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四十八、逃!逃!逃!

    “是他让你来毒杀我的?”夏天问道,她真的有些好奇,像这种低级的手段是不是瑞帝这个英明神武的皇帝想的。

    是的,英明神武,按照夏天的历史观,夏天不得不承认瑞帝确实担得起这四个字,虽然夏天不喜欢他。

    当然历史上的那些英明神武的皇帝都是远看可爱,近看可怕的!

    这些英主都曾经开创了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后人积攒了无法用金银来恒量的资本!

    做为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后人,会为曾经有这样的皇帝而骄傲自豪,但是做为他们身边的臣子,个中滋味只有那些臣子自己知道了。

    “不是皇上。这毒药原本是先前老头给自己准备的。可是现在,你还有周伯在咱们府中生活了这么长的时间,我不杀你,皇上就会怀疑我啊。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这都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中平他不知道,求你放过他吧!”

    夏可道佝偻着身子跪在那里说道,昨天他从瑞帝口中陡然得知夏天的真实身份,当场吓得魂不附体,连下跪请罪都忘记了。

    后来回到府中,不是他不看夏天,而是不敢看夏天,怕自己的眼神出卖了自己,结果还是被自己的举动出卖了。

    夏可道思索了一夜,觉得只有自己亲手杀死夏天,就算是不能杀死,只要有这个举动,才能让瑞帝相信他的无辜。

    所以动用了前些日子他胆战心惊时为自己准备的毒药。

    此时那整齐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屋中的几人都听到了,不过夏中平和夏夫人还在消化刚刚夏天和夏可道的对话。

    皇上?夏天又是谁?

    “爷爷,你起来吧,姐姐是好人,怎么会杀我们?”先前一直呆在那里的夏真突然说话了。

    夏天微微一笑,对夏真说道:“谁说好人不会杀人的!”

    说完,寒光一闪,伴着夏真的惊叫,夏可道的身上便多了一道伤口,鲜血顺着夏可道的手指咕咕的向外冒,而夏天的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

    “这一剑是替我娘亲给你的。”夏天说话间又是寒光一闪。

    “这一剑是替我那早夭的哥哥给你的!”夏天接着说到。

    “姐姐,不要杀爷爷,不要杀爷爷。”此时夏真已经扑到夏可道的身上,用幼小的身体挡住夏可道的身体。

    “这一剑,是告诉你,并不是所有看起来是好人的人是不杀人的!”夏天话音一落,咬了咬牙一剑刺向夏真。

    “不!”夏夫人凄厉的声音响起,同时身子也扑向了夏真,在夏天出第二剑的时候已经回过神来扑向了夏可道。

    只是可惜夏天的剑比他的速度要快,夏真终是倒在血泊中。

    夏夫人哭喊着夏真的名字,而后又不解的看向夏天,:“真儿是你看着长大的,你怎么能狠下心来!”

    是啊,我怎能狠下心来,夏天也在心中问自己!

    不过留给她思考的时间并不多,一道剑光和着明媚的阳光直向夏天刺来。

    剑虽然很快,来势凶涌,但是比起典清的剑却是差了许多,所以夏天还能应付。夏天侧身一闪,手中的剑直直的刺现握着那把剑的手碗。

    那只手碗悬在空中如灵蛇般转了一个弧度躲过了夏天的攻击,接着又有十几人冲了进来,本不宽敞的屋子,瞬间变得拥挤。

    夏天看见领头的人三十多岁,穿着官服,此时全身都泛着精悍之气。

    “原来是官大人,不知我犯了什么罪!”夏天笑着问道。

    李敢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夏可道说道“你与天师道勾结,意图谋反!你的罪行早就在夏大人的监视之中,现在再加一条,杀人灭口!”

    “哦,原来是这样!那我就成全你们了。”

    夏天懒懒的说到,话音未落,剑已飞起,直刺向直抱着夏可道替夏可道按住伤口的夏中平。

    李敢本能的出剑阻拦。

    随着金属相击的声晌,夏天借着反力身子闪电般向屋顶冲去,待李敢反应过来时夏天的身影已消失在屋中,几片碎瓦落在地上摔得噼啪作响。

    夏天跃到屋脊,也不作停顿,转身就沿着屋层叠叠的屋顶向前飞奔。

    第一个看到夏天冲出屋顶的是典清,他一直就在屋外,刚才李敢的那一剑若是由他来完成,若不出意外,一定能够有所获。

    前提是不出意外,但是当他接近那屋子的时候,却不敢轻易的闯入,他多年的直觉让感受到了这间屋子有些诡异。

    典清能够在腥风血雨中活到今天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高强,也不是因为他的运气好,只是因为他够谨慎。

    所以典清一直没有进入屋内,只到看到夏天从屋顶冲出,接着如一只轻灵白鸽般在高底起伏的屋顶上跳跃,须臾间已经只见一个白色的小点。

    随后,李敢带着虎卫也冲了出来追着那个白影而去,围在外面的禁军见夏天从上面“飞”了,也呼喊着追去。

    一阵嘈杂后,典清再望向屋内时,那种诡异感已经不知何时消失,他甚至怀疑先前是自己看错了。

    典清心中苦笑一声,心道今天不是遇着神了就是遇到鬼了,但不管是什么,今日之事比他想象中的还要艰难,他敛神提气向着夏天逃去的方向追去。

    夏天在屋脊上飞奔着,从不回头,也毋须回头,若是像典清这样的高手从后面追过来,不管回不回头,结果都是一样的,除了死还是死。

    不过夏天相信典清现在是没有能力毫无顾忌的给她一剑的了。

    夏天在屋上飞奔,李敢和虎卫在后面追,夏天最为得意,练得最刻苦的就是轻功,本来以夏天的轻功和占得的先机,可以跟李敢他们拉开一段距离的,然而只是理论上的。

    下面还有骑着马的禁军,那些弓箭不停的向她逃走的方向招呼,虽然她的耳朵发挥了比眼睛还强大的功能,让她在时不时飞来的暗箭中穿梭如常,但是也降低了她的速度。

    于是夏天不得不在上方不这的转换方面,来摔掉那些骑马的禁军,效果很是不好,头一次夏天觉得京城的禁军怎么这么多,到哪里都能遇上。

    所以当她终于摆脱骑马拿弓的禁军之后,与后面追兵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夏天沉默的向前逃着,呼吸却开始沉重起来,时间长了体力便有些不济,早上那么一折腾早饭也没吃,这个时候夏天充分的体会到了“锻炼身体,保卫生命“这几个字的含义。

    如果当初夏天料到自己有一天会像一条狗样的被人在大街小巷追杀,她一定会勤习武艺,提高体能!

    坚持!坚持!再坚持一下就可能了。

    事实了,关系到自己的小命,夏天除了坚持还是坚持,她觉得已经将自己有限的潜能已经发挥到了极致了,然而身后的追兵却还是到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