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四章 国运

    林迁这次走到了郭府前,先静静等了一会儿,然后再敲了敲门。

    这次出来的依旧是那位老者,看到林迁,他的眼中带着一丝笑意,显然刚刚已经从郭嘉那里确认了信封的真假,也知道这位来找自家少爷确实是有事。

    “这位公子请进。”

    林迁点头,然后往里面走去,只是当典韦也要进入的时候却被拦住了。

    “公子,少爷只请了您一人。”老者笑道。

    这样么?

    林迁笑了笑,然后便示意典韦在外等候。

    对此典韦也没什么意见,林迁早就叮嘱过他,说过让他尽量别说话,如果有什么疑惑等到之后再问都行。

    “那么公子请跟我来。”老者微微躬身,然后就在前面带起路来。

    他走的同时便对着身后的林迁说道:“请跟着我,不要乱走,否则会进入少爷设置的迷阵的。”

    林迁自然是乖乖的跟着他,好奇心什么时候都可以有,但有正事的时候还是忙正事比较好。

    老者调转了数次方向,走到了一个小院内,他便停止了脚步:“少爷正在里面喝酒,公子直接进去就好,我就先告退了。”

    林迁顺着走了进去,发现确实有着一名文士模样的男子正在拿着酒壶倒酒,然后往嘴内倒去。

    至于外貌这方面,林迁只能说很符合自己心中浪子的形象,外貌俊朗,神情放荡不羁。

    唯一有些不同的大概就是,无论他受伤在做什么,表情总是带着一丝漫不经心,仿佛毫不在意一般。

    林迁进来之后也没吭声,只是默默的坐在了郭嘉的对面。

    见状,郭嘉微微一笑,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对着林迁拱了拱手道:“益州牧大人,在下郭嘉,这番有礼了。”

    “郭奉孝之名我早有耳闻,只是没想到大名鼎鼎的鬼才郭奉孝竟然是这般浪子模样。”林迁笑着回道。

    “不然益州牧还以为我是什么模样?”

    郭嘉也没在意林迁所谓的早有耳闻,对于他们这些原住民来说,异人对于他们的某些消息早有耳闻,这是他们早就知道的。甚至说异人知道他们之后的人生轨迹。

    有些庸人还在为此自扰,但他却从不担心。

    因为,当这些玩家出现之后,玩家所知道的“事实”已不再是事实,那所谓的命运早就开始拐弯了。

    “不不不,现在你我仅是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对于你的生活态度我并不想多说。不过我想某些人应该已经对你说过了是吧?

    就比如说我比较熟悉的那一位。”林迁微笑。

    看着林迁,郭嘉笑着给他倒了一杯酒,没吭声。

    林迁这熟悉的那一位有些模糊,不过这所谓可能的那一位无非就是荀彧跟秦明,这两人也确实都跟他说过这问题。

    “美酒,佳人,这就是你所求?”

    “不然呢?那个叫秦明的异人很有意思,他说的今朝有酒今朝醉很符合我的心意。”

    “如若真的这般,那你何必要结交这些英杰呢?”

    说着,林迁直接将郭嘉倒的那杯酒往嘴内倒去,只是刚刚一倒,他的眉头便不由的皱了一下。

    高度酒,是玩家手中出来的。

    “酒很烈吧?这可是你们异人弄出来的酒,虽然不知道啥名字,也确实符合我的心意。”

    这样么,以郭嘉这酒鬼的德行也难怪会跟玩家混在一起,相比起玩家的手段,这些原住民的酒度数实在是太低了。

    “实话实说吧,我这次来就是想请你助我,想必文若的信也已经到了你的手中。具体写的什么我不清楚,只是他也应该告诉了你我来的目的。”

    “确实如此,只是我为何要帮你?”

    “君择臣,臣亦择君。

    你所想的无非是寻找一个比较好的追随目标。但以你的眼光应该也能看出来,日后这局势是由我们异人主导,除却一部分人之外,很少有能跟我们争锋的。这样一来,你能选择的目标范围就缩小了许多。

    再加上以你的本事,能完全发挥你作用的领地也不多,我自认我的领地暂且还算一个。”

    “这些不够。”郭嘉依旧是那副漫不经心的表情。

    林迁诡异的笑了一下:“我也没说这些够,前面的都可以当成废话,接下来可能说的简单粗暴一点。

    我领地有神医,能让你活得更久,我领地生活职业够强,可以为你专门利用各类药材培养各类灵酒,虽说度数不高,但味道超过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并且,我可以提供给你充足的条件施展你的抱负,当你们原住民的目光还放在国内的时候,我们早已转向了国外。或者说,我们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国外,而在国内这段时间,仅仅是我们积累的过程。

    我自认在目前的对外的两次较量来说还算可以的,起码都打赢了,不是吗?”

    “只不过,我领地欠缺了一点,满足不了你的需求。”

    听到这话,郭嘉有些疑惑的问道:“什么?”

    林迁淡淡吐出两字:“妓院。”

    “哈哈,看来益州牧大人也算是一个妙人。”郭嘉笑了起来,手中酒杯轻摇。

    “郭先生,现在是否可以跟我走一趟呢?”说到这里,林迁眼神一凝,身上的气势不由爆发了出来,只是这一切都是往周边扩散,完全没有影响到郭嘉丝毫。

    感到周围传来的那股感觉,郭嘉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林迁领主应该跟张角有过接触吧?”

    “哦?何以见得。”

    “以张角的本事,如果不是他自己想死,那么很难死在他人手中,哪怕是手下坐拥数名猛将的林迁领主。”

    林迁闻言点了点头,他也不觉得现在有什么好掩饰的,毕竟只是接触过而已。

    这样的么,这样一来也说得通了。

    想到这里,郭嘉心里原本就偏向林迁的太平再次倾斜了一分。

    “那好吧,我跟你走一趟,领主大人,顺便也去见见文若那家伙现在怎么了。”郭嘉拍了拍衣服,然后起身。

    果然啊,想靠嘴炮说服这些太难了,现在还只是一个跟随状态,至于之后如何就要看之后的了。

    林迁心里如此想着,嘴上便说道:“日后还请多多指教。”

    “会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不会说的时候领主大人叫我我也不会说的。”

    ……

    回到领地的时候,荀彧看到了郭嘉竟然乖乖的跟林迁一起回到领地,脸上带着一丝震惊。

    “奉孝,你……”

    “嘛,我过来看看你,顺便看看这个领地,还要请你给我多多带路咯。”

    “当然,我……”

    荀彧没说完,就发现郭嘉对自己挤了挤眼神,然后伏在自己耳边说道:“顺便准备一些好酒。”

    “你……”荀彧哭笑不得的看着他。

    “你这德行啊,要改,等到华医师回来之后你找他看看吧,不然你这身体状态持久下去,真的命不久矣。”

    “谁知道呢?”郭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

    看着这二人熟络的样子,林迁乖乖的离开了这里,让他们二人自己叙旧,至于如何招待,这方面荀彧会做好的。

    ……

    等到林迁走了之后,郭嘉神色少有的慎重起来,对着荀彧开口问道:“林迁那家伙身上是怎么回事?”

    看到郭嘉的表情,荀彧脸色有些疑惑,林迁?林迁一直很正常啊,他身上怎么了。

    然后想到某个可能,荀彧脸色突然大变:“可是主公身体有何大碍?”

    到这时候感觉哭笑不得的是郭嘉了。“文若兄,你觉得我像是医师的样子么?如果有问题你主公说的那名神医怎会看不出来。要轮到我来指出来。”

    “我说的是运。”

    荀彧摸了摸下巴:“运?气运么,不知道为何,桃源领的气运一直远远超出了正常领地,这跟林迁有关?”

    “……”

    “好吧,也还好你还有这手内政能力,如果真的让你去给别人当谋士,那么你也废了。”郭嘉已经不指望荀彧了,现在一想,也是自己对他期待太高了,竟然觉得他能看出这个。

    “国运啊,国运,林迁身上竟然自带国运,这是怎么回事?”郭嘉极为小心的说道。

    “什么!”荀彧叫出了声,引来了外面的护卫。

    “荀彧大人,你们有什么事吗?”

    看到进来的护卫,荀彧摇了摇头:“没事,刚刚只是讨论到有些让我吃惊的问题,你现在出去吧,没有我的命令不要让人进来。”

    “你确定?”荀彧脸色凝重,虽然决定追随林迁,但他始终放不下汉室,如果林迁身上真的带有国运,那么……

    “肯定没错,你也知道我在运势这方面上感知还算熟悉。

    不过如果不是他刚刚竟然主动放开气势我也无法发现这点,现在想来你不知道似乎也情有可原。”郭嘉现在想来,荀彧不知道似乎也蛮正常的,毕竟不是谁都像他一样。

    荀彧脸色开始有些阴沉不定起来,郭嘉看到这一幕就笑了笑。

    “拜托,你别老把那汉室放在心里,前段时间我跟一个叫秦明的异人相处的不错,如果不是他不符合我的标准,那么我可能在他那里了。

    跟他闲聊的时候,他有一句话让我印象蛮深刻的。

    整个天下中最重要的是百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汉室,在他们这些人看来,不是皇帝,不是官员,而是最底层的百姓。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点,大部分异人对于领地的百姓都比我们这些人要好吧。”说到后面,郭嘉摊了摊手,表示十分无奈。

    荀彧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猛的叹了一口气。

    “唉,我不管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郭嘉看见他这样子就知道他想开了,笑嘻嘻的勾住他肩膀:“其实那国运的来源应该也没你想到那么复杂。具体来源应该是张角那里,黄巾之所以衰败的这么快,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张角自己把黄巾的国运跟大汉朝的国运抵消。

    所以之后黄金无论如何也成不了事,顶多占据一方,甚至连占据一方都可能做不到。否则如此势大的黄巾也不会这么迅速就被扫除绝大部分力量。

    只不过事实却可能跟我原本想的有一些变化,在黄巾还未彻底散去的时候他应该将剩下的一点国运利用某些特殊手段化为一个种子,寄存在林迁身上,然后再随着桃源领的不断发展而壮大。

    如果真的有那一天,一旦立国自带百年运势,即使不然,有这点再加上他被气运加持的益州牧保佑益州风调雨顺还是不成问题的。”

    荀彧闻言皱眉,他是真的看张角这家伙不顺眼,只是这人跟自家主公那关系。

    “唉……”

    “别叹气啦,给我想想这来源在哪儿,这种事应该并不是随意就能做到的,得先有一个载体。承担普天之下能作为载体的东西也不多,否则形成的就应该是黄巾的国运,而不是桃源领的国运咯。”

    “载体,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

    领地内有一座黄帝庙,黄帝庙内有个于吉的道士,据说是所谓的仙人。而且我曾经好像听主公说过,天平要术原本最初就是于吉的东西,只是被南华换取,然后再落到了张角手上。

    之后三台的变化也是源自于太平要术原本,现在想来,应该就是这个了。”

    “仙人么。”郭嘉眼中闪过一丝兴奋。

    “你最好还是小心点,他是黄帝庙的主持,在黄帝庙内你拿他完全没办法。即使不在黄帝庙内,以他能给黄将军儿子逆天改命的本事,你也不是他对手,他能轻松碾压你,别拿你戏弄我们那些小手段去挑衅人家。”仿佛察觉到了郭嘉的想法,荀彧提醒道。

    郭嘉摆了摆手:“嘛,别在意,我只是去看看,没说要动手,我可是文人,文人,知道么。”

    看到荀彧不信的样子郭嘉急忙转移话题:“不过话说公达怎么没跟你一起?”

    “他?他似乎是先承诺了人,如果要选异人的话会选那人,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

    “啧啧啧,那就可惜了,文若,我来到你的地盘快给我准备一些好酒,你主公也承诺了,用一些灵药来酿酒给我喝。”

    “好好好,给你准备。”荀彧无奈的摇了摇头。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