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小牧童已经转世成许仙,钱塘县人口这么多,想从茫茫人海中找到也不容易。

    但如果找许仙的姐夫李公甫,那就容易多了。米小侠记得,李公甫是‘连七品芝麻官都摸不到的边的钱塘县捕头’。

    “回禀将军,我们县衙确实有位李捕头,但他叫李二柱,不叫李公甫啊。”

    杨立发一头雾水,米小侠找一个小小捕头作什么,但仍然老实的回答说道。

    “李二柱?”

    米小侠一怔,青青和小青还差不多,这李二柱和李公甫可就差的有点远了。

    “把他找来,我有话要问。”

    米小侠发话,杨立发哪敢耽搁。过了会儿,只见一名粗壮,还有几分傻气的捕头进来,正是杨立发说的李二柱。

    米小侠微微皱眉,这和他印象中,影视剧里的搞笑担当可相去甚远。

    “我来问你,你叫什么,有没有其他名号,可曾娶亲,妻子可有没有弟弟。”

    不管怎样,先问问再说。

    “回禀大人,小人李二柱,小名二狗子,还没娶亲,也不知道以后的婆娘有没有弟弟。”

    这李二柱老实得很,一五一十的回答说道。

    难道搞错了?米小侠又是眉头一皱,这么说来,这人不是李公甫。如果没有李公甫,恐怕也没有许仙。难道运气真这么差,小牧童还没有转世成许仙?

    “唉,看来没有李公甫。”

    又看一眼李二柱,米小侠无奈的叹口气。

    “李公甫?大人,我认识李公甫。”

    李二柱挠挠脑袋,忽然开口说道。

    “你说什么!”

    米小侠瞬间瞪大眼睛,连忙问道。

    “李公甫在哪里!”

    “回禀大人,我们衙门新招的一批捕快,其中有个就叫李公甫。”

    李二柱吓了一跳,连忙如实禀报。

    “那还不快去把他叫来!”

    见米小侠这么着急,杨立发有意巴结,用力踢了李二柱一脚喝道。

    很快,名叫李公甫的捕快叫来,二十三四岁的模样,虽然不是很俊俏,倒是还算周正。米小侠暗暗点头,这倒是跟他印象中的李公甫比较吻合。

    “我来问你,你叫什么名字,是否婚娶,妻子有没有弟弟。”

    “回禀大人,小的名叫李公甫,三年前娶妻许氏。由于我夫人父母早亡,确实带着个弟弟一起过活。”

    忽然被叫到大堂,又是县令老爷又是将军的,李公甫不禁有些害怕,哆哆嗦嗦的回答说道。

    “太好了!你妻弟可是叫许仙字汉文!”

    米小侠一拍桌子,一脸的兴奋。

    “哎呦我的天。”

    李公甫本来就害怕,这下更被吓了一跳,双腿一软差点坐在地上,脸色发白的说道。

    “我夫人的弟弟名叫许宣,现在才十岁,还没有字。”

    “许宣?”

    米小侠微微一怔,接着又是暗暗点头。是了,白蛇传有很多版本,而在民间传说当中,有的确实是叫许宣!

    但让米小侠没想到的是,这个许仙,或者说是许宣,竟然才十岁。

    “带我去见许宣。”

    米小侠说了一句,接着便向外走。

    李公甫心里忐忑不安,看一眼捕头李二柱,又看一眼县令杨立发,哭丧着脸,只能跟着米小侠出了县衙。

    李公甫家住在县城西边,距离县衙倒是不远。米小侠骑着小黑,李公甫从县衙借了一匹马,没多会儿功夫,两人便来李家。

    只见一个小院,看上去有些简陋。想来也是,李公甫之前没什么正当职业,现在刚刚当上捕快,能有什么积蓄。

    “姐夫,你回来了。”

    院子里有个孩子正在煎药,看到李公甫进了,站起来问好。

    “今天怎么这么早。”

    “今天衙门没事。”

    李公甫应了声,看一眼旁边的米小侠,有些不安的说道。

    “这就是了。”

    其实不用李公甫说,米小侠也已经猜出,这个小孩就是许宣。接着不禁连连点头,果然生的眉清目秀。

    不过他现在还是个孩子,就算白素贞要报恩,估计也不好意思以身相许了……

    “药煎好了,我去端给姐姐喝。”

    只见许宣熟练的将汤药倒出,然后小心翼翼的端到房里。

    “你夫人病了?”

    米小侠看着许宣,问旁边的李公甫。

    “天气转凉,昨天夜里一不小心染了风寒。”

    李公甫老实回答,莫名其妙的有些不好意思。

    米小侠也没多问,跟着许宣进屋。只见房间里一名女子躺在床上,正是许宣的姐姐许娇容。不得不说,以许娇容的容貌,配李公甫还真是月老打盹儿了。

    “相公,这位是?”

    见有外人进了,许娇容有些慌乱,连忙问跟着的李公甫。

    “哦,他是……”

    “我是大夫,李捕快请我来给你看病的。”

    李公甫正要介绍,米小侠笑着打断他说道。

    “呃,对对,小病也得好好治,不能随便喝点药算完。我给你请个大夫,给你好好看看。”

    李公甫倒也会顺杆爬,说的和真的似的。

    米小侠笑了笑,走到床头给许娇容把脉。许宣乖巧的搬过一把凳子让米小侠坐,然后静静地站在一边。

    “大夫,我姐姐的病严重吗。”

    过了会,许宣懂事的问了句。

    “呵呵,不严重。”

    米小侠收回手,笑着摸摸许宣的头,然后冲李捕快招招手,把他叫到外面。

    “大人,我夫人的病没事吧?”

    见米小侠表情有些微秒,李公甫不禁有些担心。

    “风寒倒是没什么,只是有点隐疾。”

    米小侠笑了笑,然后问李公甫。

    “你们成亲三年了,一直没有孩子吧。”

    “唉,谁说不是呢,人家刚成亲几个月的就都有孩子了,偏偏我们三年了,还一直没有动静。”

    听米小侠说起这事,李公甫开始倒起苦水。

    “我们李家三代单传,总不能在我这断了香火。最近有些着急,昨晚弄得时候没注意,谁承想染上了风寒。”

    “……”

    米小侠瞬间无语,这李公甫还真不愧是活宝,难怪之前在院子里他有些不好意思,原来是办事的时候没盖好被子。

    “咳咳,没事,我给开两副药。一副先除了风寒,另外一副吃三次,保你来年生一个……莲花般的千金。”

    米小侠原本想说大胖小子,忽然想起来,李公甫好像生了个女儿叫李碧莲。

    “女儿也行啊!”

    李公甫倒是没想太多,一脸的喜出望外。他真把米小侠当成了大夫,完全忘了他是连县令都害怕的将军。

    “先生。”

    正说话的时候,许宣忽然出来,径直走到米小侠跟前,犹豫一下然后鼓足勇气说道。

    “先生,您能不能收我当学徒,我也想当大夫。”

    “收你为徒?”

    米小侠不禁一怔,接着想了想,嘴角露出一抹笑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