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零一、蚂蚁上树

    “殿下,二皇子下午果真秘密派人去了公主府和典府了。”

    齐王府,赵刚对三皇子李啸风说道,赵刚以前一直在外为三皇子办事,倒是躲过了上次瑞帝对齐王府的清洗,李啸风被解除禁足后,才又将把招了回来。

    “哼,方成果然是只白眼狼!本宫的姐姐肯定是你害死的!”李啸风拍案说道,虽然他早猜到方成确实是叛向了二皇子,但是现在亲耳听到,仍然怒不可遏。

    李啸风想起他的姐姐东阳公主李英娥的死,以前有人传东阳公主是方成害死的他还不将信将疑,齐王府出事时,他也问过刘莺儿东阳公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刘莺儿一口咬定李英娥是病死的,这才让李啸风放下了疑心,此时他又重起了疑心。

    “殿下,既然肯定二皇子当初在害咱们的事上也插了一脚,现在太子要对付他,咱们就看戏好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出那个计策。”

    赵刚有些不解的问道,前面三皇子还是与太子在合作,怎么转眼间又给二皇子出招了呢。

    “哼,太子也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过是想借我的手对付二哥而已,那我就让他们斗,最好让他们斗个你死我活。”李啸风哼哼了两声说到。

    *

    淅淅沥沥下了近一个月的秋雨终于止住了,被雨水闷在家里多日的百姓又纷纷走出了家门。道路虽是有些泥泞,但是铺满了被雨水浸泡了许久终于离开树枝的树叶,行走起来了没有那么困难。

    几个孩童在道边的大树下欢快的追逐着,享受着只有他们才能懂的快乐。

    “咦,你们快来看,好有趣!”

    突然间一个孩子跑到一棵大树下停了下来,手指着树干大声的叫道。

    其他的孩子听到那个孩子的叫声,纷纷的围了过来,只见树干上有许许多多的蚂蚁有规则的排列着。

    “好像是字呢,我认识这个‘天’字。”一个孩子指着第一个字说到。

    “真的呢,蚂蚁写字了,我也认得这个‘天’字”另外一个小孩说道。

    “哈哈哈,真好玩,蚂蚁写字了啰。”

    “蚂蚁写字了啰,蚂蚁写字了啰……”

    几个小孩虽是将树干上的字认不全,但蚂蚁写字对他们来讲总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一边在旁边看,一连拍手唱道。

    小孩们的歌唱终于引来了大人的关注,大树下前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终于有一个识得字的跑到前面看着那些蚂蚁读道“刘氏生天子”。

    那人一读完,围观的人都哗然了。

    谁为天子,这样的事情对百姓来说是不敢瞎说的,若不然会掉脑代的。

    但越不敢说的,百姓们越是喜欢说,偷偷的说。

    “刘氏生天子”几个字很快的传开了,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京兆府的杜和听到这几个子吓得魂飞魄散,天子还好好的坐在皇宫中呢,哪个刘氏还能生出天子来?

    妖言惑众,妖言惑众!

    杜和带着衙役第一时间直奔出现妖言的那棵大树,将围观的民众驱散,然后他看着那树干上由蚂蚁组成的几个字脸色煞白。

    “去,快去把这些字消掉!”杜和额头上的汗珠大颗大颗的向下掉。

    然而他身边的衙役却没有一个动手,都面露难色的望着杜和。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动手啊。”杜和吼到。

    “大人,这是神的指示,破坏了,怕是要遭天谴的。”一个衙役小心翼翼的说道。

    当初,儒家为了得到汉武帝的支持,过分的强高了皇帝的权力,而故意忽视了皇帝的义务,而汉武帝又是一个雄才大略的皇帝,掌权后唯我独尊。

    这并不符合儒家的利益,有着历史使命感的儒家见无法用儒家的学说来约束皇帝,于是便推出了神权,想以此来约束皇权。

    咱们的话不吧,老天爷说的话,您总该听了吧。

    从此以后的君王对所有的异象,特别是天灾之类的都是要回应的,遇到大的天灾还要下罪己诏。

    在这样的环境中,人们都对异象保持敬畏的。

    这也给别有用心的人创造了机会,利用人们对这些的敬畏,许多漏洞百出的异象,也从未有人怀疑过,就算有人怀疑,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杜和听了那个衙役的话也是脑袋发麻,不过现官不如现管,未来的天子也不抵现在的天子管用。

    他若是任由“刘氏天子”这几个字摆在这里任人参观,那么第一个掉脑袋的说不定就是他。

    “胡说什么!”他大声呵斥了那个衙役,然后深吸一口气,拿着刀闭上眼睛就向那树上一阵乱砍,将蚂蚁的阵型打乱。

    不过,杜和停下来没有多大一会又聚拢在一起摆出了那几个字。

    杜和看得脸更白了,他用有些颤抖声音说道:“拿,拿火来。”

    最终,那几个字随着一种难闻的味道消失在火光之中,不过树上几个字虽然消失了,但是并不能阻此这件事的传播。

    半日内,此事像长了翅膀似得,传遍了京城各个角落。虽然京兆府下令严禁人议论,但是仍然挡不住老百姓的好奇之心。

    相见时仍然是“吃了没?”,可是眼神却仿佛在说:“你听说了没”“你看到了没?”

    与此同时心中也有些恐惧与担忧,谁也不希望世道再乱,这太平日子还没过上几年呢。

    不过杜和与百姓心中的恐惧很快被另一个传闻打消了。

    “李氏正盛,怎可移主,只是说刘氏生天子,又没说天子姓刘。”一个不知名的方士的话很快又传了出来。

    “也是啊,这刘氏是妇人之姓氏,说得应该是姓刘的妇人的孩子将来当为天子。”

    “哎呀,我这脑袋,我怎么没想到这呢?宫中姓刘的妃嫔可有好几个呢。”杜和拍着脑门说道。

    人们都愿意相信这个传言,于是外部矛盾马上变成了内部矛盾。

    只要这天下还姓李,谁当皇帝是皇家自己的事,不劳我们老百姓操心了,咱们也就是图个热闹。

    皇宫之中,瑞帝听到这个传闻,只是微微蹙了蹙眉头,但并未给出任何回应。

    而刘贵妃听到传闻则是如坐针毡,可是也不合适做出什么回应,宫中姓刘的妃嫔不只她一个。

    百姓们都在私底下猜测哪个刘氏的孩子为天子,猜得最多的就是二皇子李啸云。

    “什么神示,定是二弟自己搞出来的,他以为搞出这些就能当太子了!”太子李啸平沉着脸说道。

    “可是百姓都信这个,殿下咱们得拿出对策来啊。”

    一个谋士说道,其实不仅百姓们信,在场的谋士心中都在想,这到底是天意还是人为呢?

    “是啊,是啊,总该拿出一个对策来。”马上就有人符合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