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只觉无聊,无敌的寂寞。

    人的自私欲望会随着自身实力的变化而变化,弱小之时欲望只会在窄小的圈子中徘徊,而当实力强大,或拥有了某个另强大圈子所感兴趣的物品,本身所在的圈子也会发生变化,这有主动,也有被动,而此时的贝蒂,就明显的感受到,来自三代血帝那柔和中没有了俯视的目光。

    在今日之前,血帝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目光充满了属于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蔑视,而如今却是已平等的目光在看自己。

    这让贝蒂心中的野望越加的膨胀了起来。

    眼眸中真正的露出了发自内心的恭敬之色,恭敬的说道:“是,主人。”

    低头起身恭敬的立于一旁。

    看着贝蒂那眼眸中的火焰,夜问淡淡一笑,对于让贝蒂当血族女皇一事已经不在可能,不过提升实力却是有必要的,在任何时候,实力都是一张通行证。

    “二代血帝在何处?”夜问淡漠的看向了亚历山大,面前的亚历山大已经有了九转玄功一层巅峰的实力,正是一号没有晋升前的实力,而这还是三代血帝的其中一位,二代血帝只强不弱,这对于东厂人来就是毫无反抗的存在。

    当夜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亚历山大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喜悦之色,二代血帝是血族仅次于血祖该隐的存在,而又是监控着三代血帝的监察者,当血祖该隐消失之前,就曾赋予了二代血帝监察三代血帝之职,头顶上面始终有着这么三位的存在,这对于血族是好事,而对于三代血帝,尤其是亚历山大,一直一来都是以称皇为目标的人来说,那三位就是一把架在脖颈上面的利刃。

    “尊敬的大人,三位二代血帝在圣地沉眠。”没有必要去隐藏心中的想法,也没有为了隐藏二代血帝位置而牺牲自我的表现,即使不说可还有另外十二位三代血帝。

    夜问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笑看着亚历山大,“让二代血帝过来。”

    “是,尊敬的大人。”说完亚历山大看了一眼贝蒂,缓缓的退了出去。

    当亚历山大退出去后,在夜问身侧如同幽灵一般的貂蝉开口冷声道:“主人,为何不让貂蝉过去,貂蝉已经感受到了位置。”

    “没必要。”貂蝉能感受到,夜问自然也能感受的到,掌握了时空规则如同一张巨大的网络覆盖在了全宇宙,通过时空规则可以监察整个宇宙的地方,小小星球只需要感知一下就可探查的一清二楚,同时感受到东方中有一位实力颇强的存在,类似于如今的一号,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随后夜问看向了贝蒂,脸瞬间就冷了下来,在有外人在时保留了贝蒂的面子,现在则是清算的时候,“说说怎么惩罚你。”

    无形的威压瞬间笼罩了贝蒂的身上,贝蒂知道这是上面夜问没有杀自己的念头,不过却有教训的念头,如果要杀当刚出现时自己就已经死了,而不是现在还活着,看着四周无人,娇笑一声,手伸向了衣胸,准备解开。

    而这时另外一股气机,蕴含着冰冷的杀意笼罩了贝蒂,身体顿时僵住,贝蒂望向了貂蝉,发现貂蝉正一脸冷漠的注视自己后,停止了脱衣的动作。

    “把本督的话当耳旁风的,你还是第一个。”夜问满脸的阴沉,手指敲击着扶手。

    突然夜问抬起头望向了殿顶,皱了皱眉,随即舒展开来,笑了起来。

    貂蝉同样的望向了殿顶,随即扭头看向了东方。

    俩人的动作落在了贝蒂的眼中,心中疑惑刚才还有一股肃穆的气氛,如今顿时消失不见,顺着这俩人的目光抬头望向了殿顶,除了殿顶没有别的了啊。

    “天发杀机,有人触摸到了血之规则,这是天要助其证位啊。”夜问缓缓的说道。

    听得贝蒂心中疑惑更甚,不明所以。

    而貂蝉露出了微笑,在貂蝉的心中,只有自己服侍夜问一人就行了,对于别的女性,尽管不会去刻意打压,不过能减少点威胁也是好的。

    “主人,解决完此处,去锦绣城?”貂蝉低着头询问着,对于贝蒂貂蝉没有好感,离得远远的最好,虽说很想把贝蒂一巴掌拍死。

    夜问缓缓的摇了摇头,“很无聊啊,这样的生活很无趣,本督会离开这方世界去寻找乐子,这里就交给你了。”

    听到此话貂蝉立马单膝跪了下去,丝毫没有即将主宰世界的快感,只有无尽的恐慌,“主人去哪貂蝉愿永远追随。”

    下面的贝蒂心中一喜,没想到猜测的不错,面前这位无敌世间的存在会如同血祖一样离开,只要离开这方世界,血族二代血帝在被夜问所杀,到时就是自己称女皇之时。

    端坐于椅子上的夜问看着贝蒂恭敬的神色,而心中则不断传来阵阵的喜悦,冷笑一声,“即使本督离开这方世界,也会随时回来,这里还有本督不断培育的东厂人员。”

    不理底下贝蒂的失望,侧脸看向了貂蝉,感受着貂蝉那真心想要跟随,淡笑道:“既然你想跟随着,就随本督一起去寻找乐子,本督已经想好了寻乐子的方法,可以解决人生的无聊。”

    夜问回想起一号对于权利的执迷,摇头笑着,“这里就交给一号了,想必一号不会另本督失望的。”

    “一号不会另主人失望的,还可以把沃挽香和高淑英留下,秦初乃是沃挽香的孩子,留下沃挽香可以更好的牵制那位秦国皇帝,正好互相监督。”貂蝉在此时不介意为一号说说好话,以前曾经救过自己俩回,为其说句好话也是应该的,同时如果能把沃高俩女留下更好。

    夜问伸手轻抚着貂蝉的秀发笑骂道:“你啊,这是在排除异己。”

    “貂蝉不敢。”貂蝉略带惶恐的回应,貂蝉不敢确定这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伴君如伴虎,却痴迷君王如陶醉,这就是如今的貂蝉。

    “无所谓了,也许域外更加的有乐子呢?万年后不论域外之魔入不入侵,本督却要入侵域外。”太过无敌没有了敌手,不为一日三餐,不为生存而活,没有了压力如果不为自己找点乐子,只是盘膝而坐这让本身习惯了紧张生活的夜问而不能接受的。183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