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审案

    方记面食铺的老板方老石跪在凤凰军团的大营外号啕大哭,呼喊救命,不仅把全营的将士都惊动,连吕红娘、李清和雷震江都被惊动。

    吕红娘亲自询问之后才得知,自凤凰军团的将士在他家的面食铺吃完面走后,就有捕快衙役来封铺,把他的二儿子方石头锁走,罪名是盗窃。

    整个凤凰军团的将士都气炸了,若大一个山海关,除了红帮的商铺外,也就方老石的面铺敢卖拉面给他们吃,这不摆明了是陷害么?

    所有将士都替方家抱打不平,齐唰唰的跪下,请求严查,还方家一个公道,当然了,他们心里憋足了火气,正好借这个机会立威。

    吕红娘和李清、雷震江迅速交换了一下眼神,立即下令,五营六营留守大营,二三四营的官兵抄家伙上街,见机行事,她不介意把事情闹大,有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出来惹事,只管往死里揍,揍完再说,姑奶奶全担下。

    “一营听令,随本帅去县衙!”

    吕红娘一声令下,营门大开,一队队荷枪实弹的士兵如潮水一般涌出营房,迅速控制城内所有重要交通要道,设卡盘查。

    一营将士杀气腾腾的在前方开路,簇拥吕红娘等人来到县衙,那些捕快衙差都是机灵的聪明人,知道这位姑奶奶惹不起,哪敢阻拦,任由吕红娘等人在亲兵卫队的簇拥下,闯进县衙。

    这会,方石头被几名衙差按倒在地上抽板子,屁股已被抽得血肉模糊,惨嚎连连。

    不用吕红娘吩咐,几名亲兵已冲上前,抡得枪托,或用刀背把那几个衙差揍得哭爹喊娘,抱头鼠窜,随军军医迅速给方石头上药包扎。

    “你……卑职见过红妃娘娘。”

    山海关县令王有学气得面色铁青,但他还是强压下心中的滔天怒火,先给吕红娘行礼,但说话语的语气,脸上的神态明显听得出里边没有多少尊敬的味道。

    “王县令审案呢?请继续,本督只是旁听监督,为王县令主持公道。”

    吕红娘似乎听不出,也看不出来,只是大大刺刺的受了他一拜,然后大马金刀的坐在亲兵端来的椅子上,她的任何身份都能压死王有学这个七品芝麻官,不过,她心里明白,要摆出贵妃的架子,诟病可多了,必被文官集团各种弹劾,最严重的就后宫干政的这个把柄可是相当的致命。

    但端出山海关代都督的身份,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文政武事皆可堂而皇之,光明正大的插手,何况她还兼挂了一个锦衣卫巡查使的名头,只要王有才办案不公,还可以来个先斩后奏,名正言顺的把他拿下,旁边还有个锦衣卫千户雷震江呢,一旦打入锦衣卫诏狱,王有学能不能活着出来都是个大问题。

    朱健虽远在京师,但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为了能让吕红娘方便行事,给她弄了一些诸如山海关代都督、锦衣卫巡查使等临时头衔虚职,可以说她在山海关就是权势滔天的土皇帝。

    “是……”

    王有学再度行礼,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是有意设套,日后再参吕红娘一本,弹劾她后宫干政等罪名,但吕红娘不上当,摆出代都督的身份,让他一下没辙了,心里生出一丝不好的感觉,今天的事只怕有点麻烦了。

    “王县令请继续审案。”吕红娘微微一笑,做了个请你继续工作的手势。

    “冤枉啊,小民冤枉啊……”

    已包扎好伤口的方石头趴伏在地上喊枉,刚才乱哄哄的时候,吕红娘的亲兵驱散那些行刑的衙役,把他守护在中间,然后小小声声的跟他说了一些话。

    “住口,你这刁民,偷了别人的东西,人脏俱获,还敢狡辩,来人啊,给我……”

    王有学勃然大怒,正想喝令手下衙差继续打板子,突听到雷震江咳嗽了一声,令他让起旁边还坐着吕红娘吕代都督,不禁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额头渗出细密的冷汗珠子,心中叫苦不迭。

    他当然清楚里边的内情,若无旁人插手,他可以从容的把这桩冤案办成铁案,顺顺利利的完成八大家交待的任务,但吕红娘突然插手,情况就难以预料了,搞不好阴沟翻船,他突然有点后悔了。

    “方石头,你既然说你冤枉,那你如何证明你的清白?”王有学厉声喝道,后悔归后悔,但开弓的箭,已经不能回头,他只有硬着头皮撑下去了。当然了,他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方石头无法证明自已的清白,这事就算过关了。

    方石头吞吞吐吐的,无法证明自已的清白,只是拼命喊冤,不承认自已是窃贼,没有偷盗王员外的荷包。

    “方石头,嗓门大有什么用?你既然无法证明自已的清白,那就只能说明你是窃贼了。”吕红娘淡然道。

    “大人,小人冤枉啊……”方石头只能拼命的喊冤,他真的没法解释王员外的荷包怎么会在自已的身上,但真不是他干的,冤得不再能冤了。

    王有学不禁暗中松了一大口气,听吕红娘的语气,好象没有什么办法帮方石头翻案嘛,唔,等等,方石头就一介贱民,吕红娘贵为贵妃娘娘,有他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她凭什么帮方石头?对了,应该是想通过他向八大家示好的吧?

    嗯,真有这个可能,八大家玩的这一出阳谋,还真让任何一个武官头疼,其实,大家和和气气,一起发财多好,八大家真的很厉害呐。

    “王员外,你把丢失荷包的经过再说一遍。”吕红娘看着苦主王员外,俏面上带着友善的笑容。

    “啊……回吕都督话……”

    王员外愣了好一阵才回过神来,天子的宠妃,果然是万中挑一,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呐,比他家里的宠妾漂亮多了,这人比人,气死人哟。

    王员外回过神后,从容把荷包失窃的经过讲述了一遍,他逛进一家首饰铺,看上了一件首饰,想掏钱买的时候才发觉荷包不见了,立马赶来县衙报官,官差逮到方石头一搜身,果然人脏俱获,窃贼就是方石头。

    “那王员外又如何确认是方石头所为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