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银童子有两粒化形丹,将化为脓水的金角大王、银角大王倒出,提取其中妖气融入丹药。仰头服下,接着身形一晃,就变为金角大王、银角大王。

    “果然神奇!”

    看到这一幕,米小侠不禁瞪大眼睛。这可不是障眼法或者变化之术,不但外形一模一样,就连修为、气息也丝毫不差。

    可以说,此时的金银童子,已经完全变成金角、银角!米小侠不禁暗暗咋舌,不愧是兜率宫出品的丹药,果然神妙。

    “如果你们装两个地仙修为的妖怪,岂不是立即就有地仙的修为?”

    米小侠一阵纳罕,接着不禁又问了一句。

    “嘿嘿,地仙也装得,但我们兄弟需得在此处驻扎,也没见有其他利害妖怪。”

    “总之差不多就行,反正是也是借来的修为。”

    金银童子,或者说现在的金角、银角,笑了笑说道。听他们口气,地仙还是紫府,貌似没多大差别。

    不过想想也是,他们下界是了等唐僧,必须得在西游沿途。所以相比修为,地点反倒更重要。而且一旦事情办完,就得回归本相返回天庭,修为高低总是一场空。

    刚才一场大火,已经将莲花洞小妖驱散,等会金角、银角就重新召集起来,也没人能识破他们身份。

    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在这安心称王,过几年逍遥的舒坦日子。

    “大大哥,这宝贝你真的不要?”

    变身之后,银角看着米小侠,仍是有些难以置信。

    他们被米小侠打败,刚才也已经磕头认了大哥。献上宝物以示臣服,但没想到是,米小侠竟然不要!

    “这是你们傍身的法宝,我怎么能要。”

    米小侠笑着摆摆手,脸上好像写着‘淡泊名利’四个字。

    金角、银角相视一眼,刚才臣服,只是慑于米小侠的武力。但此时,忽然有种被人格魅力折服,心悦诚服的感觉。

    “我倒是想……”

    金角、银角面露崇拜,实际上,米小侠的心简直在滴血,他哪里是不要,而是不敢啊。

    这五件宝贝,都是灵宝级别,每一件都抵得上炼妖壶!但这都是太上老君的法宝,金角、银角也只是暂时使用,等他们事情办完,太上老君还要全部收回。

    实际上,这种宝物,如果能借用一二十年,也算是天大的福分了,但米小侠也不敢。

    太上老君是何人,他是老子分身,三清天圣境修为!以他的本事,只要心意一动,就能知道宝贝下落。如果米小侠拿了,哪天赶上太上老君查岗,恐怕就是天大的麻烦!

    不仅如此,米小侠生怕露出马脚,甚至不敢用吴印册封金角、银角。

    为了安全起见,米小侠只能咬着牙故作姿态。不过,竟然引得金角、银角心悦诚服,这倒是没想到。

    不得不说,虽然出身高,但果然还是小孩子,太单纯,对这个社会的了解还不够啊。

    “不过,以后可能要借用两位贤弟的宝物。”

    米小侠想了想,虽然他不敢据为己有带在身边,偶尔借用还是可以的。

    “大大哥只要需要,随时来取!”

    金角、银角一个劲点头,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那好,也许很快……”

    米小侠笑了笑,而正在这时,忽然脸色一变。刚才心意一动,收到狐阿七的讯号,黑狐精出现了!

    “我有点急事,有空再来找你们!”

    终于出现了,米小侠脸色严肃,背后风雷双翼展开,径直飞向压龙山。

    “大大哥,有空来找我们玩。”

    看着米小侠飞走,金角、银角还站在地上挥手。

    接着收起宝贝,向莲花洞走去,准备收拢小妖,从此在这里占山为王。

    不管金角、银角,米小侠以最快的速度飞回压龙山。也顾不上其他,直接奔入狐七洞。狐七洞小妖并不认识米小侠,好在狐阿七及时出来,将他迎了进去。

    “人在哪里!”

    “回禀主人,已经抓住,就捆在后面。”

    “细娘呢,细娘有没有受伤!”

    “细娘?回禀主人,只有黑狐精一个,没见其他人啊。”

    “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米小侠猛然站住,双眼冰冷的看着狐阿七。

    方才还满脸笑容,准备向米小侠邀功的狐阿七,见到米小侠脸色阴沉,不由得心里咯噔一下,吓得浑身发抖。

    “带我去!”

    “是是!”

    半晌,米小侠冷喝一声,狐阿七哪里敢怠慢,连忙前面领路。

    狐七洞不大,很快便来到捆绑黑狐精的后院。

    “表舅!为何捆我,我要见姨妈!”

    当米小侠进来的时候,只见一根铜柱,铁链捆着一名狐脸女子,正是当初在白虎岭见过的黑狐精!

    刚才还挣扎叫喊的黑狐精,看到米小侠紧跟着进来,瞬间脸色大变,整个人愣在那里。

    “表舅你……”

    直到半晌,黑狐精这才反应过来,看看狐阿七,最后盯着米小侠,一脸的冷笑。

    “果然好本事,没想到堂堂狐阿七大王,竟然成了你的走狗!”

    “我问你!细娘在哪!”

    米小侠斩妖剑一横,直接架在黑狐精肩膀,冷声喝道。

    按照狐阿七所说,米小侠离开不久,小妖便发现黑狐精的踪影。但只有黑狐精一人,从未见到沈细娘。

    可见,黑狐精这是留了一手,或者是其他什么原因,暂时将沈细娘藏在了别处。

    “嘿嘿,果然,你果然很在意他。”

    看到米小侠阴沉的脸色,黑狐精非但不惧,反倒脸上得意的冷笑。

    “说!”

    米小侠没心情跟她啰嗦,斩妖剑稍稍用力,划破黑狐精的脖颈,气管已经清晰可见,只要再稍稍用力,就能将头颅斩飞。

    “别别别,手下留情。”

    黑狐精好像怕了,接着又神秘兮兮说道。

    “你靠近些,耳朵凑到我跟前,我悄悄告诉你。”

    米小侠眉头微皱,但没有犹豫,收起斩妖剑上前一步,将左耳凑到黑狐精跟前。

    “嘘……”

    黑狐精挑逗的吹口气,吹在米小侠的耳根,然后轻声说道。

    “看到你这么关心她,那我就放心了,我就是要你也尝尝……失去亲人的滋味!”

    “你找……”

    听到这话,米小侠眼睛瞪大,但‘死’字还没出口。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黑狐精自爆了!

    黑狐精九重天结丹中期修为,丹田中金丹聚集所有真元,瞬间爆炸释放。米小侠站在旁边,瞬间被裹入爆炸之中。

    狐阿七距离较远,也受到一股强劲冲击,不由得连连倒退。此时整座洞府,都不禁一阵晃动,洞中小妖更是一阵惊慌失措。

    “主……主人……”

    直到片刻之后,爆炸余波散尽。但前面仍翻滚着尘土,狐阿七战战兢兢,向前走了两步,试探着喊了一句。

    “可恶!”

    狐阿七刚想再靠近一些,一声怒吼响起,整座山洞嗡嗡作响,一阵狂风激荡,周围尘土瞬间散尽。只见米小侠站在那里,面前立着一面布满裂纹的光盾。

    看到米小侠毫发无伤,狐阿七暗暗可惜。金丹自爆的威力很大,心想如果米小侠死了,他岂不就自由了。

    “该死!该死!”

    这时,米小侠双目赤红,愤怒的嘶吼。狐阿七战战兢兢,生怕被米小侠的怒火波及,哪里还敢多想其他。

    “……该死!”

    米小侠双拳紧握,恨不能将黑狐精碎尸万段。但黑狐精已经自爆,他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

    而最重要的是,黑狐精一死,沈细娘的下落彻底失去线索!

    米小侠没想到,黑狐精这么狠辣,为了让米小侠尝到失去亲人的滋味,她竟然选择自爆。

    实际上,这也是黑狐精的果决之处,她心里明白,这次落入米小侠手中,肯定活不下来。与其受尽折磨而死,不如来个痛快,而且还可以报复米小侠!

    米小侠又是愤恨,刚才太过大意,让黑狐精有机会自爆。

    “去!命令所有人,沿着压龙山向外搜索,一定要找到细娘!”

    半晌之后,米小侠强行冷静下来,吩咐狐阿七说道。

    “是是!我这就去办!”

    听到米小侠呼唤,狐阿七吓得一哆嗦,应下连忙奔了出去,恨不能远远躲开米小侠。

    狐阿七去发动小妖寻找,但米小侠心里清楚,黑狐精既然故意将沈细娘藏起来,恐怕就有把握米小侠找不到。

    但总归要试试,而除了搜索之外,还要另想其他办法。

    米小侠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黑狐精自爆,元神也跟着消散,想要拘谨元神审问也不可能。此时也只还有一个办法,请求擅长卜算之人,掐算沈细娘的下落!

    但地仙界不同于其他地方,天机混淆难定,卜算并不容易,否则那些相士就无敌了。而且黑狐精狡诈,恐怕也会想办法隐藏躲避卜算。

    但总归要试试,米小侠略微思索,接着取出阵盘,直接传送回放春山。

    米小侠熟悉的人中,警幻仙子不但精通阵法,也会一些掐算。白骨精早已返回白虎岭,这几天过去,想必警幻仙子也该回到放春山。

    “警幻仙子可在!”

    传送回来,进了遣香洞,米小侠直奔警幻仙子住处。

    “细娘可曾找回了。”

    警幻仙子坐在院中,面前一杯香茗,桌角香炉燃着檀香,正在观看一本古籍。见米小侠进来,放下书册问了一句。

    警幻仙子是五天之前回到放春山,也已经去过白虎岭,对于沈细娘的事情已经完全知晓。

    “黑狐精自杀了,细娘下落不明,还请仙子卜算寻找。”

    米小侠躬身行礼,面带焦急的说道。

    “这样……”

    警幻仙子微微皱眉,然后沉心静气,取出一块龟甲,开始卜算沈细娘的下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