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汉,威武!

    观礼台设在校场中心偏南的位置,三丈高的台子,足以遍览校场。

    “大汉军礼准备完毕,请大人下令!”何咸身体立正,单手平举指向太阳穴,行了一个后世的标准军礼。

    “按计划进行!”何进按照何咸事先给的台词说道。

    “是!”看着何咸又行了那个奇怪的军礼转身跑向了观礼台侧边。

    “怪是怪了一点,但这军礼动作还是相当威武的!”何进在心理盘算着,是不是可以把这个威武的敬礼动作晋献给自己的皇帝妹夫,卖个乖,讨个好。

    此时的何咸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正盘算着卖他的这个创意,径直跑向了观礼台侧面的乐队。

    汉时没有专业的鼓乐队可以请,此时的乐师不是养在世家大族,就是混迹于妓院勾栏之间。何氏小家小业,尚未有供养的乐师,于是只好去请。这只三十余人的乐队,听说是何苗寻遍了颍川郡的妓院才凑集起来的,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后果。

    颍川烟花之地,丝竹之声断绝,歌舞停休,名人雅士才思断绝,咒骂之上响彻颍水之畔。

    郡守府收到的投诉不绝于耳,但都被郡守以清查靡靡之音为名,强力压制了下去。

    三个月的培养,一群退役的边军被训练成了精于阅兵式礼仪的威武之师;三个月的培养,自然也能让一群精通乐律的乐师通过钟鼓之声,演奏后世简单的军乐,比如耳熟能详的检阅进行曲!

    “军礼,大汉!”随着何咸拔出腰间的短剑,虚空前引,运动员进行曲的音乐如约响起。

    一百人零二人的军阵开始原地踏步,整齐地步调之声,在音乐的伴随之下,造成了千军万马的轰动效果。

    “动了,动了,军阵开始移动了!”

    军阵在短暂的原地踏步之后,开始起步行进。每一排每一个人按照后世75公分的步长整齐划一地行进着,不得不说,何苗从老家宛城招募过来的这一百余名曾经服役过大汉边军的汉子素质是不错的,更重要的是他们绝对服从、绝对执行。

    就在军阵即将行进到观礼台的时候,军阵又发生了变化。为首左侧的军官,大喊一声“敬礼!”

    军阵102人集体转头45度面向观礼台。

    两名军官“仓啷啷”一声,拔出腰间的配剑,斜上方指向天空。

    100名军士将双手斜抱的黑色长枪,挑直,齐齐指向斜上方。动作一频一动,整齐划一。军阵瞬间变成了钢铁巨兽,枪尖的寒光如闪电般划过众人的视线,再一次震撼了观礼台上的大人,包括何进。

    何进见过何咸在自家校场训练这帮军士,但平时各个动作都是分解进行,第一次如此连贯地面对,何进也不得不被震撼到。

    威武非常,充满了男性的阳刚之气!看得观礼台的名士们血脉喷张,一口豪气由丹田而生,徘徊在胸口的位置。

    但是军阵的变化并没有就此终结!

    就在钢铁之林树立起来的瞬间,102为军士行进间的步伐改为了正步!

    每一步每一击配合乐师的鼓声,敲打着众人的心扉。

    这还只是100人的军阵,如果是1000人,10000人,那将是多么壮观的景象!

    “大汉,威武!”就在众人被眼前的景象震撼而发自内心想盛赞大汉威武的时候,一声清脆但发自胸腔,甚至有点撕心裂肺地“大汉威武”四个字道出了众人的心声!

    “大汉,威武!”底下102人的军阵跟着何咸的节奏也发出怒吼回应,其声势丝毫不亚于上万人的呼喊。这是102人锻炼了三个月发声练习之后的最后效果。

    如果之前的军阵声势让众位大人震撼,并怀疑是不是有高人指点何咸完成之一切,但何咸最后和军阵呼应的这一吼却彻底让众人开始正式何氏7岁的公子。

    因为这一刻,他们可以感受到可以感受到102名军士内心的专注、狂热与荣耀。而这份专注、狂热与荣耀就是何咸给他们灌输的!

    这一刻,何咸让他们去死,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地执行!这是一种可怕的能力!

    所有人开始重新思考自己家族和何氏的定位关系。

    当然,最激动的莫过于我们的郡守大人。在夕阳斜照的那一刻,何进喜悦的泪水滑落而下。何苗可以作证,但何进打死不承认,说是风沙太大的缘故。可汉光和二年,公元179年八月初八那天,天象记载颍川郡无风,天晴。

    郡守大人开始追打自己的亲弟弟。

    军阵威武地划过了一个弧线,回到了观礼台的正前方,列阵站定。

    荀爽缓缓吐出一口气,赞赏地看着何咸,对何进恭喜道:“生子当如何氏子啊!”

    何进毫不掩饰乐开了花的脸,咧着大嘴道:“院长过誉了!能得院长盛赞,犬子之幸啊!只是,犬子这入学资格·····”

    “甲级上等!通过!”荀爽一挥硕大的宽袍,爽朗回答道。

    “耶!”旁边得到荀爽的答复,何进尚未答谢,一遍的何苗已经高兴地跳起来,朝着何咸飞奔而去,这是去报喜讯了。

    “舍弟太鲁莽了!”何进掩面羞愧。

    “哈哈哈!性情中人,性情中人!”随着荀爽的笑声,其他颍川世家的名士们也跟着大笑了起来。全然忘记了在此之前,他们还信誓旦旦地要高标准、严要求,不能让不学无术的杀猪屠狗之辈混入高尚的士族之林。

    “院长!诸位大人!”何咸赶过来和众名士行礼。

    “何咸,你的军礼不记与诸礼,真当世之绝也!老夫听闻,方才配合军礼的曲子也是颇为新颖!汝可否为老夫解惑啊?”荀爽和蔼问道。

    “回院长!那首曲子是小子为了配合军礼而草创的,不足挂齿!小子这边另有一首军乐,准备作为六艺之乐艺的考试,请院长和诸位夫子赏脸考评!”

    “哦?快快奏来!”荀爽对这个何氏子更加感兴趣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