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原来是他!

    “有!石韬,石广元为在下密友,可担此任!”

    “石韬石广元?”何咸听着这个名字总觉得有些耳熟,应该是在前世看三国的时候听到过,但具体是在哪个章节却如何也回忆不起来了。

    “好!我会提前将两位伯母和小鱼儿送到颍川与南阳交界之处的驿站等你。出了颍川,可有什么打算?“

    何咸现在正是用人之际,费了这么大的劲,自然是看重单福的能力,想他能够为己所用。“

    “公子大恩,单福没齿难忘!这些天在牢狱之中,福想通了一些事情。想要行侠仗义,为百姓做事,光靠武艺蛮干是不行的,智慧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福想先去游学!学成归来之后,再报效公子!”单福拜谢道。

    “如此,也好!”尽管何咸的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乱世将至,武力是好东西啊,弃武从文,偏颇了。但强扭的瓜不甜,自己在帮忙之前,也并没有限定条件。姑且相信单福的话,等他学成归来的一天!

    “那你准备前往何处游学?“

    “襄阳有名士,福与孟广元早已心向往之,这趟准备前往鹿门山一行。“

    “襄阳鹿门山?不就是司马夫子前去访友的地方?“何咸心中想着,”咸有先生,如今正在鹿门山访友。我这恰有书信一封,你可帮我转交。能不能入鹿门山还是要靠你自己的能力,但司马夫子看在我的情面上,应该会对你有所照拂。“

    “多谢公子!“

    “你此去襄阳,帮我打听两个人!一为张仲景,是名神医;二为黄忠,字汉升,是员武将。如有消息,尽快传来!我离开颍川之后,将前往宛城,与襄阳并不太远。“何咸叮嘱道。至于鹿门山最著名的诸葛亮、庞统和徐庶等人,想必单福能够进入其中,成为同门师兄弟,关系必然不会太差,所以不需要何咸单独嘱托。

    “诺!“单福应承道。

    “对了!你逃脱之后,我会发出通告,宣布单福已经溺亡,尸骨无存,案件了解。但从此之后,天下再无颍川单福,你,需要变更一个身份。我好做你的通关路引。”

    “我儿得逢此难,想必是看清了一些事情。家门往日之荣耀已经逝去,想要重塑,首先把摆正自己的位置。现在的我们不是世家,就是最最普通的庶民。为娘送你一个庶字,希望你能牢记自己现在的身份。莫要再意气用事!“单母慈爱地摸着单福的脑袋说道。

    “单庶?这个名字似乎有点别扭。

    “不!不是单庶,是徐庶!我愿随母姓,在取得成就之前,决不改回单氏。“

    “徐庶?徐庶!“何咸惊叫起来。他终于想起三国中的一句称呼“单福先生”,喊的可不就是徐庶吗?少年行侠仗义,仗剑杀人,后弃武从文,师从鹿门山,有挚友石韬石广元。何咸脑中的线索一个个如亮点一般串联起来,最后汇总,都指向此徐庶就是彼徐庶!一个没有全力发挥才华的大牛人啊!

    “公子,有何不妥吗?如果公子觉得徐庶的名字不妥,老身可以让我儿再改?“何咸的激动表现,有点吓着单母了。哦,不,现在应该叫做徐母了。

    “不能,不能!不能改!就徐庶!好名字啊!老夫人放心,徐庶将来一定是能够大富大贵之人!“何咸心情大好,狂笑道。

    “但愿承蒙公子吉言!“徐母也微笑道。

    “福哥儿,我不能走!”就在众人沉浸在各自的欢喜中时,小鱼儿的声音弱弱响起。

    “为何?”徐庶不解问道。

    小鱼儿俏脸一红,扭捏道:“小鱼儿答应公子,只要能够救出福哥儿,小鱼儿自愿入府为婢,侍奉左右!”

    听到小鱼儿的话,徐庶脸色立变。

    “我勒个去!我不是已经推脱掉了吗?这要让徐庶以为自己救他是垂涎小鱼儿的美色,那自己的那些努力不都是白费了?不行!绝对不行!如果徐庶只是单福的话,那也就算了,但他是徐庶啊!徐庶!可不能让这头大牛就这么溜走啊!”何咸心念百转千回,急欲澄清。

    “福哥儿不要误会!是小鱼儿自愿的!公子从没有如此要求!”小鱼儿见徐庶的脸色急变,怕他误会,急忙出言解释道。

    听闻此言,徐庶的脸色才稍解。

    徐母看看小鱼儿的神色,转头对徐庶笑道,“我儿不必介怀,何公子必定不是那样的人!小鱼儿能够侍奉左右,说不定是她的福分。”

    “小鱼儿,将你们母女赶出家门,确是老身的不是。我儿远去襄阳求学,我一个在阳翟也是无趣,就陪着你们母子前往宛城吧!也好有个照应。”徐母说道。

    徐庶自然明白,小鱼儿也好,母亲也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报答何咸对其的救命之恩。

    “那,一切都拜托公子!“这一拜,徐庶拜的无比地真诚。

    ……

    在全郡世家和百姓的共同努力之下,瘟疫终被完全扑灭,流民纷纷返乡。

    二月下旬,郡内发生了一件较大的事件,杀人死囚单福在前往刑场途中被党羽劫走。

    放在往常,这可是一件值得八卦一年半载的新闻。但大疫之后的民众普遍对此感到漠然。世家又忙着配合推行郡守府的赈灾工作,组织自家的农户准备新一年的春耕。是的,冬天即将过去,春天就要。一年之中最最重要的耕种时节就要到了,可耽误不得。至于一名死囚犯的生死,没有人关心,更何况郡守府后来的告示已经证实,单福溺翟水而亡,民众大可安心。

    倒是紧接着在三月初,郡守更换的事件,让全郡上下颇为关注。原郡守何进在颍川郡上任五年,虽没有带领大家致富奔小康,但毕竟没有祸害郡里,而且在刚刚过去的大疫之中,郡守功不可没。新来的郡守听说是十常侍之首,张让的亲侄子张杰,为人骄奢淫逸,贪财好色,真不知道天子怎么会让这样的人担任一郡的父母官,这接下来的日子可怎么过?

    “听说你不去洛阳,而往宛城?”阳翟东城门外,两名少年正在聊天,发问的正是阳翟望族郭氏嫡长子郭嘉。

    “是!洛阳现在是个烂泥塘,小子能力有限,不想过早陷进去。”

    听到何咸把洛阳比作烂泥塘,郭嘉轻笑起来。帅气的有些过分的面庞浮现夺人神魄的妖异笑容。小鱼儿不得不承认,那一刻,她被俘虏了。怪不得,颍川郡最美的花魁红袖都甘心情愿被郭嘉所驱使。如果她不是何咸的婢女,她肯定愿意侍奉郭嘉。

    “我要满足什么条件,你才肯帮我?”现在,轮到何咸发问了。

    “实力!当你展现出来超过他人的潜力和实力,我自然就会上门求官!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留一个位置。”郭嘉继续玩笑道。

    “军师!我之下,所以人之上。这个位置,我一直会为你空着!”何咸坚定道。

    “那我拭目以待!”

    “你可要看好了!还有,五石散少服,能停就停了吧!”何咸劝诫道。

    “我还不是你的军师呢!万一是你对头的军师怎么办?”

    “那我就算亲手结果了你!也不想你死在五石散上面!”

    郭嘉不置可否。

    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该走的始终都要走的,何咸在颍川郡的生活就此告一段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