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干柴荣

    陈黄河当先一步,踹开房门,项致远和陈长江紧随其后,屋内的床上清纱账里,柴荣光着膀子坐起,问道:”小红,是谁……“。

    项致远一看就柴荣一人,立时把女人的脑袋一拧扔倒在地,女人立时昏死了过去。

    柴荣骨瘦如柴,年纪在三十多岁,他头别金簪,项梁门一块白玉,穿着个大裤衩子,看到项致远三人,立时起身,两步蹿到了床旁的窗户旁,窗户是开着的,中间用一个小木棍支着。

    “哎哟柴大哥,穿的挺凉快啊。”项致远站在门口说了一句。

    ”致……致远你啥意思?”柴荣本能的想跳窗户,他稍稍会些功夫,平时到哪去,总是跟着一两个雇用的高手,不过,今天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他没有找手下来,很可能是怕他的正式老婆发现。

    “来,你过来,咱俩聊聊!!”项致远走进了屋内,盯着他说了一句。

    “聊啥?”

    “装你玛勒壁什么糊涂,来!过来。”陈黄河瞪着眼珠子喊道,他的手里还拿着从赌场院子铁栏栅上拔下来铁棍子,他习惯了拿剑,所以拿棍子的时候,也那么像拿剑似的握着棍子指向柴荣。

    “致远,你看人家方青柏家里死人了,一查是我做的扣,人家非要不依不饶,非得让我说出实情,你说我也是做小买卖的,比不上你们官府的,我合计就是把你说出去,你在官府上认识人这么多,疏通疏通也没事啊。”柴荣明显知道项致远来是干啥的。

    “柴荣,因为一个方氏药铺,我从你这儿拿走多少银子你知道不?虽然是一百两,可是到我这儿就一两,你要是觉得拿多了完全可以跟我直说,不必背后草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现在我差事没了,差一点就死在狱里了,你在这儿逍遥快活我给平衡不?”项致远瞪着眼珠子喝问道。

    “项致远,你别激动。”

    “玛勒戈壁,不激动?我就想问问你欺负我干啥?啊?我就一个小捕快,没事赚点外快,做的事损点但都有底线,你呢?我抢你媳妇了?杀你全家了?”项致远咬着牙,一瞬间暴怒,纵身跃到窗前,金乌刀一挥,照着柴荣的手臂挥去。。

    “蓬!“

    柴荣抬腿甩出一脚,脚尖踢向项致远手腕处的‘列缺穴’。项致远一转手腕柴荣一腿踢空,金乌刀奔着柴荣小腿砍去。

    ”咣“

    项致远在这种时刻也十分理智,他没有用刀刃,别看他能砍断他表弟的一只腿,但柴荣不行,因为项致远不是奔着鱼死网破来的。

    项致远用的刀背,但因为柴荣只穿着一个裤衩子,这刀背正好磕到了柴荣的膝盖上。一声脆响,膝盖骨明显是折了,柴荣没有他表弟那么有魄力,‘嗷’地一声,捂着膝盖单腿在原地蹦了几下。

    “还还手?”

    陈氏兄弟两人异口同声喊了一句,也都蹿了过来,陈长江薅着柴荣的裤裆,狠狠捏了一下,陈黄河抡着大铁棍子,对着柴荣大腿,啪啪敲了两下。

    柴荣倒在床上,也是一股子激劲,也许是陈长江捏完他他有反应了,拳打脚踢的想要站起来,一瞬间床上鲜血淋淋,鸡飞狗跳。

    “锤咕死他!”陈长江咬牙切齿的骂道,双脚蹦起来,咣咣往柴荣脑袋上跺着。

    项致远也把宝刀入鞘,不停的踹着在床上打滚的柴荣,怒吼道:“你个狗篮子,我这么多天柴大哥叫着,遇到事了你先把我抖出来,你稍微有点人性,都不能为难一个比你小二十来岁的孩子。”

    “踢他,照脸踢。”陈长江根本不给柴荣还嘴的机会,脚跟过了电似的,一脚接着一脚掏在柴荣的脸上。

    “别打了,别打了。”柴荣的小妾,这时候也苏醒过来了,她不敢跑出去报告官府,因为她不知道柴荣在外面惹了什么烂摊子。

    “滚远点昂!没你事儿。”陈长江一脚就给刚刚跑到床前的她蹬了下去。

    “别打了,致远,别打了!你说咋地,这事儿能完?”柴荣忍受不住陈长江的猛踹,开始本能的呼喊。

    “干你拉拉胯,就算完。”陈黄河拿着铁棍子,从大腿跟开始敲,从肩膀头敲到脚后跟,一排血渍呼啦的血懔子,场面非常唬人。

    “啪啪啪”

    项致远刀背托对着柴荣的脑袋,起码拍了七下,第八下的时候,身体开始脱力,拿着金刀的胳膊已经开始颤抖,也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累的。

    “服了服了,彻底服了,别打了,项致远,你也知道我和你无怨无仇的,是昨天晚上你们偏头县衙里的一个差役找的我,我才找人动手的,其实这事真跟我没关系。”柴荣双手抱头,断断续续的喊着。

    “你说什么?”项致远愣了一下,快速问道。

    “偏头县衙的差役找的我!”柴荣再次说了一句。

    “为什么?”项致远已经隐隐猜到了,可是,还是不敢相信地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这事儿他也不可能说,但话里的意思,就是给你找点麻烦,我是做生意的,你们官府人说的话,我敢不听么?”柴荣脸颊还泛着惊魂未定,喘着粗气,语速很快的冲着项致远解释。

    听到这里,项致远一阵沉默,陈氏兄弟俩脸色也很古怪。

    “肯定是他娘的……”陈长江阴着脸就要怒骂,但被陈黄河一个眼神拦住了。

    项致远脑子里一片混乱,强挺着心里的猜忌,冲着柴荣问道:“我被大定府放了,但疏通大定府的一千两银子得你拿,有毛病没?”

    柴荣赶忙从床上的棕色衣衫里双手颤抖的摸索,几次伸向内怀都没伸进去,后来好不容易拿出了两张银票,递给了项致远:“这一千两银票,你拿走,行不?”

    “草了,一千两银票够干屁的呀?我这兄弟这回差事没了损失可够大的了,他得给他半年的工钱,也好让他在半年内没有后顾之忧的找差事啊。”项致远还没等说话,陈黄河就插了一句。

    “明天给,明天我再送一百两银子,行不?”柴荣满脸全是汗水和血的混合物,他已经快昏了,再折腾他一会,他就得死这儿。

    “算了,明天那一百两银子,我不要了,算是给你的治病钱。但你得给我立个字据,以后咱们各不相欠“项致远考虑了一下说道。

    “行!马上立!”

    一盏茶的功夫,柴荣在一片鲜红的床上,写下了字据,项致远也签上了字,随后项致远把一千两银票收入怀中,他看了一眼柴荣道:“柴荣,你先害我,我才来弄的你,你虽然知道我家住哪,但我也一样知道你家住址,你要敢报案,咱俩谁也跑不了!”

    “你放心,我肯定不报案,我跟你折腾不起!”柴荣连连摆手。

    “走了!”项致远带着陈氏兄弟,走出了屋外。

    三人骑在高头大马上,奔着偏头县方向走去,此时快有四更天了,再待会儿天就要亮了,项致远三人都没吃东西,而且这个时间段,哪个酒楼也不会开张,项致远又急着回家看干娘,只能强挺着。

    三人都不说话,快到偏头县的时候,还是陈长江心直口快,忍不住说道:“致远,找柴荣祸害你的,会不会是你那个老大林哲瀚?“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