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决战(10)

    “主上,东面城门被敌人打开,敌军已经入城,现在已陷入苦战。”

    “主上,西面城门被敌人打开,现在双方正在僵持之中。”

    “主上,领主石碑附近出现敌人。”

    ……

    伴随着提前准备好的行动发动,一条条对己方极为不利的消息由传令兵传给寒阳,让寒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同时也让周围金溪这些领主玩家的心沉了下来。

    原来,他们早就预谋好了的……

    不过,让他们最担心的还是寒阳现在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是早有准备还是选择了放弃?

    随着时间的推移,得到的消息也越来越不妙,可是寒阳依旧是那样,纵使脸色越来越难看,但始终就这样看着,指挥着城外的战斗,对城内却没有做任何干涉。

    直到……

    “主上,东面,西面城门已经被彻底占领,城外敌军正在不断涌进。”

    听到这个消息,寒阳突然笑了起来,“差不多了吧。”

    这时,达勒默默走到了他的身后,枪兵也随之到达他的后边。

    “作为枪兵主帅的,始终是我啊。”

    寒阳持枪走到枪兵前方,当他抵达那一刻,所有枪兵带给人的感觉瞬间一变,跟之前相比,那就是仿佛从零散的个体变为了一个整体,一个连寒阳在内的真正的整体。

    确切的来说,现在好像是由一只军队变成了一个人,隔绝其他的一切,周围的其他人不由纷纷远离枪兵,即便是达勒也是如此。

    在他们心里有一种感觉,自己不该在这儿!

    寒阳俊朗的面孔变得刚毅起来,之前是翩翩公子,现在是铁血武将。

    前额的刘海随风飘扬,轻飘飘的声音带着一丝霸道。“达勒。”

    “属下在!”达勒单膝跪地。

    “接下来由你坐镇这边,城内不用担心,我会处理。想做什么就去做,我支持你的一切决定。”

    “是!”

    “沃尔。”

    “末将在。”

    “接下来由你负责指挥城外的战斗,你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拖住他们。”

    “领命!”

    “韩洺。”

    “在。”

    “你负责跟在我身后,当我解决掉敌人之后你带人将城门夺回关闭。”

    “遵命。”

    “其余人根据所分职业听候达勒和沃尔命令。”

    “是!”

    ……

    交代完之后,寒阳望着前方,喃喃道:“这或许就是最后一战了吧。”

    说完寒阳闭着眼,正对着纳约城内,双手伸开,好像在拥抱自己的领地。

    周围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寒阳,没有任何人发出声响。

    几秒,或许是十几秒,亦或是更久,寒阳睁开了眼睛,举枪望天,眼神哀痛,吐出让所有人几近窒息的两个字。

    “燃运!”

    纳约城内的人都有一种完全透不过气的感觉,好像空中有着什么正在发出无声的嘶吼,传入每个人的耳中。而当仔细回想是什么声音之时却又无法想起,好像那种声音完全不存在,可心里的那种感觉却又在告诉他们,这真的是存在的!

    两种不同的感觉让人心里十分纠结,烦闷,矛盾,好似有一股无论如何也使不出的力。

    城内除了寒阳之外唯一能看见那个的韩洺眼中带着哀痛,他知道,即便这次胜利,纳约城也无法恢复曾经的辉煌了,甚至会渐渐衰败下去,直到下一个转机的出现。

    只是,他没有做阻拦。

    因为他更清楚一点:

    一旦输了就什么都没了!

    金色的光辉从领主石碑的上空落在寒阳和枪兵的身上,给他们的身体上了一层特效,金光闪闪。看起来十分显然,可当你想仔细去看的时候却又发现金光好像不存在了。

    但不去想的时候又能感觉到,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让人摸不着头脑。

    “出击。”

    话音一落,寒阳和枪兵瞬间消失在南面城墙,再次出现却已到了东面。

    ……

    另一边,东面城墙。

    “师傅,我们快走吧,我感到了危险。”軽影对着包和说道。

    他对危险有着独特的感知,到了《帝国》内这个天赋成为了属性,也变得更为明显了,一旦遇到极有有可能死亡的风险就会疯狂提醒他,可惜他只能被动感知。

    这次也是如此,心里极为不安。

    “是否确定。”包和面色严肃,他知道这个本该是自己师侄到后面却成了自己徒弟的人的能力。

    “及其确定,比那一次更危险。”

    軽影看了一眼纳约城领主石碑上空那金色光辉,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能感觉到自己这边危险了。

    包和深吸口气。“明白了,你先撤,我带隐门剩下的其他门派的人死守这里,现在进来的部队还不多,城门这里必须要有人守!”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们是杀手,成功完成任务是我们的职责。

    更何况不会真的死,只是损伤实力,所以死一次不要紧,给的任务不能不完成,那怕因此去死!”包和气势渐渐攀升,肉体明显膨胀了一圈,他要拼命了。

    軽影沉默片刻。“我也留下。”

    可这次的包和出其的严厉,没给他任何好脸色,直接怒吼道:“滚!”

    “师傅,我……”

    “给我滚!”

    包和话音刚落,脸色突然大变,双手匕首出现,一手在上,一手在下,身子以极快的速度旋转一圈,数次金属的碰撞声响起。

    当结束一次之后,他才有时间观察。

    眼前出现了一群身体有着金光的持枪士兵,在他身前的就是他一直记着的寒阳,周围其他人的身份他一看也认出来了,就是枪兵。

    什么时候过来的……

    包和还未来得及深思,他身前的人突然消失,不同方位再次出现数人,他迅速抵挡,只是这一次他挡不住了。枪刺入人体的声音,还有那剧烈的疼痛感五一不在告诉他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这次死了。

    “还……没呼……完……”他挣扎着,想要继续挥舞匕首,只是……

    “不,完了。”

    轻飘飘的声音,枪穿过他的脑袋,终结了他的动作,只是,即便没有了意识操控,两只手还是微微一动,匕首飞了出来,一把从寒阳脸边飞过,划出一道伤痕,另一边在他的眼前停止,落了下去。

    寒阳摸了摸脸上的伤痕,对着包和尸体消失的地方笑道:“很不错的身体本能,不过终究是差了点,这伤痕算是给你的奖赏。”

    “你给我去死!”

    軽影在枪兵出现在身边的时候就感到了不好,不过有着跟会空间能力的敌人交手的经验,他第一时间跳到空中,躲过了接下来的刺击。

    即便空中身形不受控制,以他的实力借助储物空间内的一道东西作为踏板短暂移动还是可以的。

    包和并不是不清楚这点,只是他为了掩护軽影放弃了可能升空的希望。

    面对从空中飞来的軽影,寒阳微微一笑,完全没看见出手,长枪就已刺出,直取軽影心脏。軽影两只匕首形成X状挡在前方,将这次攻击挡下,整个人立刻飞出很远,落在一间屋子下。

    落在地上軽影第一时间爬了起来,冷冷的看着寒阳。

    “我会杀了你的,绝对会杀了你!”

    说完整个人立刻消失不见,在密集的屋子中不断穿梭。

    寒阳看着軽影消失的方向,自言自语道:“熟悉的感觉,原来这是之前一直盯着我的那两个人,不过倒是跑了个小老鼠,要追吗?”

    “算了,一个仗着老人牺牲性命才残留下来的小家伙,让他去吧,反正够不成威胁。”寒阳摇了摇头,看向周围还剩下的敌人。

    他没把軽影放在眼里,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

    所有枪兵不停消失在原地,然后又出现在另一个位置,数人联合刺击目标。

    燃烧领地的气运换来能力加持,他能在领地范围内任意移动的属性到达了每一名枪兵的身上,个体实力也得到了提升,每次可移动范围也得到了扩大,并且每一名枪兵都心灵相通。

    最快的移动速度加上最快的攻击速度配合知道彼此的想法,三者成就了如今无敌的枪兵。

    他们只需要做两件事,刺击,换位。

    或许一些实力强的能挡住一个枪兵,可你无法挡住瞬间出现在你前后左右三百六十度全方位的枪兵,当你反应过来,他们已经出现在其他地方。

    不管是普通玩家还是古武传人,在这样的攻势下都撑不过十秒,上万人的部队在一分钟之内被一千多枪兵清扫而空,而枪兵自身的伤亡只有几十。

    在东面城墙的人清理完毕后,韩洺终于带着人赶到了这里,开始清理城门旁边横着的阻碍。

    等到城门关闭,寒阳对着韩洺点点头,带着枪兵再次消失在原地,前往领主石碑。

    不是刻意,仅仅是去西面城墙顺路……

    ……

    在包和死亡那一刻,軽影恨不得立刻冲上去跟寒阳打起来,那时候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寒阳为师傅报仇!

    他知道,自己过去只是送死,包和保护他不是为了让他送死,他是为了保存他的实力,让他不至于彻底落下影和影杀二人,而且包和也不是真的死了,他只是回到了复活点。

    可即便是这样,在包和死的那一瞬间他心里的杀意无比沸腾,险些彻底失控。

    只是那时包和以往的劝诫在他脑海中响起。

    “杀手不是莽夫,无论何时都要保持冷静寻找致命一击的机会,这才是我们需要做的,如果你不能保持冷静,那么你无论如何都无法超过影杀和影。”

    于是,

    他第一次在这种情绪即将彻底掌控身体的时候选择冷静行事,利用寒阳刺击的力量远离寒阳,掉落在建筑群中,开始逃跑……

    軽影不清楚寒阳不会追他,为了防止突然出现的攻击,他在不断的奔跑,时而往左,时而往右,路线偏移不定,一路上顺手解决前进途中的敌人,心里不断嘶吼:

    太弱,我太弱!

    比不过影!比不过影杀!

    有天赋不会用,连活命都要靠师傅创造机会!

    废物,完全是废物!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天赋碾压,但却在后来被没有任何天赋的影超过,被轻松击败,再之后又是影杀!

    你有什么资格骄傲,你有什么资格自豪,总是在那里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总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你这个废物凭什么!

    凭什么觉得人家练习的时候你可以休息!凭什么觉得这样就够了!废物!

    ……

    軽影不断的跑动,他的速度越来越快,身形越来越淡薄,从开始狂奔时能看出一部分人形到后面只能感觉到模糊的人影,再到几乎彻底消失。

    从出手清晰可见到几乎只是目标眼睛一恍惚就夺走了目标的性命。

    速度越来越快,以往学习的一切手段越来越得心应手,功法也运转的极为流畅,极快的速度没有反应的拖累,干扰到他的任何判断,脑子始终维持着冷静。

    这刀用力过多!这刀位置偏了!这次身体扭动幅度过大!

    相比起之间,如今的他已是天壤之别,换做以往的他可能会觉得差不多了,又能去试着挑战下排在自己头上的那两个家伙,只是现在,他没有丝毫满足。

    想到包和为他挡住的攻击,相当寒阳那不屑的目光,他心里一阵刺痛。

    不够!还不够!这样的能力完全不够!

    这种程度没办法杀死他,即便是之前的他都无法杀死!

    我要不被任何人发现!

    我要更快!

    我必须更强,要杀了寒阳,不惜一切代价杀了他!

    軽影心里极为愤怒,可如果有人能看见軽影就能发现,他的脸色异常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的平静,只有那看一眼就令人发寒的眼睛能让人明白这人心情并不像想的那样平静。

    ……

    舍弃了一切方向感,仅凭直觉确定的軽影一直在这片范围内转悠,完美错过了一直以空间移动方式走掉的枪兵,并将附近所见敌人屠戮一空。

    这时隐藏身形狂奔的他在途中看见了带着部队往西面城墙出发的韩洺。

    这时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杀了他!

    ……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