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章 够义气

    “不是说大年初二嘛,怎么今天就过来了?”冯一鸣五指飞舞发着短信,抬头看了眼脸色有些发白的周冲,转头问偷笑的于飞,“这厮怎么了?”

    “害怕了呗,出发的时候还信心百倍呢!”于飞推了把傻愣愣的周冲,“我明天就得去老家拜年,直到初六才回青萍,胖子非今天拉着我过来。”

    “事到临头需放胆。”冯一鸣发完短信,轻轻踹了脚过去,“看你这怂样,丢不丢人!”

    今天打扮得像个新郎官的周冲小心翼翼坐下,不安的搓着手,却条件发射的反驳道:“这有什么丢人的?张晶晶曾经说过,你去看她外公外婆的时候那叫一个卑躬屈膝,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呃……”冯一鸣被这话堵得有点心闷,想了想劝道:“这倒是,赶鸭子上架,既然走到这一步那也只能死撑硬挺了,只要你认准了方瑜,迟早有这一天嘛。”

    于飞在边上抓了把瓜子咳着,笑道:“说不定胖子过段时间就移情别恋了呢!”

    “不可能!”周冲脸红脖子粗的吼了声。

    这种事还真说不好,好像这一世方瑜还是胖子的初恋呢!冯一鸣撇撇嘴没添油加醋,却在心里琢磨着,周冲还没大学毕业就要上门拜访家长,有必要这么急匆匆的吗?

    冯一鸣想不到的是,其实这件事和他也有所关联,谈恋爱是一回事,谈婚论嫁是另一回事,但周冲刚刚离开锁了他十八年的市一中校园,能接触到类似的事情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冯一鸣,高中还没毕业就上门拜会家长了;另一个是今天和他一起来新闸的李语,刚确定关系就单刀直入杀到李鑫德家里去,现在结婚证都领了。

    这两个榜样放在面前,周冲如今又对方瑜死心塌地,这才急匆匆的上门拜会家长,而年前易品网创始人身份曝光后,于飞遭受无数学姐学妹甚至貌美阿姨投怀送抱的遭遇也让周冲心有所触。

    “对了,我这次带了点青萍苦茶过来。”周冲小心翼翼的从包里取出一小盒精美的茶叶筒,“别看就这点,花了不少钱,还是托了于海绕了好几个圈才弄到手的。”

    冯一鸣拿起桌上自己快喝完的茶叶罐摇了摇,“正好我这罐快喝完了。”

    “我呸!这是送给方瑜爸妈的。”

    “方瑜是喜欢喝茶,但她爸妈又不喝茶。”冯一鸣笑眯眯的说:“咱兄弟仨什么关系,你的事我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早让我妈去打听啦!”

    周冲的回应很直接,把茶叶筒塞在冯一鸣怀里,转身就要下楼去问冯母。

    “哎哎,别急,我妈正考察李鑫德呢,你去凑什么热闹。”冯一鸣拉着周冲,“方瑜爸爸爱喝两口……”

    “糟了,我没带酒!”周冲看看墙上的钟表,“合香居那个办公室里倒是收了不少好酒,早知道就带几瓶过来了,现在让张三送过来也来不及了……”

    “你傻啊!”于飞指指楼下,“老冯家能没好酒吗?冯叔叔以前是市一中出了名的老饕。”

    看着周冲哀求的眼神,冯一鸣面无表情的摇摇头,慢悠悠的说:“虽然方瑜爸爸喜欢喝两口,但她妈妈最反感丈夫喝酒。”

    “尼玛……”周冲抓耳挠腮的翻着包里带来的礼品,“那她妈妈喜欢什么?”

    于飞摁住周冲,“你应该问,方瑜家里到底谁当家,这才是关键。”

    “她妈妈当家。”冯一鸣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过去,“早给你准备好了,方瑜妈妈以前参加过好几次书法比赛,这是一套文房四宝,最合适不过了。”

    “够义气!”周冲一跃而起,小心翼翼接过盒子,眉开眼笑的搂着冯一鸣肩膀,“这套文房四宝加上几份营养品,足够了。”

    “时间差不多了,你不是约了三点半嘛。”冯一鸣迟疑了会儿,问:“要不要我陪你去一趟?”

    “你去干什么?有你在,他们看得到我吗?”周冲大力摇头,一手把无奈的于飞拉过来,“你以为我干嘛提前一天来,明儿于飞不能来,没他的衬托哪里显得出我!”

    把俩还在斗嘴的发小送出大门,冯一鸣走回客厅一看,老妈正拉着李鑫德在那谈心,看来对这个大大方方的外甥媳妇挺满意,李语在边上端茶倒水伺候着,老爸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看到冯一鸣过来,李语条件反射的要起身,却被冯母一把拽了下来,冯伟安也投来一个警告的眼神,这是在家里,你少在亲戚面前摆架子!

    特么我太冤了吧,我对李语还不够客气?连他追李鑫德我都出了不少主意呢!冯一鸣接过李语的活儿,拿着热水瓶给众人添热水,又去洗了点水果过来。

    等冯一鸣忙完了坐下,李语才笑着问:“年前发给你的邮件看了没?天河乳业和保加利亚官方合作的……”

    “咳咳!”冯母不悦的看了眼李语和冯一鸣,“今天大年初一,不许谈工作。”

    冯一鸣忙起身换了个位置,离李语远远的,笑道:“李语哥,我家里谁当家做主你不知道?甭惹老佛爷发火,不然……”

    公然说这种话,又是在李鑫德这个新外甥媳妇第一次上门的时候,冯伟安脸上有点挂不住,狠狠瞪了儿子和李语一眼。

    “馨德又不是外人,怎么了?”冯母哼了声,转头说:“你们定在哪天摆酒?”

    “我和李语工作都忙,上半年只有五一假期有空。”李鑫德是领了结婚证那天晚上才从李语那知道展雄集团和冯一鸣之间的渊源,事实并没有脱离她猜测的方向,但事实也大大超出了她的想象,从那之后几次见到冯一鸣,李鑫德总能从他身上看出一股龙腾虎跃的气势,虽然她知道这是自己知晓实情后的心理因素导致的。

    “那还有差不多三个月呢,摆酒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冯母皱眉道:“就算是周末两天也够了……”

    “虽然是一个单位,但天河乳业总部在青萍,鑫德是在江河的展雄总部上班,周末两天还真不够。”冯伟安解释道:“反正都领证了,李语在两边都有房子,让他们自己处理好了。”

    “恩?一个单位却不在一起上班?”冯母转头看着在咬山核桃的儿子,“要不然鑫德去天河乳业,小两口在一起嘛。”

    “咔!”冯一鸣使劲咬开山核桃,眼角余光瞥了瞥李语。

    李语还没来得及说话,李鑫德先劝道:“舅妈,我在江河挺好的,集团有明文规定,夫妻俩不能在同一家公司任职。”

    冯母瞪了眼不作声的儿子,嘀咕道:“什么破规矩!”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