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大汉进行曲

    “这屠家子越来越有趣了。”不知何时起,观礼台周围围了一圈的人。有身着书院服饰的老学子,也有今天刚刚入院,尚未发衣服的新学子。

    发出感慨的,是一名身着学子服饰的老学子,年纪在十八九岁,身旁两人,一人与其面庞有七分相似,年纪也在十八九岁,另一人正是上午风头无限郭嘉。看起来,这三人早已熟识。

    “文若孟浪了!这屠家子三字今后还是不要出口的好!”说话一脸老气横秋的正是与其面庞相似的青年。

    “是!侄儿教训的是!”青年假装正经受教,调侃道。

    郭嘉一脸无奈地看着身边这两位叔侄,荀氏双杰的荀攸和荀彧。两人相差一辈,但是年纪相仿,偏偏性子南辕北辙。身为侄儿的荀彧生性沉稳,不苟言笑;身为小叔的荀攸天性跳脱,好嬉笑怒骂。

    “好了!你们不用宽慰我了,这点小事情还打击不到我!即将成为同学,我很期待啊!”郭嘉微笑着说道,帅气地过分的脸庞浮现出让天下女生痴狂的笑容。

    雄壮的音乐响起,低沉的歌声随之响起。让名士们惊愕的是,唱歌的人竟然不是歌姬,而是台下102名军士。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铸就我们新的长城,大汉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们冒着敌人的烽火,前进,冒着敌人的烽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102名粗壮的男子,用自己低沉的嗓音唱出来了这首曲子最悲壮的气概。

    “无数次,小子幻想过哪些徘徊在死亡边缘的将士是怀着何种的心情在坚持战斗。我想,也许是这种为了保家卫国,维护民族传承的气节,支持着我无数大汉军士战斗在边陲之地!”

    “好一句保家卫国!何家小子,乐试一项,老夫给你甲级上等,优秀!”说话的是郭嘉的父亲郭言。郭氏一族以解律法闻名,是此间的大家。除了解律,郭言也精通音律,好文学。郭嘉能够文武全才,跟这位优秀父亲的熏陶密不可分。

    “多谢大人!”何咸回礼。

    汉朝的时候,文武不分家,众多的名士都是文武兼修,只不过名士领兵征战的机会并不是特别多,但正是由于机会少,所以反而造就了诸多名士渴望浴血疆场的梦想。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名士不渴望勇猛无敌呢!也许他们并不适合真正的战场,但梦想何必一定要适合自己呢?

    “何小子,你还有其他什么新鲜花样吗?不妨一并展示出来吧!”

    “不知哪位大人精通算学,可否为小子解惑?”何咸谦逊问道。

    旁边的何苗突然开始抑制不住地偷笑,他知道何咸这副模样就是坑人的开始,这回不知道是哪位要倒霉。

    “老夫张朗,乃张平子再传弟子!”一白胡子老头一脸倨傲地站了出来。

    张平子,就是张衡,发明了浑天仪、地动仪的那位著名牛人,被后人称为:科圣!张衡在文学、天文学、数学等方面都有很高的造诣。这位白胡子张朗是张衡的再传弟子,相当于是徒孙,在颍川书院,是算学的大家!

    虽说何咸在礼试和乐试上获得了不错的成绩,但那些不过是何咸取巧,并没有踏踏实实按照规矩来应试。但算学一途可不行,没有基础的算学知识,怎么可能拥有高深的算学思想呢?

    “多谢张师!小子在玩耍过程中,发现一个有趣的图形,那就是勾三股四则玄五。”

    “然也,周书《周髀算经》确有记载。”当听到何咸说出勾三股四玄五的时候,张朗就收起了小觑之心。不管何咸是看书所得还是自己看图所悟,在汉朝这个年代,能够了解到这么偏门的知识已经属于不易。更何况,何咸只有7岁,就算背后有高人唆使,也是不易。

    “那太好了,请问大人,此图如何证明?”

    “如何证明?“此定律乃周书记载,张衡对此并无深解,张朗自然也未曾关注过。听到何咸的问题,张朗脑袋一懵,首先想到的便是自己的一世英明,便要葬送于此了吗?

    不仅自己会受辱,连带着自己的恩师,自己的师公张衡都会蒙羞。想到这里,豆大的汗珠顺着张朗花白的头发流下。

    何咸今天是按照轰轰烈烈的模式来着,既然找不到回去的门,那就在这个世界精彩地活着。这是何咸融入大汉朝这个社会的开始。他只想震慑一下这些站在世界顶端的人们,顺便装一下牛叉。但从内线而言,何咸并不想害谁,也不想得罪这些世家。相反,他试图讨好他们,毕竟在这个世界,世家才是真正的主宰。

    “张大人,您看小子这样的推断是不是和您想的一样?”说着,何咸蹲在地上用短剑简单在土地上刻画了一副张爽的勾股圆方图。

    张爽是三国时期的吴国人,现在还不知道在哪个妇人的怀中喝奶。何咸此举无疑是将张朗往死里坑。

    张朗的眼睛由迷茫到闪亮,就在何咸即将画完的时候,张朗不顾身份,用手抚土将整个勾股圆方图掩去。

    “此等学术,你我稍后再行研究不迟!算试,甲等上,优秀!”做何咸爷爷都足够年纪的张朗竟然用上了你我这样的字眼,分明是将7岁的何咸放在同等的地位看待。

    在场的都是人精,张朗的行为明显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何咸提出的问题张朗回答不了。所以何咸用了这样一个老道的手法,替张朗遮了丑。张朗的名声保住了,而且礼贤下士和一7岁的孩子探讨学问,反而应了孔圣人那句“三人行必有我师”的名言,可传为士林的美谈。

    何家的这个小小子,不但思想行为天马行空,为人处世之手段也甚为圆滑,这还是一名7岁的孩子吗?自己的那些7岁的子侄现在是什么状态?好像是刚刚断奶没多久吧?自己7岁的时候呢?完全没有记忆了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