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八、识时务者为俊杰(二)

    童晓声沉默了,金陵的那些商人的下场就在眼前,他冷汗直冒,此时终于深刻的理解了“要低调听话,自个闷声发财就够了,不要云招惹官府的人,更不要与官府作对,要不然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被宰。”

    童晓声也头一次感到了李啸炎的可怕,只要李啸炎愿意,在这金陵目前形势下,他马上会被李啸炎安上一个谋反的罪名,然后被一千禁军碾压,他经营了数年的自以为傲的庞大的商业帝国也可能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童晓声同时又一次觉得夏天的英明,不嫌麻烦的非要他将所有的生意化整为零,否则真的有可能像陈家一样,毁于一旦。

    “如果我现在出卖夏夏,殿下以后是不是也会害怕我出卖殿下?”童晓声有些艰难的说到。

    李啸炎愣住了,背叛是有惯性的,他需要的是一个坚定不移的投靠者,而不是随时就可能转变立场的墙头草。

    “因为你,本宫尽力保住夏中平的命。你记住,只是因为你,本宫以此来换你的忠心!”李啸炎紧盯着童晓声说道。

    没有什么会白来的,李啸炎要获得童晓声的忠心,也必须有所付出,像童晓声这样讲忠义又有实力的人实在难得。

    “草民谢过殿下,自此以后草民誓死追随殿下。”童晓声一改往日的随意,起身施礼说道。

    从此他和李啸炎的关系就不再是相互合作了,在这样的时代相互合作也是不可能的。

    童晓声心想如此也算还了夏天的一个情,只是此后他不会再事事以夏天为先了,想必夏天会理解他吧。

    李啸炎很满意童晓声的表现,用惹怒瑞帝换来童晓声的效忠,他觉得很划算,反正瑞帝也不怎么喜欢他。

    “你真的有很多很多的钱?”李啸炎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话,虽然年前从童晓声手里支出了一大笔银子,但是他还是怀疑夏天跟他讲的,银子随他用。

    “比以前的江家并不差。”童晓声说起生意,则是满是自信。

    “比江家?”李啸炎声音忍不住的提高了一点,语气里有些怀疑。最近半年,他江家的账目没少看,江这的资产在他眼里已是庞然大物了。

    但是江家是百老世家,近年又得益于朝廷所赋予的特权,能有那么多财富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童晓声凭什么,而且如果在大瑞真出现了如同江家一样的商家,朝廷怎么会一无所知?

    所以李啸炎怀疑童晓声是否知道江家以前究竟有多少财产。

    “殿下不用怀疑,咱们做生意肯定是要知己知彼的。一开始做生意的时候,咱们就有意识的化整为零了,品茗阁只是咱们生意中极小的一部份。”童晓声解释到。

    “一开始,你们就知道要隐蔽自己?”李啸炎更加愕然了。

    “夏夏说要这样,我告诉过你,她这方面很有天赋。”童晓声摊了摊手说道。

    “你还真什么都听她的!”李啸炎有些不悦。

    “要不然呢?当初我们什么都不懂,而她似乎什么都知道,就连我们开始识字也是她教的,不听她的听谁的。”

    “那以后她要是以我为敌,你也是要听她的,帮她的?”李啸炎有些无奈的说到,因为在童晓声的叙述中,好像他听夏天的,已经成了一个习惯,这真是一个可怕的习惯。

    以此同时,李啸炎对夏天的认识又加深了一些,他甚至有些佩服夏天,接着又为夏天是夏家的人感到委屈。

    不过李啸炎在心中想,就算夏天本身没有任何麻烦,他也不会想到拉拢夏天,因为他直觉上认为夏天并不是一个好掌控的人,他宁愿用笨一点的但是好掌控的人也不会用一个聪明的无法掌控的人。

    “夏夏她绝对不会以你为敌的。”童晓声肯定的说到,这一点他想了多少回都是这个结果。

    “为什么?”李啸炎不以为意的问道,他根本就不相信。

    “因为夏夏她……,反正殿下信我,她绝对不会以殿下为敌的。”

    童晓声准备说因为夏天喜欢你,可是话到嘴边他又觉得不妥。

    因为童晓声虽然认为李啸炎是潜力股,但是并不会是一个好丈夫,更何况夏天的身世摆在那里,夏天与李啸炎之前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所以他选择了不说。

    “你不会真相信当年本宫在镇江救过她一命,她就因此感激本宫一辈子吧。”李啸炎冷冷的说到。

    “啊,原来殿下救过夏夏啊,怪不得呢?”

    童晓声自顾自己的咕噜了一句,李啸炎并未注意,他在想别的事情。

    此时的夏天并不知道童晓声的效忠换来了李啸炎的一个无比重要的承诺,她是一个比较惜命的人,因此在担心夏夫人安危的同时,她也在担心着自己。

    夏天甚至在睡觉都在思考着如何摆脱目前的境地,但是想了千万种,没有一种可行。

    形势比人强,虽然她现在是周武帝的遗腹子,但她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可是夏天知道,无能怎么说瑞帝一定不会信的。

    像瑞帝这样精明的皇帝,只要有涉及到江山社稷的安危的时候,他一定不会讲什么情义道德的,杀她是早晚的事,而且随着夏家的急转之下,这个时间越来越近了。

    “我想了许久,仿佛除了死,根本没有任何破解之法。”夏天把完着手中的茶杯无奈的说到。只有她死了,瑞帝才安心,或许夏家也因为她的死,躲过一劫,可是她还没活够呢,怎么甘心死!

    夏天自从来到这个世界,除了刚来时遇到的那场洪水,她从来没有如此无助过,那个时候李啸炎在无意中救了她,这次还有谁来救她?

    “车到山前必有路,就是再不济,只要坚持到你说的周伯来京的那天,有了那样的一个高手,再加上我,逃出这京城也是很有可能的。”

    思无邪落地有声,有着夏天没有的狠决。

    “我要是跑了,那么母亲和夏真恐怕就没有……”

    “都到这时候了,你那还顾得上这么多,而且你不欠他们的,是夏家欠你周家的,他们就算全因你死了,也是报应!你再这样墨迹下去,是认贼作父!”

    思无邪冷冷的说到,她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夏天对夏家人的态度让她有些失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