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京师不太平

    狼吞虎咽风卷残云,顾不上烫也不需要咸菜佐餐,眨眼之间,三碗白米粥就见了底。这时候京师的早点样式也不多,大量日后京师人耳熟能详的食物现在还没发明出来,属于空白阶段。眼下的早餐基本没有几样能入范进的口,好在桂姐是个比较称职的家庭主妇,做早餐没问题,他们随身又带有米粮,自己开伙也不为难。

    时移事易,这白米粥对于现在的范进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得食物。可是郑家小姑娘得的津津有味,仿佛在享受珍馐。看不出那单薄的身板,饭量居然如此之大。看她吃饭的样子,就知道女孩确实饿的狠了,一连吃了三碗显然还不够,她看看几个大人,又有些不好意思,羞涩地笑道:

    “各位老爷奶奶,我虽然吃的多,但是我也可以干活的。一会劈柴烧水洗衣服扫地这些活,都让我干,你们都别动。”

    桂姐见她这么吃,一肚子气消了大半,摸着她的头道:“行了,你才多大点的孩子,谁能忍心让你干活,好好吃你的吧。看的出来,你家是太穷,吃不上饱饭,有口吃的,还得紧着你那不着调的大哥,就委屈你个小可怜了。你慢点吃,别撑着。你这孩子,有什么话不能明说,非下泻药,真是……”

    “爹不让说,怕我说出去,被坏人惦记上,像抓姐姐一样,把我也抓走了。”又喝了一大口粥的小姑娘,表情极是认真地嘱咐着眼前几个女人。

    “你们都是好人,我才好心提醒你们,京师里坏人太多了,你们虽然是举人老爷的女眷,可是遇到坏人一样没办法。桂姐姐,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要不给你下泻药,你回头还是会给我洗脸,万一被人贩子看见来抓我可怎么办?我爹现在需要人照顾,我大哥要去干活赚钱,就只有我来伺候爹爹,我不能被卖掉的。”

    “你不伺候爹爹也不能被卖掉啊,天子脚下,拐子居然如此猖獗,眼里还有王法么?我听你爹说,你家只兄妹二人,没听说还有个姐姐啊。”

    小姑娘情绪有些低落,将粥碗放在一边,“那是我大伯家的闺女,是我的堂姐,比我大几岁,人很好。大伯死的早,便由爹爹照顾着,跟亲姐姐也没区别。平日帮着家里干活,还帮爹爹张罗生意,是个很本事的人,里外都能忙和,还曾跟一位跑大宅门的厨娘学过手艺,能烧成桌的团席。本来都找好婆家了,结果人莫名其妙就找不见了。找了好久找不到人,爹的病也是从那时落下的。”

    薛素芳道:“你堂姐丢几年了?”

    “五年多了。”

    “可曾报官?”

    “官自然是报的,但是没什么用。你们不是京里人不懂,京里老爷多事多,衙役老爹们,可是没工夫为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忙和。去报了官,只换来一句,你们自己去找,找到了人,再来找我们。问的急了就说,一定是你家女儿和人私奔了,天大地大,我们哪里寻去。后来爹爹使了些钱,一位衙门的老爹才说了句实话,让我们别找了。不知道被哪位大贵人看上带走,没地方去找。后来倒是有位贵人想帮忙,可惜……连他都死掉了。”

    范进问道:“怎么?这里还出了人命?”

    “可不。爹爹当时上街找姐姐找的急,不小心撞了个人,对方问起来知道这事,愿意出头。那是锦衣卫里一位缇帅,又是庆云侯之后,皇亲国戚,想来这样的大贵人出面,怎么也能把人找回来。不想没过多久,那位大贵人家里就遭了难,据说是丫鬟和长工私通,又勾结了一个屠户夜晚进来,杀了缇帅抢钱。虽然那事没牵连到我们,可是爹爹一想起来就害怕,人家可是侯爷的族人啊,要是真为我们而死,我们不是得抵命?连怕带吓又受了些气,便闹起了病,家里就逐渐成了眼下这样子。”

    “庆云侯……”范进念叨了一下,把这个名字记在脑子里。郑氏此时又道:“婆家那边非说是我们赖婚,打了一场官司,连店面都赔掉了。爹爹又闹了这病,家里一点积蓄用光,就只好借钱。那些放债的与拐子一样,都不是好人,借的阎王债永远还不清,图的还不是我们这八间大瓦房还有院里的树?不卖,打死我们都不卖,我们才不会把房子给他们呢!”

    范进道:“你昨天发脾气,就以为我们和那些放债的一伙?”

    “是啊,你们和唐牛子一起来的,只当你们是一伙的,不想您真是个举人老爷。我听人说举人老爷很早就来京城赶考,怎么范老爷来的这么晚?而且为什么还有这么多漂亮姐姐跟着?她们是家眷么?”

    范进拿起个馒头朝着郑氏的眼前一放,“好好吃饭,小孩子别那么多问题。”

    “不是啊,我是真的为你们好,京里人心复杂,坏人也比别处厉害,两位漂亮姐姐要真是遇到坏人怎么办?还是像我一样,弄丑一些的好。”

    薛素芳一笑,用手指了指腰间,“姐姐有武艺,不怕。”

    小丫头的眼睛也落在薛五腰中剑上,目光里流露出几分好奇与感兴趣,“姐姐,你真会武艺?不是那些卖药的骗人把式?”

    范进道:“你薛姐姐在进京路上一通连珠弹,打瞎了十几个乞丐,手段高明着。”

    “那便好了,有这本事才不怕那些拐子。姐姐姐姐,你教教我武艺如何?我可以给你干活的,我力气可大呢,什么活都会。”

    薛五摸摸她的手,见上面因为天冷,已经冻裂了许多口子,心内颇为不忍,也不顾脏,将小女孩一把抱在怀里,怜惜地摩挲着她的头发。原本高冷又不喜欢与人亲近的薛素芳,自从心头坚冰被范进融化之后,也愿意与一些人来往。尤其是这个看着很像自己的小孩子,她一见就觉得投契,心中俨然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妹妹。

    小女孩也很少与人这么亲近,此时被薛五抱着,眼泪也控制不住地流出来,姐姐姐姐的叫着。薛五问道:“学武很苦的,你怕不怕?”

    “不怕。我只要能找回姐姐,吃多少苦也不怕。”

    “练武是防身的本事,不是找人的本事,你就算练成武艺,也不代表能找回姐姐啊。”

    “我知道,姐姐就在城里,被哪个坏人看管着。我大哥在街上曾经见过一次姐姐,只打了声招呼,就挨了一顿毒打,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才下地。我就知道,一定是落在了坏人手里。我只要练好功夫,就能把姐姐找回来,把那些坏人都狠狠打一顿。”

    她又道:“姐姐,你们从唐牛子那租房子,一定会上当的。他是个泼皮,经常靠着租房子讹人,你们可小心着,过几天说不定他就会带一群人来闹事,赶你们走。”

    “他敢?他敢来罗唣,我就揍他。他要是敢打官司,咱家还有个举人老爷呢,打官司也不怕他,退思,你说是不是?”

    见范进点头称是,薛素芳心内一甜。由于张舜卿不在,眼下她的感觉和主母颇有些类似,身边有仆人有丫头,眼前是自己的良人。她甚至想着,自己如果就在这里一直住下去,似乎也不错,最好张舜卿这辈子不要离开相府,自己与范进就这样在京里做人家,过一辈子。

    范进刚刚搬来,对于郑家人自然谈不到了解,确实觉得郑家人可怜,但是也不至于圣母到想要为他们出头帮忙。到底小姑娘的话有几分可信,现在也说不好,只能将来慢慢相处中再去了解。如确实如她所说,只要在相府那说句话,想来也不难找到人。唐牛子那人,他看着也不靠谱,不大相信对方是好人。只是自己既是举人,对方只要脑子没坏掉,就不会动自己的脑筋,对于泼皮或是人贩子,他都没往心里去。

    吃过早饭,便开始准备礼物,准备着到张府拜访。虽然名义上是张江陵相邀,可实际上,这怎么也有点毛脚女婿初次上门的感觉,尤其未来岳父是堂堂帝国宰辅又是放眼天下有数的名臣良相,范进心里着实有些紧张。

    这种事在薛素芳面前办,总有些不妥当,因此不管是换衣服还是准备礼物,他都是回到自己房里。正在忙和着,房门一开,薛素芳从外头进来。范进朝她一笑:“昨晚上你没怎么睡,吃了饭还不补觉?”

    “你不也是没睡?我来帮你看看,怎么穿戴拿什么礼物。别看你是举人老爷,文曲星下凡,可是要说到丈人家送礼,还是得问我。”

    这话并非自夸,能做花魁的女人,对于人情往来,迎来送往,本就是专家水平。社交上该用什么礼节,拿什么东西,对她们来说,只是基本功一级的功夫,其提供的意见很有价值。只是范进这是去拜见张居正,让薛五参谋,总觉得有些对她不尊重,是以并未开口。

    薛素芳却很大方道:“我自己知道,没资格做你的正室,总归是做外宅,当然希望自己的男人功成名就,我这外宅才能多拿些好处不是?我说过了,我们这种女人虽然比不得大家闺秀高贵,但是贵在有自知之明,不会强人所难的。来,让我帮你看看,该拿什么。”

    她主动走上前,帮范进先选了几样从庙市买来的礼品,价值不算多贵重,但是很用心,也算是文雅,符合读书人的身份。随即又从范进带的衣服里,挑了一身颜色较为朴素的穿上,亲自为范进搭配着配饰。

    “第一次去丈人家不能太寒酸,被人当成是想要吃老岳的穷小子就不好了。可是也不能太奢华,被当成爆发户也不好。尤其退思是书生,更要体现出读书人的高贵不俗,你和张江陵虽然身份有差,但却都是圣人门徒。拿捏住这个尺寸与他打交道,就不会让他看低了你。”

    她边说边帮范进整理着衣服,范进的手轻轻抓住皓腕,薛五微微一挣,“别捣乱!你这是要去拜丈人的,要是弄上一身脂粉香,信不信出不了张府啊?我人就在这里,想要什么时候都可以要,不用急在一时,要紧着去吧。先把老婆骗回来,才是最要紧的事。只要有了这层关系,今科春闱范郎一定高中,那时候我这个野女人才可以沾光。”

    “五儿……”

    范进用力一抱,薛五却如游鱼般从范进怀里滑出去,朝他笑道:“行了,一共才和大小姐分开一天,不至于就受了吧?快着些去,我在家给你预备好吃的,今晚上……什么都依你。”

    留下一个给人无限遐想的许诺,薛素芳轻移莲步先行离去。去张居正家,自然她不能随行。范进在京里一时也找不到脚力,就只好雇了顶轿子,一路直奔纱帽胡同。

    到达时已是过了辰时,门前两排长椅上,坐满了等待接见的客人,个个衣冠楚楚,相貌堂堂。寒风凛冽中,不少人都在打着喷嚏,但依旧正襟危坐,坐姿不敢有丝毫随意,想来多半是外来入京铨叙的官员,时刻要牢记自己大明栋梁身份,不能在伟大的宰辅以及他老人家的门子面前失仪,宁可被冻成冰棍,也不能挪动分毫。

    范进将名刺递进去,时间不长,两个男子就从里面走出来。其中一人范进认识,正是昨天见过的姚旷,另一人他不认识,但是看穿着打扮乃至气质,都与姚旷颇为相似,想来多半就是同为相府管家的游七先生游楚滨。

    两人出门先与范进寒暄几句,有引着他从侧门入府,外间一干官员如何猜测身份,范进就顾不上。只听游楚滨道:“相爷本想亲自向范公子道谢,奈何直庐里有急事要办,不得不离开,只能委托三公子代为接待,范公子别见怪。”

    “不敢,二位管家客气了。相爷为国事操劳,若是分身来见学生,倒是学生的罪孽了。”

    三人边说边向书斋走去,而在另一边,从仆人处得到消息的张嗣修恨得牙根痒痒,在房间里咬牙切齿道:“可惜老爷不让我出面,否则我非一顿拳脚,把这银贼打成猪头不可。老三,千万别手软,好好揍这小子一顿,给小妹报仇!”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