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侄啊,你不帮忙也就算了,怎么还捣乱呢?”

    摩云洞中,仍是连杯茶也没有,毗卢遮那佛笑着看着米小侠。

    “佛祖这可就冤枉我了,我一直在山中修炼,又怎么捣乱了?”

    米小侠哑了口茶,笑着看着毗卢遮那佛。

    “得了得了,我说不过你这个小油嘴,这么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出来。”

    “我的条件不是早就说过了吗。”

    “嗯,三个肯定不行,顶多一个。”

    见米小侠还是坚持要人,毗卢遮那佛摇摇头,接着又笑笑说道。

    “这样,我把金箍仙放了,你把凡间的军队撤回去。”

    “金箍仙……”

    米小侠不禁有些意外,疑惑的看着毗卢遮那佛。

    毗卢遮那佛神通不少,但大多都是逃跑、保命的。按照他说的,金箍仙是他与人相争的依仗,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而且以毗卢遮那佛的性格,出卖文殊和普贤,用虬首仙和灵牙仙进行交换完全有可能,怎么会主动提出放弃金箍仙?

    “嘿嘿,我后来想了想,若是没了金箍仙,以后我就不用往前面冲了。”

    看出米小侠的疑惑,毗卢遮那佛笑笑,接着又说道。

    “而且我这么大的损失,师兄怎么也得给我点补偿不是。”

    “这样……”

    米小侠笑笑,对于毗卢遮那佛越发不屑,不过倒是放心许多,想了想接着说道。

    “一个距离我的要求相差太多,我需要考虑考虑。”

    “那好!师侄你好好考虑,我三天之后再来。”

    “三天不行,得十天。”

    “好嘞,十天就十天。”

    见米小侠有所松动,毗卢遮那佛哪还有二话,满脸高兴的返回灵山复命。

    “十天?哼哼,怎么也给你拖上一两个月。”

    看着毗卢遮那佛离开,米小侠不禁嘴角笑笑。

    十天之后,毗卢遮那佛再次来到积雷山,米小侠却推脱没有想好,要再考虑几天。而几天之后,他又说一个太少,至少要两个,接着就又是一番讨价还价。

    就这样,米小侠这边总是没个准信儿,而凡间的战事却一直在继续。

    李光弼十万大军,此时又有江南道十万大军,总共二十万!这二十万都是精兵,根本不是梁山的十五万草寇可以比拟。

    所以接下来的日子,长安日日捷报,梁山却损失惨重,城镇更是接连失守。

    “师侄,这次你得给我个准话了,到底行与不行,师兄那边可真的生气了。”

    被米小侠拖了足足一个半月,毗卢遮那佛再次来到积雷山,嘿嘿笑着看着米小侠。

    “一个确实太少了。”

    米小侠摩挲着茶盏,仍是一阵犹豫。

    “就一个,若是你不同意,那我也没办法。而且师兄可说了,这次如果还不成,他就亲自来和你谈谈。”

    “威胁我?那你让他来!”

    米小侠冷哼一声,他有十二品功德金莲护身,就算如来佛祖亲至他也不怕。

    “嘿嘿,何必呢,差不多得了。”

    毗卢遮那佛笑笑,颇有深意的看了米小侠一眼。

    “这个嘛……”

    米小侠又是一阵沉吟,正如毗卢遮那佛说的那样,现在已经差不多了。如果再拖延下去,恐怕连一个人也要不回。

    “好吧!一个就一个!”

    直到过了半晌,米小侠终于点头。

    协议达成,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米小侠给春娘下令,将大军撤回江南道。而江南军一撤,毗卢遮那佛亲自送来金箍仙,并且将手中掌握的元神归还。

    “师叔,你可还认得我?”

    事情办完,毗卢遮那佛离开,米小侠连忙来到金箍仙跟前。

    “你……不认识。”

    相比以前,也许是因为元神完整,金箍仙镇定许多。但受了太久折磨,神志还是有些糊涂。

    “唉……”

    看着金箍仙这个样子,米小侠不禁叹口气。

    接下来,给金箍仙洗漱一番,又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米小侠亲自将他送到骊山。

    米小侠树敌太多,不方便照顾他。相比之下,黎山老母作为圣境高手,而且与世无争,一般人都不会去触她眉头。

    “……师弟!”

    当看到金箍仙,黎山老母百感交集,一把将他抱住,忍不住垂泪。

    金箍仙还是迷迷糊糊,只是觉得安心许多,也没有吵闹发狂。

    接下来一番感动之后,黎山老母将金箍仙安顿好,这才又单独召见米小侠。

    “这次你师叔逃脱囚笼,多亏你了。”

    看着米小侠,黎山老母一阵欣慰,接着说道。

    “为师此时也没什么东西谢你,你看你有什么需要,可以尽管提出。”

    “这个……”

    米小侠稍微犹豫,接着笑笑说道。

    “救师叔脱困,原本不该居功。但徒弟现在确实有件事情,想请师父帮忙。”

    “能帮上你就好,尽管说来。”

    “多谢师父!弟子想劳累师父,帮我炼制一些东西。”

    说着话米小侠取出大量材料,看的黎山老母也是一脸惊讶。她知道米小侠善于钻营,颇有些身家,但没想到这么富有。

    而紧接着,当米小侠说出要炼制的东西,黎山老母再次脸色大变。米小侠要炼的不是其他,正小周天星辰幡!

    周天星斗大阵,黎山老母当然知道,米小侠此时炼制这件东西,难道有这大阵的阵图?

    “师父不要多问,帮我这个忙就是了。”

    米小侠笑笑,脸上有些为难。

    “好,为师不问,等帮你炼完,我就把这事忘掉。”

    知道这事非同小可,黎山老母点了点头。

    “多谢师父。”

    米小侠再次道谢,接着留下所有材料,闲聊几句之后这才离开骊山。

    小周天星辰幡,足足需要一万四千八百杆,米小侠虽然从道教那里得到材料。但想要炼制完毕,也颇为耗费时间。

    米小侠估计一下,如果单凭他,就算什么也不干,也得炼制个两三百年。

    两三百年,对于现在的米小侠来说不算什么。但现在有个问题,米小侠刚刚建立崭教,正是四面楚歌的时候。

    眼下凡间战乱,道教和佛教角力,这才顾不上他。一旦这场动乱结束,恐怕就有空收拾他了。

    所以趁着这个空隙,米小侠必须尽快加强实力。

    若是有一万四千八百杆小周天星辰幡,虽然布不成完整的周天星斗大阵,但也可以进行一部分运用,可算是一项强力手段。

    因此,米小侠这才请求黎山老母帮忙,甚至不惜暴露他有周天星斗大阵阵图的秘密。

    黎山老母是圣境高手,相比米小侠炼器手法又高出数倍。此时有她帮忙炼制,估计几十年就可以炼制完成!

    “没什么不妥。”

    再次反复思索,黎山老母是米小侠的师父,而且一直对他很好,肯定会帮他保守这个秘密。

    接着米小侠返回积雷山,而凡间战事也到了关键时刻。

    江南道虽然撤军,但帮着打了近两个月,已经起到极为关键的作用。

    到现在为止,李家军还剩九万,梁山军也就只有十万,双方在人数上相差无几。而由于李家军单兵素质更强,总体实力早已反超梁山军。

    之后战事进展很顺利,李家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梁山军则节节败退。

    如此仅仅半年时间,梁山军只剩起家时的一点地盘,也就是梁山周围几座城镇。

    “进攻!”

    这天正午,李光弼骑在马上,手中高举元屠剑。随着他一声大喝,身后九万大军齐动,对梁山进行最后的总攻。

    李家军来势汹汹,梁山军被打的早已气势全无。眼见难以抵挡,宋江不得不下令,所有兵马撤回梁山大寨,依托水泊进行最后的固守。

    这样一来,没有遭遇任何阻力,李光弼轻易收复梁山周边城镇。

    接下来一面大军休整,一面征集建造战船,准备度过水泊,直接进宫梁山山寨。

    这场仗打到这个地步,梁山原本的一百单八将,此时只剩七十余人,已经折损了三分之一。

    这些人有的死在战场,有的则被俘虏。但凡被俘,全部被李光弼用宝剑斩杀!

    李光弼一向善待俘虏,但不知为何,对于梁山头领从不留情。

    一个月之后,船只准备妥当,李家军经过休整也处于最佳状态。李光弼下令登船,进攻梁山。

    “怎么会起雾……”

    船队刚刚行进到一半,水泊上忽然升起一股浓雾。仅仅是片刻,两个人对面都看不清,彻底无法辨别方向。

    “停船!”

    李光弼眉头一皱,心中疑惑,现在又不是秋冬,怎么会有大雾?

    “将军莫要惊慌,这是对方妖人使的法术,看贫道破他。”

    正在这时,船舱中走出一名道士,笑着向李光弼禀报。

    “法术?”

    李光弼眨眨眼睛,想了起来。

    “是了,梁山有一个公孙胜,号称入云龙,据说有呼风唤雨的本事。”

    “呵呵,此时的情况,可不是小小公孙胜可以办到的。”

    那道士嘴角笑笑,但也懒得跟李光弼详细解释。只听他口中念念有词,接着一挥手中拂尘,大喝一声。

    “云开……雾散!”

    轰隆!

    忽然一声雷声,浓雾果然瞬间散去。

    呼!呼呼!

    视线恢复,但当众人再看的时候,不禁全部吓了一跳。只见水面之上,竟然是一片大火,凶猛的向这边卷来。

    “呵呵,好不要脸的秃驴。”

    道士站在船首,手中拂尘又是一挥,火焰则尽数倒卷回去。

    仅仅是片刻,一切恢复如初,大船再次前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