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郭嘉约战 泡茶之道

    “啊?”何咸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郭嘉对自己似乎很在意啊。算不上是敌意,但明显有较劲的意思。

    “我们是读书人,总是打打杀杀的多没意思。要不我们换一样比吧?”

    “可以啊!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你选哪一样?”郭嘉一脸无所谓道。

    霸气啊!鬼才就是不一样!样样精通,人又张得帅,真是没有天理。

    琴棋书画,何咸一样也不会。诗词歌赋,倒是可以回忆回忆,抄袭一下后来人的大作想必是可以镇的住这位鬼才的吧。对了,就比歌!

    “你我各自作词附曲,找美人歌之。一边吃饭喝酒,一边美人唱歌,最后众人评判,如何?”

    荀攸和荀彧面面相觑。

    “想不到何小弟年纪轻轻,也是我辈同道中人啊!那逍遥阁就是颍川郡最大的烟花之地……”

    荀攸**叨叨说了一大堆,直接把何咸归于了顶级的风流小浪子行列。

    妈的,郭嘉也就十岁左右的样子,荀攸、荀彧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没想到都已经是妓院的常客。当然,这时代的妓院和后世的还不一样。除了原始的活塞运动,汉时的妓院更多的是承载了文人雅士喝酒、聊天,斗诗展现文采的娱乐场所。何咸的思想显然是偏龌龊了。

    和郭嘉、荀彧和荀攸三人分别之后,何咸就带着小强匆匆回府了。他要回去准备一下第二天给司马徽的礼物。

    汉朝执行的拜师礼仪,是遵从了子路拜孔子时的礼仪流程,弟子献给师父的贽礼应该是一只死了的大雁,表示誓死效忠之意。但这是要师父已经应承下来的情况。对于何咸而言,司马徽只是答应做何咸的蒙学之师,并没有明确要将其收入门下之意。或许将来会,但不是现在。主要原因恐怕就是何咸实在是年幼,神童并不少见,但真正能够保持神童优势的寥寥无几。毕竟,在学问的大道之上,勤奋远比小聪明要重要的多。而何咸这次准备就是蒙学师父的礼物,毕竟,开蒙也是一件重要的事情,能够得到司马徽这样的名士开蒙,也是一种身份和荣誉的象征。

    何咸这次准备的礼物是自己韵养了一年多的一把紫砂壶,通体扁圆,壶身有一个流水状的水字。这是何府的龙窑按照何咸的要求,用吴郡阳羡县运过来的上等紫砂土烧制而成,

    成功的第一批成品里面只有四把。

    当初,何咸也是一时心血来潮,来了给何老太爷凑一份寿礼,就想到了紫砂茶壶。前一世,何咸就有一个疼爱他的祖父,酷爱紫砂壶,一把二十年的寿字紫砂壶,锃光瓦亮。但最终却因为何咸的好奇心,生生给打碎了。祖父郁郁寡欢了好几个月,虽没有怪责何咸,但他的心痛,何咸看在眼中,只恨当时没有实力给他找一把相仿的。这一世,何咸同样拥有一个慈爱他的祖父,于是便想到了寿字紫砂壶。

    寿字紫砂壶深得何老太爷欢心,现在也是壶不离手。同时烧制成的还有三把,迎客松壶给了父亲何进,兰花壶给了叔叔何苗。流水壶是除寿字紫砂壶外最简单的一把,也是最为精致的一把。何咸一直用阳羡上好的雪芽韵养着,未舍得使用,现在只要将开水倒进壶内,浓郁的茶香自然飘逸。而茶壶的外表,也因为何咸的长期摩挲而产生了紫红色的光泽,犹如紫玉一般。配上四只紫砂茶杯,和一只长形的紫砂茶桶,凑成一套。茶桶里面装的自然是上好的阳羡雪芽。

    让仆人用上好的红绸包好,何咸也算了了一件心事。

    和何咸所料的相反,司马徽在看到流水紫砂壶的瞬间愣住了。司马徽的书童道出了问题所在,“这么小的茶壶怎么煮茶呢?”

    何咸这才反应过来,汉朝人喝茶是煮茶,可不是沏茶。虽然何府上下在公子的带领之下,纷纷改掉了煮茶的陋习,改为更为高雅和上档次的沏茶。看样子不露一手是一行了。

    何咸嘱咐司马徽的童子煮开泉水,自己跪坐在司马徽的对面,将这套紫砂茶具一字铺开。打开流水壶的壶盖,往里面倾注了一壶开水,盖上盖子。几个呼吸之后,打开壶盖,把流水壶凑近司马徽。一股子阳羡红茶的清香顿时扑鼻而至。

    “这……”饶是见惯了场面的司马徽也感到惊奇。

    “紫砂壶沏茶,有诸多好处。其一、既不夺香,又无熟汤气。保味功能好,泡茶不失原味,更无茶具本身所带的异味,聚香含淑,色、香、味俱佳,且香不涣散,得茶之真香真味。

    第二、陈茶不馊,暑天越宿不起腻苔。有利于洗涤及保持茶壶自身的卫生。久置不用,也不会有宿杂气,只要用时先满贮沸水,立刻倾出,再浸入冷水中冲洗,元气即可恢复,泡茶仍得原味。

    第三、紫砂壶经久使用,壶壁积聚“茶锈”,以致空壶注入沸水,也会茶香氤氲(yīnyūn),这与紫砂壶胎质具有一定的气孔率有关,是紫砂壶独具的品质。学生手中的这把流水壶就是用阳羡上好的红茶韵养了一年有余,所以才会拥有多人沁脾之茶香。

    第四、冷热急变性能好,不会因受火而开裂。

    第五、紫砂壶长久使用,器身会因抚摸擦拭,变得越发光润可爱。“摩掌宝爱,不啻掌珠。用之既久,外类紫玉,内如碧云。”成为奇物。这把流水壶外边的紫玉光泽就是如此。而且用的越久,这个光泽将更加光亮。

    何咸一边讲解,手上的动作也一直未停。烫壶、洗壶、洗杯,取阳羡雪芽,直接放入流水紫砂壶,倒入开水沏好,所有动作行云流水一般,一气呵成。

    “妙!妙不可言啊!“司马徽击掌感叹,许多年没有这么值得令他激动的事情了。

    茶已成,何咸倒了一杯,双手奉上,递给了司马徽,“夫子请喝茶!“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诚不欺我!何咸,沏茶一道,你可为宗师!“

    “夫子过誉了!“何咸谦逊道。多出了两千年的文化积累和沉淀,自然是有许多领先的东西,包括文化。

    “为师已经答应老友的邀请,不日将要远行,前往荆州鹿门山一叙。明年春夏之间归来。到时,请你父亲准备好归雁,为师正式收你入门。“

    “多谢夫子!“何咸双手伏地,以首触席,如是三次。这已经是标准的拜师的叩跪礼了。只不过,在拜师大礼上,这样的叩跪礼要重复三次,也就是所谓的三拜九叩之大礼。司马徽和何咸的师生之实算是定下来了。现在就差明年的一个仪式,昭告天下了。

    “在此期间,你要好生读书。你祖父作的百家姓和千字文确为开蒙的好书,你不可荒废了。不懂的地方,可以问书院的其他夫子,为师自会打好招呼,你万莫胆怯!“司马徽叮嘱道。

    “诺!“何咸乖巧地应承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