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吴冢见闻 下

    秦汉时期,人事任命采用察举制,地方官员在自己管理范围内发现人才,然后上报朝廷,由朝廷赋予官职。考察人才的条件主要看道德品质,学识,文笔,是否有能力,是否德才兼备。

    东汉第三任皇帝刘炟执政期间,有一人声名在外,备受推崇,坊间公认其学究天人,又高风亮节,可谓国士,此人便是梁鸿。

    梁鸿不仅学识高,品性高尚,夫妻关系更是令人赞叹。梁鸿与妻子孟光相敬如宾,孟光每次给梁鸿送饭时,将装饭的盘子高举齐眉,“举案齐眉”一事因此传为美谈。

    刘炟以三公之位请梁鸿出仕,可梁鸿不仅拒绝,还作了一首《五噫之歌》,讽刺统治者追求享乐,不顾民生,言辞间不满与失望袒露无疑。

    此事过后,梁鸿知道刘炟绝不会轻易罢休,便携妻子避进山林,过起了与世隔绝的隐居生活。可经常有人慕名前往寻他,或请教书中疑难,或询问为人处世的哲理,或恳求他出山做官执政。

    夫妻二人不胜其烦,为了更好隐匿行踪,从齐鲁地区南下到了吴地,依附于当地豪族皋伯通,靠舂米为生。起初皋伯通并没留意这舂米人是何人物,直至一次无意间认出了梁鸿,皋伯通敬重他这种隐士高人,将他迁进自家豪宅,盛情款待着。

    梁鸿死后,皋伯通认为他终生不出仕,是一个清高之士,便将他安葬在要离冢旁。

    专渚墓、要离冢、梁鸿坟相伴着,呈品字形排列。

    “专渚和要离都是伍子胥举荐的,与伍子胥牵扯甚大,属镂有所感应也说得过去。可梁鸿生卒于东汉时期,在这古吴冢中,梁鸿墓又怎么解释?”将眼前三座墓碑与历史记载对比,基本上都符合,可一个年代交错问题,又让所有猜测显得九不搭八。

    但是除了三人墓冢,石松想不出其他更适合眼前的答案,““创世”不是声称存在即合理吗?那一切就都说得通了。”石松刻意忽略梁鸿的年代问题,已经认定这三座墓碑便是专渚三人的。

    相比于左边洞穴的人俑,右边洞穴有属镂剑的暗示,又隐隐符合自己内心的想法,石松决定就在这三座墓碑中选取一座,可如何分辨哪座墓碑属于哪个人,也是一个难题。

    在石松心里,当然更偏向于选梁鸿,毕竟就连刘炟都以三公之位请他出仕,他的内政谋略能力无须怀疑,而家村恰恰缺少这类人。至于专渚与要离,即使名气再大,实力再强,也只是一个刺客罢了,与游侠职业的严沛差不多,对于家村发展并没多大作用。

    石松绕着三座墓碑徘徊良久,“属镂因这座墓碑而颤动,梁鸿与属镂八竿子打不着,这座墓碑肯定不是梁鸿的。”二选一,石松不再犹豫,将魂坨置于其中一块墓碑圆孔上。

    突然,墓碑上浮现出四行笔走龙蛇的铭文,“一剑酬恩拓霸图,可怜花草故宫芜;瓣香侠骨留残塔,片土居然尚属吴。”

    石松低头想了想,已经猜出了复活的对象,心里既有些庆幸,又有些失望。

    不待石松多想,天平秤自半空浮现,墓碑拔地而起,往天平秤所在半空飘去,地面浅坑,一道人形朦胧虚影冒出。途中墓碑缓缓缩小,飘至天平秤右边秤盘时,已化为一颗石质心脏。与此同时,本该镶嵌墓碑上的魂坨也脱落,往左边秤盘飞去。

    石质心脏与魂坨同时飘至两边秤盘,右边秤盘高高翘起,魂坨重于心脏!石松紧张的情绪舒缓下来,盯着天平秤,静待后续发展。

    魂坨不停旋转闪烁,心脏似乎在慢慢变得鲜活,同时右边秤盘缓缓下降,地面朦胧虚影渐渐凝实。

    当两边等高时,石质心脏化成血肉心脏,“噗通噗通”跳动起来,地上虚影彻底凝成一具男子肉身。

    男子五官搭配方方正正,体格健硕,肌肉虬结,约莫不惑之年。上身赤裸,下身穿长裤,精悍的外表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仿佛没有他做不到的事。男子全身最让人奇怪的便是那双手,白皙修长,似女人缝针刺绣的巧手,配上他那幅粗狂的体型,怎么看怎么怪异。

    “噗”心脏疾驰掠过,钻进男子胸口,魂坨也重新回到石松手上,此时,男子睁开了双眸。

    “专渚见过公子,多谢公子活命之恩。”男子单膝跪地,双手抱拳道。

    之前墓碑浮现那首诗时,石松便已经猜到那是专渚墓了,此时也不觉惊讶,扶起专渚,道:“义士请起,无须多礼。”

    见石松称呼自己为义士,专渚摇摇头,道:“专渚区区一刺客,干的不过是杀人的勾当,何德何能当得起义士之称?公子唤我名字便是。”

    这倒不是石松为了拉拢专渚有意吹捧他,而是石松心里确实是这样认为,摆摆手,感慨道:“义士不必妄自菲薄,同是杀人,有的是为仇恨杀人,有的是为名利富贵杀人。而义士却是为知己者杀人,为人民安居乐业杀人,此壮举撼动山河,此气魄视死如归,如何当不得这侠义之名?”

    专渚露出惭愧状,可嘴上虽说义士之名自己受之有愧,但曾经的事迹能得到别人的认可和称赞,尤其这人还可能会成为自己主公,专渚心里也是喜滋滋的。

    即使已经死去几百年,但在《界域》设定中,专渚复活后,他很清楚自己过去做了什么,清楚近七百年来外界的变化,也清楚自己为何能复活,以及复活后的使命。

    面对石松的赞誉,专渚不知如何接话,沉默思索了下,转而说道:“公子可带了魂使契约?”

    专渚突兀出现令石松一时浮想联翩,直至此话出口,石松才想起了此时的当务之急,留意起魂坨剩余的寿元点,以及专渚的属性。本来非自己领民的人物属性界面是无法看到的,可能是专渚有些特殊,却是能够看见。

    姓名:专渚

    表字:无

    资质:灵

    职业:祖级刺客

    身份:无

    声望:0

    功勋:0

    武力:115 精神:118

    特长:

    厨师之祖-因专渚曾在太湖边习烧鱼之术,后人尊其为“厨师之祖”,等同于拥有第二职业,祖级厨师。

    暗影犀杀-行走于阴影中的幽灵,精通刺杀之道,若进攻时不被发现,双属性+15,若暴露,双属性-15。

    天赋:刺客之王-可组建魂影刺客,非人甲及以上资质不可就职,就职需要中级及以上兵营,每名魂影刺客就职需金币三枚。

    中级历史名士:与非历史名士、历史名将作战时,全属性提高40%。

    装备:无品级(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