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术虽然已经解除,但身上还有粗粗的藤条,把沈细娘捆的像个粽子。

    沈细娘一点点挪到身体,背靠着山洞石壁,用尽力气一点点磨着身上藤条。

    这藤条是山中老藤,虽然没有经过加工,但纤维又粗又硬,沈细娘一个弱女子,想将其磨断并不容易。

    从傍晚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清晨,身上多处已经擦伤磨破,这才骤然一松,藤条终于磨断了。

    万幸,黑狐精捆绑沈细娘只用了一根长藤条,而不是几根。

    “小侠,你千万不能有事……”

    挣脱藤条,沈细娘满心都是米小侠的安危,起身便往山洞外面跑,想去替米小侠报讯。

    但试想?她此时连身在何处都不知道,又怎么去报讯?

    而且最重要的是,沈细娘只是一介凡人,还是一名弱女子,她用一夜时间磨断藤条,气力早已用尽透支!

    因为担心米小侠的安慰,沈细娘竟然完全没有察觉,但此时她每走一步,就多透支一分体力。

    “小侠……”

    沈细娘走出山洞,担忧让她慌了心神,也不辨方向,胡乱的跑出去。

    这里是一处荒山,方圆数百里,沈细娘此时不但没有出山,反倒越发往山深处走了。

    “小……”

    沈细娘心心念念着米小侠安危,忽然间眼前一黑,直挺挺一头栽倒在地,晕了过去。

    到此时,沈细娘已经没有体力再透支,身体忽略了她的意识,自动做出了反应。若非如此,沈细娘怕是会活活累死在这山中!

    ……

    “小侠!”

    等沈细娘再次醒来,她已经不是在山里,而是在一栋木屋的一张床上。

    沈细娘试着坐起来,但浑身酸软,丁点力气也使不上。

    “我这是在哪……小侠又在哪……他不会有事吧……”

    渐渐恢复了理智,沈细娘心里想着米小侠,眼角不禁流下泪水,若是米小侠出了什么事情,她便也不活了。

    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时辰,沈细娘感觉恢复了一些气力,这才挣扎着坐了起来。

    “哎呦!你可醒了!”

    正在这时,门口出现一名挺着大肚子的妇人,看到沈细娘醒来,不禁满脸喜悦,三两步走到跟前,将一碗粥放到床前。

    “这位妹妹,你都昏了三天,俺家那口子说你是累的,可不能再乱动。”

    “是你救了我……”

    “是俺家那口子,他是个猎户,进山打猎的时候看到你倒在地上。一开始还以为是个死人,试试还有气,就给扛回来了。”

    这是一名普通村妇,容貌和美完全不搭边,但极为和善,让沈细娘不由得一阵安心。

    “俺家那口子懂点草药,给你用了一些,不过他说你这是累的,还是要静养。”

    妇人一边给沈细娘喂粥,一边絮叨说道。

    “多喝点粥,吃的多了才有力气,你才能快些好起来……”

    “谢谢大姐。”

    沈细娘满心的感激,若不是这家好心人,她就死在了山里,那还怎么去给米小侠报信。

    “大姐,这里是哪?距离放春山多远?”

    “放春山?没听过……”

    一边喝粥,沈细娘一边向妇人打听情况……

    “你好好休息吧。”

    一会儿工夫一碗粥吃完,妇人笑着出了屋。

    “这到底是在哪里……”

    沈细娘恢复了几分力气,心里却一阵难过,妇人根本没听过放春山,甚至不知道大唐。

    这里应该还是地仙界,但黑狐精带她肯定走了很远,怕是距离放春山有几万里。若是这样,她该这么回去,又怎么会去给米小侠报讯?

    沈细娘不知道的是,这里距离放春山何止几百万里。

    “唉……”

    沈细娘悠悠的叹口气,此时没有头绪,唯有听那大姐的话,等她身子稍微好些,到东面三千里外的城镇上打听。

    那里人多,也有许多往来客商,甚至是修士,也许有人知道放春山。

    身体虚弱,完全无法赶路,虽然心中着急,沈细娘也只能暂时在这里休养。

    “嫂子,你这快要生了吧。”

    这户猎户姓李,妇人的肚子已经挺圆。今天中午太阳很好,吃过午饭之后,两人晒晒太阳闲聊几句。

    “九个多月了,估计还差十来天。”

    李嫂温柔的抚摸着肚子,一脸的幸福。

    看着就要做母亲的李嫂,沈细娘既为她高兴,同时又是一阵羡慕。她无法和米小侠成亲,注定要孤独终老,这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

    “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我这还是第一胎,老辈儿都说女人生孩子是到坎儿,也不知道……哎呦,我的肚子……”

    正说话呢,李嫂忽然脸色煞白,眉头拧成一团,捂着肚子蹲下,看她表情极为痛苦的样子。

    “李嫂你怎么了!”

    沈细娘吓了一跳,连忙去搀扶李嫂。但她又不是大夫,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具体该怎么办。偏偏这个时候,李猎户又进山打猎了,家里再没有其他人。

    “我好像是快生了。”

    这才一会儿,李嫂已经疼的满脸汗珠。

    “啊!那可怎么办,我去叫李哥回来,或者我去请大夫!”

    沈细娘不禁慌了神,生孩子这可不是小事。

    “来不及了。”

    沈细娘刚要出去,李嫂却一把抓住她,摆了摆手。

    不论是进山找李猎户,还是去请大夫,都有很大一段山路要走。沈细娘身体还没恢复,能不能撑到尚且难说。而且就算请来大夫,怕是也晚了。

    “扶我进屋。”

    李嫂抓着沈细娘胳膊,咬着牙站了起来。

    沈细娘身体乏力,两只手根本扶不住李嫂,索性用整个身子的力量,让李嫂靠着她,这才扶着进了屋子。

    “细娘!没办法了,你来帮我接生吧!”

    躺到床上,李嫂脸色煞白,目光却极为坚定,对沈细娘说道。

    “我一定要把俺那口子的娃生下来!”

    “我……好!”

    沈细娘定了定神,这方圆百里就李猎户一家,再没其他人,也只有沈细娘来了。

    没吃过猪肉看过猪跑,多少听说过一些。沈细娘连忙准备了一大盆热水,以及毛巾、油灯、剪刀之类的东西。

    “啊!疼死我了!”

    刚刚弄好这些东西,屋子里就传来李嫂痛苦的喊叫。

    “李嫂!你一定要坚持住!要把孩子生下来啊!”

    沈细娘不会接生,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此时只能抓住李嫂的手,不断地鼓励她。

    这大山深处的木屋,两个女人,手忙脚乱紧张的生孩子。

    “咦,这姑娘挺有意思的。”

    这个时候,有三位仙姑降临,正隐身看着这一幕。

    当看到沈细娘为李嫂接生,其中年龄较小的一个,不禁笑笑说了一句。做这行这么久,她还是头一次见黄花大姑娘做产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