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杀人事件

    每次和郭嘉相处,何咸都感觉到压力山大。他那犀利的眼神仿佛能够看穿人心底最隐秘的言语,在他面前一切的谎言都无所遁形。他肯定是怀疑自己的身份,但何咸并不在乎。不管他怎么查,也无法查证何咸竟然是来自二千年后的未来人。现在,就连何咸自己都无法证明这一点。

    揉着发胀的太阳穴,何咸回到了郡守府。屁股下面的蒲团还没有坐热,小强急忙忙跑进来说,小鱼儿在外面求见!

    逍遥阁一曲,捧得小鱼儿大红大紫,而何咸则听从了何老太爷的劝诫,收起了锋芒,缩在府中全心练武识字。两人再无碰过面。

    这次小鱼儿突然来访,所为何事呢?

    “求公子救救福哥儿!“见到何咸的瞬间,小鱼儿便”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

    “快快请起!小鱼儿姑娘,有话好说!福哥儿发生什么事情了?“何咸赶紧拉小鱼儿,想让她起来说话,但小鱼儿倔强地跪在原地没有动弹。

    “福哥儿杀人了!请公子救救他!“小鱼儿哭泣道。

    “我靠,杀人可是重罪啊,单福现在何处?”何咸急切问道。

    “被官兵带走了,现在郡府大牢。“

    “啊?”这下何咸傻眼了,原来看着小伙子一脸的精明,不至于这么迂腐啊?他为什么不跑呢?想那关二哥也是行侠仗义,杀人之后潜逃,最后不一样封侯拜将,成为了一代武神。单福怎么会这么死心眼呢?

    “福哥儿是怕连累了我们,所以自愿被官兵带走的!”小鱼儿补充道。

    “原来是这样!“敢作敢当,到不愧为一条汉子,不枉费我对他另眼相看。”小鱼儿姑娘,你先站起来,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跟我说一遍,我再想办法怎么救你的福哥儿。“

    小鱼儿这才站起来,娓娓叙道:“自从舞阳瘟疫的消息传开之后,潇湘馆附近摆出了一幅摊子,几个道士自称是太平道的弟子……“

    “太平道?“听到这三个字,何咸的瞳孔明显缩了一下。

    终于出现了吗?这引发汉末大混乱的引子,终究是要出现了吗?

    小鱼儿被何咸的反应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

    “没什么,你继续说!“何咸收回犀利的目光,宽慰道。

    “那几个道士自称是太平道的弟子,求得了大贤天师的符水,能够抵御不被瘟疫侵袭,而且包治百病。小女子本来是不信的,但架不住每天都看到病怏怏的人过去,喝下符水之后,第二天便康复的奇迹。小女子的母亲久病卧床,花了不少钱财,请了不少大夫都看不好,便动了试一试的心思。不曾想,两位太平道的弟子说,需要亲自见过病人之后,方能赐予符水。小女子不虞有诈,便带着两位道人去了家中。不曾想,两位道人见小女子貌美,且家中只有卧病老母,强迫小女子加入太平道。小女子拒绝,两人便恼羞成怒,欲行不轨之事。幸好,福哥儿见小女子迟迟不去潇湘馆,便寻了过来,阻止了两位妖道的恶行。两位妖道可能见福哥儿年幼,竟抽出兵刃,想要杀人灭口。打斗过程中,福哥儿错手将两个妖道都打死了……“说道最后,小鱼儿泣不成声。

    如果说何咸刚刚还有一丝犹豫要不要救单福的话,听完小鱼儿的论述之后,何咸心中最后一丝犹豫也没有了。何咸不惧小鱼儿撒谎,他自信小鱼儿还没有这份胆量和魄力。太平道人色欲熏心,就算小鱼儿当时答应加入太平道,估计这两位道人也不会放过她。骗钱偏色,最后小鱼儿的母亲也可能因为没有及时用其它的药物治疗而导致死亡,这样的妖道,该杀!

    何咸打从心底就对太平道没有好感。利用百姓的愚昧,妖言惑众。就算目的是为了对抗腐朽的朝廷,这样的行为也不能容忍。汉末诸侯征战,乱世不休的局面,就是太平道起了一个最恶劣的示范。

    “公子!求你救救福哥儿!只要你能救出福哥儿,小女儿愿意卖身为奴,此生报答公子大恩!“小鱼儿见何咸神色凝重,以为其犹豫不决,便再次跪地央求。

    “哎!你怎么又跪下了!快快起来!福哥儿的事情我会想办法!杀人事大,从查案到过堂到判决到最后执行没有半年的功夫是办不完的,我们还有时间。我会让我郡尉叔叔给牢头打好招呼,福哥儿在大牢里面不会受委屈的。倒是你,有什么打算?太平道的妖人不会放过你的?“何咸宽慰道。

    “但凭公子安排。“小鱼儿俏脸一红,柔声道。

    “我让管家把郡守府后面的小院子包下来,你带着你母亲过来住吧,好方便照应!潇湘馆那边你就不要去了,等福哥儿的事了之后再作下一步的打算。铜钱若是不够就直接跟我说。”

    “多谢公子!小鱼儿在潇湘馆卖唱的这些日子还是攒了一些银钱,应付一段时间足以。有劳公子费心!”小鱼儿再拜,答谢道。

    “对了,单福可有亲人?”

    “家中尚有母亲一人。”

    “把单福的母亲也一起接过来吧。”

    听到何咸的叮嘱,小鱼儿面露难色。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小女子的母亲就是被福哥儿的母亲赶出家门,以至于卧床不起。小鱼儿与福哥儿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何咸本以为单福和小鱼儿是一对苦命的鸳鸯,没想到竟然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既如此,我让管家将单夫人接到府上暂住一段时间吧。为了营救单福,也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想必她不会拒绝吧?“

    “大母是晓得轻重的人,必会感激公子的恩德!“小鱼儿答道。

    “事不宜迟,小强,你把你爹找来,让老周陪着小鱼儿姑娘回家收拾东西,接老夫人去。“

    安顿好了小鱼儿等人,何咸返身去找何进,太平道的事情也该和他说说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