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突围之战(2)

    看到陷阵营借助这种办法成功拖住了这兵种,岳飞松了口气。

    这种绝对性的攻坚兵种如果不找到办法应对,那么就不是一般的麻烦了。

    可那是单体反应在水准之上的陷阵营都无法反应过来的刺击,还有极强的精准度和穿刺力,再配合大范围合击和作为锋头的达勒。

    这一切的一切加起来,如果没有着较为克制他们的陷阵营,岳飞完全想不到利用什么办法限制他们。

    虽说这兵种的强大攻击力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陷阵营,但相应的,只要陷阵营在附近,那个兵种范围攻击的能力就会得到削弱。

    双方互相克制,彼此都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实力,但都能对对方造成压制。

    岳飞亲眼见过那兵种在陷阵营附近继续使用了能力,虽然威力被削弱了大半,但还是用出来了,也正是因为这点,他为了挡住达勒率领的这股特殊枪兵还做了许多额外的措施。

    ……

    岳飞想要的效果是有了,不被攻击到要害的陷阵营配上后方器械的集攻着实挡住了达勒率领的这几千人,但是岳飞脸色却变得渐渐难看起来。

    因为他发现挡住是挡住了,但如果要真说造成了多大伤亡却没有。

    对方有着三千人,而自己这边的陷阵营却只有八百,这是人数的差距,即便对面二对一也还有剩的,这部分剩下的则是由陷阵营旁边的其他兵种辅助。

    陷阵营和达勒率领的那股士兵对抗还好说,双方互不相让,陷阵营还略微占优一点。

    造成这种优势的原因有很多,一是陷阵营本身的能力,在到达上线之前不被打到要害基本不死,二就是黄忠了,黄忠强大的实力不止压着达勒,更牵制了相当一部分士兵。

    在陷阵营附近,达勒对于黄忠也没有太好的办法。

    之前交手的时候他速度很快,但那速度是来源于自身的一种状态,到了陷阵营附近这种状态就消失了。

    固然以他的实力可以使其强行持续,只不过那样消耗太大!如果那样下去,他打个几分钟就会精疲力竭,更别提途中还用其他的招式。

    黄忠在其附近虽然也受影响,但他在跟实力相同之人战斗时的方式一向是以内气为辅,利用内气增加伤害,其他用到内气的地方很少。

    这种附着在武器上的本身消耗不大,就算在陷阵营附近提升了消耗对于他来说负担也不是很大。再加上林迁领地各种提升内气量的丹药不限制服用。以现在这种消耗速度,即便打半个小时也是绰绰有余。

    陷阵营这边是好,但其他地方却完全被压住了。

    这种枪兵常规攻击的方式只有一种,那就是刺,可速度太快,其他兵种基本没有闪开的可能,常见的就是被刺中,然后死亡,如果不是有着床弩这类器械让这些枪兵忙着闪避,可能屠杀速度还要提升。

    这枪兵面对床弩这类大型器械的应对方式有两种,一是闪。

    二是挡,直接用超快的反应速度对着弩箭发动刺击,只要人数足够,那么就能直接将弩箭摧毁。

    最关键的是陷阵营这边也开始渐渐出现伤亡了,盾牌确实能挡住刺击,但能挡一下不代表能挡无数下。

    从岳飞观察到的情况来看,这枪兵攻击精准度极高,一次刺不破,那么第二次顺着上次造成的缺口再次刺击,两次不够三次。即便砍死了前方的枪兵,但后面跟上来的还是跟着之前的方向一样,锁定缺口。

    就这样,一些承受较多次数刺击的盾牌已经破了,没了遮挡要害的盾牌,陷阵营被攻击到也只有死路一条。

    同样,因为陷阵营需要他人辅助,周围的人往这里支援,相应的,在其他地方的兵力就减少许多,局势也渐渐变差。

    ……

    随着战斗时间的增加,高顺也渐渐感觉到了压力,看了一眼。

    对方死亡数量应该接近五百,陷阵营死了快一百,其他的死了大概快两千,不能这样下去。

    看起来陷阵营现在似乎损伤不多,但要知道陷阵营的伤害共享是基于所有人的情况下的,在所有人都到达极限之前,除了被攻击中要害,他们最多只能造成略微的损伤。

    也就是说,这一百全是受到致命伤势而死的。

    从另一个方面来讲,那就是还剩下的那些人身上都有一些小伤,或许在平常时候几个小时就会自动恢复,但现在对方不会给他们机会。

    也正是察觉到了这一点,高顺打了一个手势。

    看见这个手势,还剩下的陷阵营开始调整位置,聚集在一起,将盾牌举在身前。

    周围其他士兵和玩家看见这样也迅速退后,扔出无数个圆球,这些圆球一落地或者碰到人的身上就开始爆出各种法术,给这股枪兵瞬间造成了不小的杀伤。

    同时还有很多其他暗器一类的物品,这些混杂在一起,即便是目前的达勒也无法轻松全身而退,更何况这些士兵。

    士兵就算再强,也只是强在阵型上,即便是陷阵营,如果单独一个放出来,能比得上高级武将就不错了。

    但当八百个陷阵营在一起的时候,即便是一万高级武将也能轻松击败,区别只在于花费的时间会多一些。

    不过毕竟是精锐,即便达勒没有反应过来,但这些士兵还是迅速做出了最正确的举动。

    最前方的直接组成一道肉墙,身后的直接强行合力打出一道范围攻击,即便因为陷阵营的存在导致攻击威力大减,但还是足够了。

    在大范围的攻击下,那些被扔出来能持续发射的器械直接被摧毁大半,剩下的即便能造成威胁,但威胁也变小了许多。

    当然,为了最大化的防守,攻击肯定将自己这边的人也打了进去,尤其是最前方的那些人。

    《帝国》可没有友军攻击免疫,这一击直接击杀的己方目标就达到了上百,加上其他损伤,瞬间死亡了三百以上。

    看似很多,但实际上基本将损伤削弱到了许多,因为有很多是死在陷阵营的攻击之下的,真正被这些杀死的没有多少。

    看见这些枪兵的反应,高顺神色微动。

    从刚刚的反应他也更加明白了自己面对的是怎样的对手。

    意志极为坚定,前方自动组成肉墙挡住后方,同时后方无视前方的人直接扫出攻击,迅速,理智,坚定,或许还能说上一个冷血。

    即便知道自己下场也依旧如故的牺牲者,即便知道这一击打下去会死亡很多战友却依旧打了出去的残存者。

    最主要的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任何人干涉,只是他们自主做出的决定。

    一个人不要紧,两个人不要紧,但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做出了最为正确的选择,如果不是他们有着瞬间沟通的能力,那么就是他们不怕死。

    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不怕死,而是宛若一个机器一般,以胜利为目标,为了达到目标可以牺牲一切的想法和意志。

    当踏上战场的那一刻就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即便死也要发挥出最大的作用。

    这种程度的意志让高顺略有动摇。

    他的陷阵营也能做到不畏惧死亡,但不畏惧死亡就有用了吗?如果是普通士兵,就算不怕死,在这种程度的兵种前也没多大的用。

    陷阵营能起到很大的效果,但这是建立在有伤害共享的基础之上,有这个基础,即便是在临死前也能反咬人家一口。

    反观敌方的枪兵,超快的反应速度和几乎完全统一的想法能在任何时刻自动做出最理智的决定,无论什么情况,他们都会做出统一的决定。

    舍弃少数,保存多数。

    说来简单,但在战场这个分秒必争的地方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这对于将领把握时机的能力有很大的要求。

    高顺能做到,他带着的陷阵营也能做到,但如果没有他的陷阵营,做不到。

    这也是陷阵营和这个兵种最主要的差别之一,自主性。

    如果没有高顺或者其他将领给吩咐,那么给陷阵营一个目标,那么他们会照着这个目标一直前进,也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战斗方式。

    只是却没有变通的能力,如果只是遇到敌人变强还好,像遇到这一类的突发情况,他们不一定能做出最佳应对。

    不过这一切的假设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达勒不擅长统兵,而这个枪兵的存在是基于韩国区的国家神器,真正意义上的主将只有手持神器时的寒阳。

    可寒阳并不是那种通常意义上的猛将,以领主之身的他也不会舍身犯险,带着枪兵冲击,否则贪狼他们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先杀寒阳。

    在平原上的大战场上杀一个人既难也不难,如果寒阳敢带人冲击,在有准备的情况下,林迁他们会让他死的很惨。

    圣级的达勒?残缺的十阶特殊兵种?

    在击杀寒阳之后就可以说是胜利的情况下完全不重要,一些底牌不到最后时刻是不会揭晓的,林迁有圣级的力量,身为政府笼络极多资源的炎黄领就算没有,临时到达圣级的肯定是有的,之前也用过。

    再不然,数万,数十万玩家不惧死亡拦不住?

    单独玩家没有军队内气确实是送菜,可你就算一下解决一万人,那么几十万也要花你几十下的功夫,在其他人的围攻下,能撑到那时候?

    战场上,到达了一定规模的战场上从来都不是某个人,某一群人能彻底决定胜负的,没有那些看似无用的普通士兵,即便是陷阵营这样的精锐也不过是难杀一点罢了,用人堆都堆死你。

    任何特殊兵种,主将存在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的实力,区别只在于这个主将是基于谁存在的。

    混沌军团是林迁的特殊兵种,可只要方杰这个军团长在就能发挥出最大实力。岳家军是岳飞和岳云的特殊兵种,但却只有他们存在的时候才能发挥最大实力,或者说,只有岳飞存在时才是真正的岳家军。

    这些枪兵也是同样的,没寒阳在附近,那么这个兵种就永远无法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这个兵种的名字就叫枪兵,非常简单和朴实,战斗方式也是实实在在的利用枪战斗,没有任何花哨,只有将刺击锻炼到极致的攻击和为了应付大规模敌人而存在的范围攻击。

    ……

    这些枪兵的反应让高顺略有动摇,不过并不是害怕,仅仅是觉得想要完全限制似乎是无法做到的。

    不过也不需要完全限制,毕竟还有其他安排。

    在所有人退后的这段时间内,后方推出三架超大型的床弩,无论是在床弩本身还是弩箭上都铭刻着特殊的纹路,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人感觉到不凡。

    当这些枪兵挡下那一波道具的爆发后,剩下的攻击到了。

    三支巨型弩箭,在放射的那一刻只留下了破空声就消失不见,当其再次出现,已插入纳约的城墙之上。

    然后,粉碎。

    反观其飞行路径中,存在的不管是敌人还是友军,全部倒下,没有一人例外。

    看到那一个个胸口出现一个巨大血洞倒下的枪兵,达勒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三支弩箭带来了两百多的死亡人数。

    如果说他带的枪兵没反应过来还好,可他带的枪兵确确实实的反应过来了,但肉体却跟不上那速度。

    有极少数持枪刺了上去,但他们的枪支却直接粉碎。也有一些选择了合力使用范围攻击,可是无效。

    枪兵自行组织的防御挡不住,那么就只有靠他,可他能挡住吗?

    切换为盾的防御心态他能挡住一支,确保那支不会对他造成太大伤害,可其他的他没办法,因为他没那个速度去挡住三支弩箭!

    三支弩箭,长度在三米以上,也很大,相比起那三个巨型床弩,这大小无疑是小了,如果论大小,一架床弩就可以直接发射五六支,但却只能发射一支。

    以达勒的视力能看到那几架床弩上的细微裂纹,那些纹路也开始变得黯淡无光起来,他知道,就算不做防御这床弩也发射不了几次,但他不敢赌。

    不能全都折损到这里,拖了这么久,布鲁那边应该也好了。

    达勒开始有了退意,在和黄忠的交手之中开始彻底转变为守势,他带着的枪兵们也开始分散,后撤。

    另一边,也确实如同他所料的开始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