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6章 亚里城战斗结束

    韩国区在亚里城外的营地内。

    “华夏区那些人最近怎么样?”天启对着身边的一人问道。

    这次国战开始的时候,因为他没有在副本内,所以他迅速反应了过来,组织人手。

    在镇华城被攻破的情况下,他直接选择了调动一部分军队朝着亚里城这个点出发,只是就算这样,他还是来晚了一点,在亚里城被攻破之后才抵达。

    不过也正是如此,他才能在第一时间堵住了占领亚里城的张辽,让这一路军队不能继续扩大战果。

    而在这儿之后,普通的韩国区玩家也不断的往这边赶来,天启本身就是处在前十的领主,拥有强大的号召力,就这样在亚里城外的人数慢慢达到了三十多万。

    如果不是林迁带人来的及时,在之后的几次攻击之中带人攻击他们后方拦下了他们,亚里城早就被攻破了。

    “他们没什么动作,不过应该也快了。”

    “是啊,他们那边的实力不弱,之前他们一直待着不动手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那个消息传来就很确定了,他们在等国内的消息。

    华夏政府他们设了一个局,借助林迁杀他们人的理由故意装作一副内乱的样子给其他人看。等到查清楚身份,华夏国内的那些奸细基本就被清的差不多了。

    林迁带着人之所以拖时间,一是为了保存自身实力,二就是为了等这件事吧。这件事结束之后韩国区要面对的就是华夏区真正意义上的全力进攻了。”

    天启不看好这次国战的胜利。

    从古至今以弱胜强的事确实不在少数,可他不觉得这种事会出现在自己这边。交手的都是两个国家最顶尖的人,这样的人或许会出错,但绝不可能出什么打错,影响到整个国战。

    目前华夏区的进攻分为七路,就算一路出了差错,最多也只是一路崩溃,损失一些兵力,想借此影响到其他几路,那得韩国区有着能战胜一路,并且能转移战场的部队。

    这样的部队他们有,但他们真的能做到轻松摧毁任何一路吗?不见得能成功。

    之前华夏区投入八成,甚至七成,六成实力的时候他们都节节败退,等到华夏区真正彻底投入的时候,他们不可能完全保住所有的领土。

    “结果我们在这里的意义就是拖延时间,让后面的他们做好准备,真的是可笑呢。”

    “主上,他们想要借助水攻来将亚里城周围短暂的化为一片汪洋,这是我们知道的,他们也没打算隐瞒,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林迁这几天派人做的就是这种事,十分简单的谋划,水攻。他也没有遮遮掩掩的,就是明摆出来的阳谋。

    借助水之术士控水的能力,再加上土之术士更换地形,蓄水,需要的时候便可直接放开,到那时亚里城附近就会变成一片汪洋,纵使很快水就会退去,但还停留在这里的韩国区玩家是肯定要受到冲击的。

    要么跑,要么就硬生生承受这次水攻,在承受水攻的同时,还要担心林迁这边是否会继续进攻,这就是郭嘉和贾诩做出的最简单的办法。

    强行攻打损伤太大,不管损伤的是谁,总会引起一些矛盾,利用堂堂正正的水攻将这些人给逼走就没问题了。

    至于一些需要功勋的,一是自己去野外清扫那些韩国区玩家,二是守住水攻的地点。

    “现在不是这件事该怎么办的问题,挡住确实能挡住,之后呢?

    如果仅仅是水攻我也不怕,我们能保证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这方不出现太大的伤亡,但我们却不能保证还能接着打下去。

    挡住林迁这些人可能做到,但之后华夏区又来的援军我们不可能继续挡住。”

    “那主上何不在之前就去破坏他们的行动?”这人的脸上有些不解,他不知道天启为什么要在明知的情况下还对于那些人置之不理。

    “不是我不想破坏,而是没办法破坏。”

    天启叹了口气。

    “林迁在那边布置了足够的人手防守,还是陷阵营,背嵬军这样的精锐兵种,同时还有一堆冒险玩家辅助。这样的实力人去少了打不过,人去多了,他们就有冲进亚里城的机会。

    一旦选择行军,很可能还没接近那条大河就被华夏玩家骚扰的苦不堪言。

    最主要的是,林迁那边有着可以更改地形的兵种,只要你不将这些兵种给彻底杀绝,那么很快他们就能再次蓄起水量来。他们每蓄一次我们去一次,这样我们能撑多久?

    除非常驻一部分军队在那边,否则我们只能频繁调动部队,频繁调动部队无疑是在给他们一一击破的机会。

    至于常驻,常驻人数少了对面直接集中兵力将你击垮,多了对面直接对亚里城外的人发动总攻,到时候我们来不及支援的。

    而且那个改变地形的兵种,可不仅仅局限于用到这里,如果不出意外,我想现在我们去河流附近的路上少不了陷阱,偷袭营地给我们的教训已经足够了!”

    天启的脸上有些颓废。

    他怕的不是林迁跟他们打,只要林迁想打,那么他们这边就有机会将其击败。

    但郭嘉和贾诩开始为了拖延时间,还有考虑到其他领主玩家的感受,做出的方案是以击退他们为主。

    只要他们这边人一走,亚里城传送阵发动,很快就会出现一大波军队,到那时,有没有林迁这些人亚里城都是固若金汤了。

    也正是因为知道郭嘉和贾诩的打算,其他领主玩家的心情才会很好,愿意听从林迁的吩咐。

    他们做的方案很简单,只要守住那些人,同时在野外击杀韩国区玩家,占据视野优势就可以了。

    最主要的防守由林迁的部队安排,他们需要做的就只是他们在野外跟韩国区玩家战斗,这点即便他们不在,冒险玩家也能完成的很好。

    同时还剩下的一个任务那就是固守营地,随时待命了。

    毕竟如果韩国区要大军出动,他们也要出力,这是抹不掉的,换句话来说就是不管伤亡如何都必须要做的!

    这种方案,除了他们必须要做的事之外,其他的事想做多少就纯属看自己。

    如果要功勋,那么在野外多出点力,多杀一些韩国区玩家,如果不贪图这点功勋,就在营地内待着,等到其他的地方彻底准备完毕,一波总共就结束。

    只要不损害他们的利益,林迁就是他们心中的好指挥,如果还能获得许多的好处,那么林迁就是他们心中最好的指挥。

    就是这么简单,作为老大的只要顾及到自己麾下的好处就会被拥戴,反之,如果林迁不管不顾,选择直接强攻的办法,那么就算成功了,林迁也讨不到好。

    因为伤亡太大!

    如果伤亡都在同一个程度还好说,大家都这样,但战场不可能出现这样的事。

    他们只是玩家,不是圣人。

    损伤大的人看到其他人只有极其微小的损伤,心里肯定会不平衡,为了所谓的大局又不敢随意引起冲突,这份怨恨自然就只有落到这场战斗的指挥,林迁身上了。

    冒险玩家是那边少人就去那边,而这些领主,尤其是有一定实力的领主来支援这里的主要原因是贪狼那边给出的请求,或者说任务,其次才是这里的重要性。

    要不然以他们的性子,除非这次战斗真的能决定这次国战的胜负,他们没有其他参战的选择。

    否则他们宁愿去跟着其他几路大军攻城拔寨,铲除一些小领地。

    没几个人是真的为了国战而来的,为了华夏,这个理由可以坚持一时,但却无法坚持一世。

    因为领主玩家不是冒险玩家,他们背后有的是整个领地,不是孤单一人,死了之后花点时间练级就能弥补的。

    所以在诸多考虑之下,郭嘉和贾诩制作了这个方案。

    只不过他们也没全指望这个,前些日子刻意瞒着其他玩家调动部队就是做的后手,能利用水攻将这些人逼走就好,任务达成,过几天军队一到自己就可以抽身,单独组织一股军队,到那时就可放手而为。

    不能成功那就动用后手。

    炎黄领部分人不怎么喜欢他,那他这边就要做出一些成绩来,展现一下实力。

    ……

    “主上,接下来我们该如何?”

    “走一步看一步,现在他们都放弃了支援这边,我也不可能为此付出一切,之所以一直在这儿也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后方的军队也统统到位了。

    只不过现在就算走,他们也肯定要啃下我们几块肉来。

    你让我们的人做好撤退的准备,攻不下亚里城,我又按照他们的想法给他们争取了这么多时间,那么也要考虑一下我们自己了。”

    天启的手下听到这话心里一惊,立刻劝说道:“主上,请三思。”

    “我没说直接带着人撤退,如果我敢那样做,接下来也无法在韩国区混下去。

    我只是让你随时做好撤退的准备,在华夏那边发动攻击之后,我们这边的人要随时可以撤走。”

    “主上,难道我们真的没机会了?”

    “不可能的,开始几天是最好的机会,我们没抓住,之后这部分人到了就彻底没戏了。

    这是他们很重要的一个点,华夏区肯定不会放任这里被围住,华夏国内奸细清扫之后,第一个地点就是这里。而韩国区境内好几个地方都在打,我们这边不可能有太多援军的。

    他们也都清楚,现在不是我们能否打赢这场战斗,而是能守住多少地盘,守到下次大事件的发生,守到这次国战结束。”

    “那为何我们不直接带着大部队撤退?”

    听到这话,天启苦笑:“我倒是想,但其他人不同意啊。

    现在这三十多万里面,我的人手只有六万左右,加上玩家也不到十万,再加上在这里这么久一直都没什么效果,我在他们心中的微信早已大大降低。

    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有脑子,尤其是那群自尊心严重,不愿服输的‘赌徒’。

    之前我已经提出撤退的方案了,但却被他们否决,我可以顺理成章的带着人走,但他们也会彻底被华夏区的人击溃。

    之后他们这份失败的怨念就会彻底转到我身上,国内的玩家也可以直接往我身上推脏水,这就是人性。

    如果稍后我的领地再被摧毁,没了根据地,没了实力,没了名声,就真的是……万劫不复了!”

    “我已经提出过撤退的方案,这样就让这些人在这里经历一场大败才好。

    到那时,他们才会想起我曾经提出过撤退被否决的事,纵使这些领主玩家会恨我,但那些普通玩家却会觉得我有先见之明。

    所以,与其多杀一些敌人,还不如让我多保存一些实力,这样还能保证一个好点的名声,是不是觉得这一切很讽刺?”说到这里,天启自嘲的笑了笑。

    那人神色一暗,不再劝说,点点头,走了出去。

    ……

    等到第二天,也就是林迁接受这边部队的第十五天,林迁直接发动了。

    将驻扎在城外的部队提前撤退到高处,另一处土之术士直接更改地形,蓄好的水流直接朝着亚里城这边冲了过来。

    面对不可抵挡的洪水,韩国区的玩家早就做好了准备,让一些人去往没有被林迁一方占领的高处,另外就是利用一些特殊道具和特殊职业的能力,为他们在水流的冲击之中开辟出了一块足够栖身的地方。

    地方很小,人都要挤在一起,甚至还被冲出去一些人,不过也总算是挡住了。

    在这时候,林迁又带着其他人进攻了,提前做好的大块木筏,然后借助水之术士的控水能力保证不受到水流冲击的影响,利用弓箭骚扰。

    然后等到水流渐渐平缓的时候又派出了以服用了水之结晶的战马组成的水上骑兵,击杀他人,同时其他一些水性好的玩家也开始借助水流来攻击这边。

    有着水流的掩护,战局完全是一边倒,等到水流退去,韩国区这边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两成,反观华夏区死亡人数还不到两千。

    之后水流退去,林迁直接发动了总攻,就连亚里城的驻守军队也冲出来凑热闹。

    为了避水不得不分开的行动挽救了他们的损失,也葬送了这场战斗还残留的可能性。

    在看到形式无法扭转之后,天启“忍痛”带着其他人撤退。

    亚里城这场战斗也就此结束。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