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血衣的消亡,布鲁笑了起来,笑的声音很大,很开心,只是,笑着笑着却又流下了泪水。

    外人只知他实力出众,即便在寒阳领地内因为契约导致一部分实力被封印,但他还是能凭借着他的智慧取得一席之地。

    而其他人又怎知他实力来源的背后又是因为什么?即便是寒阳也不知道他那能透支不下潜力的方式是来源于血衣,这个早已忘记自己名字的“人”。

    如果能选择,他宁愿不要这份实力,换取师父一直陪在身边,可是,这一切是不现实的,因为不管他再怎么后悔,他的师父终究是那样的死了,不会再回来。

    他就这样静静的待了一会儿,没待上多久,打扰他的人就到了。

    黄忠到这里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红色光罩内许多脸色苍白的人,遍地血液,那浓厚的血腥味使他眉头一皱。经历许多大战的他见到过很多残酷的场面,唯独没有见到过这一种。

    不过这也不妨碍他的判断。

    预想之中的魔兽也没见到,只不过从本就在这里一直看着整个事件发生的玩家口中可以得知那头魔兽已经被布鲁杀了。

    他不知道布鲁想要做些什么,但只要在现在攻击他就好,于是他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弓射了一箭,箭矢在触碰到光圈的那一刻便开始消融,这一击没有起到任何效果。

    不对,有一个效果,那就是唤醒了安静着的布鲁。

    在血衣死后,其他人流出血液的速度就下降了许多,确切说就是下降到了正常水准。

    只是,还残留下来的人不到两万,这两万之中大部分都是在苟延残喘,能顺利活下去的估计没有几千。

    那几千就算活了下来,透支身体能量过度的他们也只能当一个废人,走几步就会喘息,甚至残余寿命无法超过几年。一些强力的职业者境况会好一点,不过好的有限。

    更别提现在外围的这么多人,

    而寒星现在已经死了,安详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眼,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没有看到血衣消亡的那一幕。

    周围这么多由血液组成的符文既是为了分割血衣的灵魂,又是为了限制血衣的能力,那些被血衣吸进去的血液对它来说就是毒药,这也是布鲁开始要等的原因,因为在第一时间发动的话他无法保证成功率。

    最后一个作用自然就是他这次要用到的,借助血衣的精血布下一个范围性的法术。

    血衣死亡之后,在原地流下了一滩发光的血液,这些蕴含了血衣所有身体能量的血液就是布鲁能达成这个计划的依据。

    看见黄忠他知道自己不能就这样等下去了。

    黄忠是谁他很清楚,自己设置的屏障最大抵抗伤害能力有多少他更是清楚,如果是其他的人,圣级以下,那怕人再多也打不破这个屏障,但他没有绝对的把握能挡住黄忠。

    ……

    布鲁右手虚抬,血衣留下的那部分血液凭空而起,接着一部分之前没有闪烁过的符文开始发光,符文周围的血液渐渐变少,最终每个小符文处都凝聚出了一滴血液。

    看见这一幕的黄忠瞳孔一缩,他不知道布鲁在做什么,不过直觉告诉他绝对要打断布鲁,可如今一般的攻击也拦不住布鲁,于是他掏出一个玉瓶,从中取出一颗丹药往嘴里灌去。

    可他终究是慢了,在他刚服完药物的时候,布鲁的准备就已经完成了。

    一个超巨大的持续法术将以纳约城附近笼罩了进去,从范围内看,整个天空都仿佛阴暗了下来,带着淡淡的红色,给人一种极为烦躁的感觉。

    如果从范围外看,那就是有着一个虚幻的红圈,圈内和圈外完全是两种颜色,这次法术也是这次需要这么多祭品最主要的因素之一。

    以他自身的能力无法达到这程度,也无法在不借助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构筑这种大范围的法阵,可只要足够蕴含能量的血液,血衣的能力就会不断提升,而血衣的精血也在一定程度上继承了这个特点。

    以血衣的精血为核心,再以其他凝练而成的血精为辅,使得这个超大范围的法术成型,其边界点就在于布鲁现在所处的位置。

    林迁他们担心的是没错,布鲁确实有所准备。

    只是,那看似有蹊跷的行军路线其实只是布鲁故意散出的一个迷雾,他去那些地方需要的只是做个标记,以便确定法术的每一个核心点和范围。

    华夏区的间谍也是他刻意留着的,他不担心出现什么纰漏,《帝国》内没有实时通讯的条件,有些道具能实现类似的效果,比如连命虫。

    这种特殊的虫子从来都是成对出现的,一只死亡,另一只也会随之死亡,可最多也只是这样了。如果有足够的数量倒是能提前编好一些方案和相应的编号。

    可这种东西数量很少,想要那样大规模的配备无疑是痴人说梦,其他的也差不多。

    ……

    不能及时传讯,即便对方知道自己的行军路线,进行围堵也需要时间,而在这段时间他能直接做出相应的应对。

    这是布鲁的自信,除非以绝对优势的兵力从外围直接构筑成一个完美的包围圈,并且还要有足够强大的部队能拖住他,否则他无论如何都可以突围出去。

    他自始至终需要注意的只有一点,就是这些人是否愿意配合自己的这次“献祭”,以生命为代价的献祭。

    割开伤口是为了有一个血液宣泄的途径,再借助自己原本的光环大范围催眠他们,然后使他们身体失去最基础的保护机制,之后就一直处在布鲁的控制之中。

    目的完成后,原本一直存在的屏障就在这个时候消失。

    之前屏障存在是基于那些血液,以那些蕴含身体能量的血液作为消耗品维持,现在消耗品没了自然也维持不下去。

    在这段时间内,外面的人可一直没有停止攻击,原本还有着屏障保护,现在失去了一直保护着他和周围那些献出血液的人的屏障后,无数箭雨立刻射在了那些本就濒死的人身上。

    在这里面,除了那些一直都在打酱油,没有割裂伤口献血的部分人之外,布鲁是唯一一个还能保持战力活动的人。没有反抗能力,并且身体处于极度衰弱情况下的这些人面对箭雨会是什么下场自然不用多说。

    布鲁也没有保护他们的打算。

    因为在做完这一切之后,他跟寒阳二人就彻彻底底的只剩下一个关系,那就是仇人!现在不去反手杀他们,然后帮助华夏区解决这次法术就已经能说明他为人相当不错了。

    躲过第一批攻击,看到黄忠又瞄准了自己,还有那些冲着自己冲过来的人,布鲁毫不犹豫的举起了双手,说出了让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话。

    “我投降。”

    ……

    另一边纳约城内,在看到天色突然变暗的时候寒阳就知道布鲁创造的机会来了,毫不犹豫的让那些玩家冲出去拖住外面的部队。

    “韩洺,达勒,这种法术对我无效,你们二人感知的应该更清楚,这种法术大概有着什么效果?”

    听到寒阳的询问,达勒二人利用各种方法试探了一下,韩洺先回答道。

    “对于人的精神有压制,在这种环境内对于血液的渴望会提升,渴望见到鲜血,鲜血会激起他们杀戮的欲望,我们能抑制住,可那些普通士兵……”

    说着他无意间瞥了一眼城墙上清扫痕迹的人,眼中闪过一丝渴望,察觉到自己情绪的不对劲,韩洺深吸一口气,将那波动的情绪控制下来。

    “这对精神的侵蚀是持续的,只要在这里面待的时间越长,那么就会越暴躁,被侵蚀的时间一长,一旦出现鲜血,普通人就会变成彻彻底底的杀人狂。”

    韩洺话音一落,城墙上就立刻有人发生了冲突,其他人立刻去制止,看见这一幕的寒阳微微皱眉,不过看到有人去制止了,也就不再多言。

    “只是这样吗?”

    “血液的流动速度提升,现在稍微大点的伤口就可能导致出血量过多,最主要的是只要身在范围内,血液就会不断的流失,那些流失的血液也会再度化为这个法术的养分,这个法术的效果。”韩洺继续回答道。

    “我感到的差不多,要说多的就是随着运动量的提升,血液流失速度也会提升,但这样的对于强者应该无效,我可以完全抑制住不受影响。

    初步估计一般士兵最多在范围内待上十分钟就会死亡,普通血气不旺盛者死的更快,而且我怀疑应该还有一些其他没发现的效果。”达勒在一旁补充道。

    二人的话让寒阳脸色不由带上了一丝喜悦,达勒提到的其他效果他没心思去深究了,现在所有的效果就已经足够了!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机会啊!现在只要我能拖住他们……

    想到这儿,寒阳少有的激动了起来。

    只是他现在还有事要做,那就是先解除城内的法术效果。

    寒阳将手中运之枪往地上一插,一阵无形的波纹自领主石碑而出,笼罩整个纳约城,纳约城恢复了正常情况。

    这是寒阳领地内的一个建筑效果,平常时候能保证领地范围内不经他的允许不能进行任何地势改造,这也是林迁他们建山速度这么慢的原因。

    否则找几个更改地形的卷轴一下来进行最初的建造,之后修改山峰就行了,这样的话速度起码能得到数十倍的提升。

    其次就是主动使用能驱散领地内所有负面状态和法术,也就是说凡是法术类能力,不管是怎样的,他都能驱散领地内范围的效果。

    不过这只能针对这样持续性的,那些瞬间爆发的,例如火球一类是没办法的。

    ……

    寒阳看着外面那碾压的战斗,那些去送死的玩家仿佛跟他没有任何一丝关系,吩咐道:“延后2分钟出发!”

    “是!”

    寒阳对于这些人的要求始终只有一个,那就是借助他们的死亡来拖住敌人。

    反正玩家都是一群不死的生物,死一次又如何!寒阳可不会对玩家的命有着任何的,怜悯。

    他需要的只是这些玩家拖住对方一点时间,不让对方离开这范围,而自己的人在城内养精蓄锐,在敌人受到一段时间的影响后再度作战。

    他不需要全灭对手,他也不认为自己能打赢。

    他要做的只是用一些兵力拖住对方,然后……

    等待他们的死亡!

    ……

    布鲁没有任何抵抗,直接投降,投降之后也没有任何本应是寒阳一方的觉悟,直接把自己施展的这个大范围的法术效果给说了出来。

    效果跟寒阳询问出来的差不多,只不过更为细致一点,并且还有一个寒阳不知道的效果,那就是反补,只要在这里面杀人就能使对方的血气散发在空气之中,然后自身获得一定量的反补。

    简而言之就是能直接提升自己的血气,杀人升级!

    对于黄忠这类高级武将没什么效果,不过对于普通士兵来说就极为恐怖的,在这范围内杀人提升的就是天赋,资质,只不过提升的也只能是肉体方面的天赋。

    如果林迁他们够狠,让原本几十万的大军相互厮杀留下一半,那么这剩下的一半几乎每一个都能有达到七阶以上的潜质。

    “没有解决办法吗?”

    “没有,这个法术只会持续半小时,不管其中死的人有多少,提升的也只是效果而不是持续时间。你们只需要跑出这片范围等到时间消失再度围过来就好。”布鲁十分光棍的回答道。

    “哦,对了,纳约城有个特殊建筑可以使这类效果无用,之前你们应该也尝试过在领地范围内使用更改地形类道具失效的经历。”

    布鲁这话让林迁几人眉头皱的更深了,尤其是看到远处那些被纠缠着的部队就更是如此。

    现在想撤已经来不及了,那么他们剩下的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彻底击杀目标。

    在这时,纳约城四个城门打开,部队从里面冲了出来。

    决战开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