,恭敬的低头看着地面说道:“布鲁赫·亚历山大遵从这位强者的意愿,选择一。”

    即使在不愿臣服,在这时候也必须臣服,面子只是外在的,只有活着才能把失去的面子找回来,而不是像蛮牛一样乱撞致死。

    夜问坐在宽大的椅子上手指敲击着扶手淡笑道:“很好,你们需要做的,派遣血族成员进入秦国,军队派遣进入秦国,是所有的人。”

    “本督给你们反抗的机会,在秦国去厮杀,如果你们血族能够战胜秦国和东厂,本督放你们一条生路又何妨,不要想着去逃避,逃避只会提前终结。”敲击的声音配合着夜问冷漠的话语,在大殿之中回响。

    “亚历山大不敢于督主做对。”本来已经直起腰的亚历山大立刻头深深的低了下去,和这位自己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力量波动,连血液都像是普通血液的东方人类,怎么会去作死做对?

    “你,没有选择的权利。”夜问知道这位可能是未来的大帝心中的担忧,任何人在面对不知道对方底细,只能仰望的存在时候,敌对只是一个愚蠢的选择,所以说出了一个看似给其机会的话语,“本督不会出手,本督的貂蝉同样不会出手,这是本督给你们的最后机会。”

    而如果当东厂人员面临即将被摧毁的时候,夜问必然会出手,挑选合格的人员也是有底线的。

    随即冰冷的目光看向了贝蒂,冷声道:“本督的女人,岂能跪拜他人,起来。”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