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 忍不住拍了桌子

    那怕只是一次例行的政治审查,可放在这个年代某个军政干部身上,却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情。关于对赵铁虎实施审查,其实也有过争执跟讨论的。

    最终还有中立派觉得,有没有问题审一下也没什么。这样的话,也算给党内军中一个交待。就算仲殃军那边,到时也有理由搪塞。毕竟,他们内部调查过嘛!

    只是对于赵铁虎而言,很多人却不知道这次的审查对他个人而言,受到多大的打击。事实上,赵铁虎并不反对这样的审查。但摊到自己身上,多少还是有些受不了。

    看着提审的干部询问道:“铁虎同志,关于特遣支队缴获战利品的事情,你有什么需要交待的吗?这是组织上对你工作的一次调查,也希望你好好配合。”

    ‘缴获战利品?你想问什么?我们特遣支队缴获的战利品不少,你指的是什么?’

    ‘资金!根据我们所掌握的情况,你在担任特遣支队支队长职务期间,应该缴获过数量不菲的资金。除了此番上缴中*央的之外,你们特遣支队还截留了多少?’

    一听这话,赵铁虎忍不住冷笑道:“哦!原来你们是觉得我贪污资金了是吧?放心,特遣支队的资金,根本就是我经手的。关于这一点,都是特遣支队政治主任经手。

    如果你们想知道具体的情况,我们特遣支队还剩下多少资金的话,可以发封电报去特遣支队。当然,你们若是不相信的话,也可以派个调查组过去查帐。

    若是我赵铁虎有贪污部队一分一厘,我把头剁给你们。既然说到资金的问题,那么我想请问一句,对于战利品的资产调查,是只针对我特遣支队吗?

    如果是,那请上级给我一个理由,为何只调查我特遣支队。是不是觉得,我特遣支队已经不受信任?又或者说,我这个支队长不受信任。

    在敌后作战的部队,应该不光我特遣支队一支。既然你们要调查的话,那就请一视同仁。如果不是,关于这个事情,我会向上级提出意见,希望你们给我一个解释。”

    身处敌后作战的各支抗战部队,在缴获物资上面,很多都全靠部队自愿。只不过,特遣支队这次出的风头太大,以至很多人都觉得,特遣支队肯定还有不少储备资金。

    在一些人看来,中*央都这样穷,特遣支队应该多给中*央押送一些资金。毕竟,一切缴获要归公,这也是八路军的政策。至于查所有部队,估计也没人有这样的胆量。

    面对赵铁虎的反驳,负责提审的干部略显尴尬的道:“铁虎同志,我们只是询问一下,请你如实交待问题。如若你有意见的话,可以保留你的意见。”

    ‘好!那我还是先前那句话,有多少钱我不清楚,这是我们支队政治主任在负责的事情。他是纵队派遣到我们支队,担任情报跟后勤方面的干部。这就是我的回答!’

    也很爽快告知这事的赵铁虎,一点不担心他在个人问题上有什么毛病。对他而言,支队缴获的钱财,大多都储存在三个分队的密营当中。

    需要用钱的时候,大多都是各分队打报告申请,由他批复使用。具体管帐的人,则是谭昌泽这位支队的政治主任。那怕谭昌泽用钱,同样需要打报告申请。

    但支队具体有多少钱,赵铁虎还真没具体统计过。对他而言,储存的钱只要够用就行。毕竟,建设三个分队的各处密营,相应的花费也真心不少。

    记录下赵铁虎这们回答之后,另一名干部又道:“铁虎同志,有人像我们反应,你在担任特遣支队支队长期间,多次违反我军的俘虏政策,有虐杀俘虏之嫌。这点你怎么说?”

    ‘哦!我还摊上一个虐杀俘虏的罪名?既然有人反应,那就把那人叫出来,我跟他当面对质一下吧!虐杀俘虏,这罪名听上去蛮重的。但如何判定什么叫虐杀呢?

    烧杀抢掠我们百姓的小鬼子,该不该杀?替小鬼子充当打手狗腿的伪军,该不该杀?鱼肉百姓横行乡里的土豪劣绅,该不该杀?你们能我一个标准吗?’

    虐杀俘虏这一条,在赵铁虎看来他确实犯过。但在赵铁虎看来,八路军优待俘虏这一条,有其必要性,却也要看什么是在什么情况下,又具体针对什么人。

    在战场上,对于那些凶残成性的小鬼子而言。有人觉得,失去反抗能力的小鬼子,可以劝降一下。但谁会知道,那些小鬼子不肯降,反倒要拉劝降的战士赔葬呢?

    针对党内军中所传出的流言,负责政审的干部同样觉得有些坐不住。身处延安的他们很清楚,眼前的赵铁虎是个什么人,他又是谁的心腹爱将。

    得罪狠了,只怕很多人都要挨板子。最重要的,赵铁虎刚刚押送一大笔资金过来。没得到任何奖励不说,反倒被政治处进行审查。这说出来,确实令人有些心寒。

    最重要的是,当消息传出去之后,待在招待所的两个特战小队,也被解除了武器。在没有接到上级命令之前,他们也被严令禁止在驻地附近随意走动。

    面对这样的待遇,两个特战小队的战士都有些发懵。直到得知消息的陈婉,同样很着急的找到周主任道:“周伯伯,我们支队长到底犯了什么错误?”

    对于陈婉的询问,周主任也很无奈的道:“小婉,这只是一次例行审查,也不是特别针对铁虎同志。对于铁虎同志,我们还是信任的,你也不用太着急!”

    ‘我能不着急吗?政治处的人,直接在他住的窑洞把他带走,而后又解除了我们支队战士的武装。这样做,你们就不怕让我们支队的官兵寒心吗?’

    ‘小婉,我说了,这只是一次例行审查。更何况,无风不起浪,如果不调查一下的话,将来对铁虎同志也非常不利。身正不怕影子歪,若他没问题,又何惧调查呢?’

    见周主任最终只给出这样的答复,陈婉只能道:“那我想去看看他,这样总可以吧?”

    ‘行!但是你记住,不要乱说话。这里的情况你不太了解,多看少说明白吗?’

    等到陈婉在临时看押赵铁虎的窑洞,见到了被持枪士兵看守在窑洞的赵铁虎时,同样显得有些着急。但真正令陈婉着急的,还是赵铁虎的表情看上去很轻松。

    这种轻松意味着什么,陈婉心里并不清楚。但她多少知道,按赵铁虎的性格,发生这种事情他应该很生气才对。但为何,他表现的一脸平静呢?

    ‘支队长,你没事吧?’

    看着满脸焦急之色的陈婉,赵铁虎心中也有一丝暖意道:“没事,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的消息,所以求周伯伯让我看看你。对了,战士们都很着急,他们也被限制在招待所,不能随意走动。我怕出事,就过来看看你。’

    听到连自己带来的特战分队也受到约束,赵铁虎心中冷笑之余,脸上却笑着道:“小婉,没事!告诉他们,好好在招待所住着。辛苦这么多天,那就好好休息。

    至少在这里,不用担心小鬼子偷袭,也不用担心其它的。让他们安心吃安心睡,等我出来就行。你也一样,我没事的!我相信,组织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赵铁虎其实也没多大底气。但他知道这次被审查,最不济就是被撤职处分。有委员跟那些老首长顶着,相信别人也要不了他的命。

    正如赵铁虎所预料的那样,关于他跟陈婉所谈的话,也很快送到负责调查此事的人手中。面对赵铁虎的情况,那些人也确实拿不出什么确切的证据。

    随着中*央发出的调查申请,发送到特遣支队时。看着特遣支队发来的物资清单,这些提议调查的干部立刻道:“他们一个支队,截留这么多资金想干什么?”

    看到上面还截留了三万多大洋,很快有干部提出,这笔资金应该送来总部。可对于这些干部的话,委员终于忍不住拍了桌子。

    语气凝重的道:“这是挺进纵队小罗提交的一份报告,今天大家都在,那咱们就好好讨论一下关于特遣支队的事情。当然,也讨论一下赵铁虎同志的事情。

    我知道,你们很多人都觉得,在这件事情上我袒护赵铁虎同志。有人觉得,特遣支队截留的资金过多,那我请问你们,目前有几支部队递解这么多资金来中*央?

    其次,特遣支队在枣庄地区,打出我们八路军的军威士气,具体又是怎么做到的?我们中*央有没有给他们提供帮助?在枣庄这段期间,他们又给第一纵队运送了多少物资?

    还有,特遣支队在枣庄建立的密营,需不需要花钱?安置那些根据地的百姓,需不需要储备物资跟资金?说说你们的理由,咱们也好好辨证一下!”

    这番话一出,先前还觉得特遣支队截留资金不对的干部,也被委员堵的不知如何反驳。毕竟,部队截留资金跟物资,这种事也很常见,并非只有特遣支队这样做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