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称号,等级LV2,再看老道一身绸缎做的道袍,应该就是贾敬。

    “……”

    米小侠瞬间无语,好死不死的,贾敬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贾敬也是二重天修为,不知道有没有修炼对敌的法术、武功。但就算他打不过米小侠,只要记住米小侠的模样,就够米小侠受的了。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相互之间都有联姻,王子腾的妹妹和侄女,都嫁到了贾家。米小侠得罪了贾敬,一旦传到王子腾的耳朵里,还能有他的好吗?

    丹房就一扇门,贾敬正从那进来,而且为了防止走风,窗户很小很高,米小侠也不可能跳窗逃走。

    至于躲藏,这但房里就一个丹炉,难道藏到炉子里吗?再一不留神,被当铅汞给练了。

    米小侠暗暗叫苦,这岂不是给堵住了?没办法,米小侠一低头一咬牙,冲着门口就冲了过去。

    “哎呦!”

    贾敬刚进门,还没抬头,猛然就看到一个人影撞过来。一个反应不及,脚下一踉跄,就一屁股坐在地上。而等贾敬再看的时候,那个人影早跑了。

    “来人呐!抓贼!”

    米小侠拼命快跑,直到几息之后,这才听到丹房里贾敬的喊声。

    “应该没看到我……”

    米小侠忖度,他刚才反应很快,贾敬应该没看清他的模样。但不论怎样,要赶快离开玄真观。米小侠一口气跑到院墙下,然后翻墙逃走。

    “驾!”

    回到拴马的地方,米小侠上马,使劲一抖将身,迅速远离玄真观。

    一边跑,米小侠一边庆幸,幸亏贾敬不会什么厉害法术或者武功,否则他刚才没这么容易夺门逃跑。

    不敢丝毫停顿,这样跑了一个时辰,米小侠回到金陵城。一路上并没有人追来,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

    “看来这只宝箱得等等了。”

    定了定神,米小侠微微皱着眉。

    玄真观宝箱,只要将贾敬杀人抢夺道观的事情公布于众,就可以获得钥匙,但没说必须亲自露面。米小侠原本想,他趁着半夜没人,在金陵城大街小巷偷偷贴满大字报,也算是完成了任务。

    但他碰到了贾敬,事情就没这么简单的了。

    不论贾敬是否看到他的模样,只要大字报贴出去,贾敬必然联系到今天的事情,必然会命令贾家严查。

    以贾家在金陵的势力,查出米小侠并不困难。

    宝箱虽好,但没必要因此彻底得罪贾敬。米小侠想着过一段时间,等贾敬差不多忘了这件事情,他再行动。

    “倒霉。”

    想到这里,米小侠不禁叹口气,原本唾手可得的宝箱,偏偏出了这个差错。

    “有意思。”

    与此同时,让米小侠在意的是,贾敬竟然已经是二重天修为。

    贾敬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但他开始修炼才几年而已,区区几年就能练到二重天。不得不说,服用丹药就是快啊。

    虽然羡慕,但米小侠不会炼丹术,再想也白搭。

    除了玄真观之外,金陵的另外三只宝箱,米小侠现在连碰都碰不到,也只能暂时放到一边,等以后再找机会。

    接下来的日子,米小侠安心修炼。一边练气提升大道修为,一边加紧练习入定。

    入定是中品技能,一层圆满,就可以提升1/3的修炼速度,三层全部圆满,大道修炼速度加倍!

    但以米小侠17点的静字门悟性,满值100,可以说悟性相当一般。所以尽管他加紧练习,入定熟练度的提升还是极为缓慢。

    一晃十天,入定一层的熟练度才3%。这天上午,米小侠和平常一样修炼,王子腾忽然命人来请,要带他去贾府赴宴。

    金陵三只铜宝箱,有一只正在贾府。但可惜的是,宝箱是在西府,这次赴宴要去的却是东府。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所以贾家排在第一,是因为当初贾家权势最盛。贾家祖先贾演、贾源两兄弟,战功彪炳,分别被封为宁国公、荣国公。

    东府宁国府,西府荣国府,两座府邸相连,足足占了一条街。

    隋朝灭亡唐朝建立,李家保留了大部分旧朝官吏,贾家也在其中,虽然爵位降低,但两座府邸完整的保留下来。

    “宁府……”

    听说赴宴的是宁府,米小侠不禁一阵摇头。

    贾演建立宁府,后传给贾代化,贾代化又传给贾敬。贾敬玄真观当了道士,现在是贾珍继承。贾珍正室亡故,续娶了尤氏,现在有一妻二妾,亡妻给他生了个儿子名叫贾蓉。

    相比荣府,宁府人丁单薄,而最让米小侠看不起的,是宁府的作风问题。

    按照焦大的话说‘每日偷鸡戏狗,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

    另外柳湘莲也说‘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

    爬灰就是老公公搞儿媳妇,养小叔子就是嫂子搞丈夫弟弟,宁府统共几个人,尽是这些乱七八糟的。

    米小侠对宁府印象很差,尤其是那天玄真观里被贾敬撞到,更不想跟宁府过多接触。

    但王子腾兴致很高,米小侠实在不好推脱,只能跟着一起去了。

    “大伯,您总算是来了,可想死侄儿了。”

    “孙儿拜见祖父。”

    在宁府门前停下,王子腾还没下马,两名男子就迎了上来。正是宁府的当家贾珍,以及他的儿子贾蓉。

    “你们两个猴崽子,天天叫我来玩,今天我来了,给我准备了什么好玩意儿。”

    王子腾下马笑骂一句,把缰绳交给下人,大步走在头里进府。

    “回大伯的话,夏天买了一班戏子,刚刚调教了几出好戏。蓉哥又淘换了雪白的新莲藕,切成薄片清脆爽口,正好给大伯下酒。”

    贾珍陪在王子腾边上,满脸堆笑的说着。

    “膏粱子弟。”

    米小侠跟在后面,抬眼观察贾珍、贾蓉父子,不禁一阵撇嘴。

    因为世袭的爵位,贾珍头顶有些红气,但散乱无形,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贾蓉没有官职,因为祖荫庇佑,头顶有两三缕红气。

    通过望气术,单从贾珍、贾蓉的气象来开,宁府的衰败已经近在眼前。

    宁府没有结交的意义,米小侠也不跟贾珍、贾蓉搭话,跟着入席,心想吃饱算完。

    不过没想到,宁府虽然只还剩个空架子,排场却不小。除了极品的新鲜白莲藕之外,各色珍馐摆了满满一桌子,王子腾当初设宴款待米小侠,也没有这档次。

    “诸位慢用,我去趟茅房。”

    酒过三巡,米小侠不禁有些尿意,说了句起身离席。

    有下人引路,米小侠到了茅房,解开裤带就是一阵酣畅淋漓。

    “呼……舒服!”

    方便之后,米小侠洗了洗手,准备返回宴席。

    正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人影,径直向东南角走去。而让米小侠吃了一惊的是,他看到的根本不是人!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