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何家庄里的好铁匠

    “公子,这就是宛城吗?好大好气派啊!”从来没有出过远门的小鱼儿,撩起马车的帘子,发自内心感慨道。

    惹得小强也是不住点头,表示同意。

    宛城,古称yuan,地处伏牛山以南,汉水以北,乃南阳郡冶所所在。宛,从字意上理解就是四方高中央下的意思,符合宛城西、北、东三面环山,当中低平的盆地地貌特征。早在春秋战国初期,位于宛城附近的吕、申两国被楚国所灭。楚国占据这片既有沃野美壤,又有江河之便的土地之后,便在这里建置宛邑,作为问鼎中原的基地。宛之名,即自此而始。东汉时,光武帝刘秀起兵南阳,成就帝业,南阳被称为“帝乡”。

    宛城作为南阳的中心,自然城墙高耸,楼房林立,有荆州北部门户之称。但宽广的大街上面,人影稀少,店铺紧闭。显然刚刚经历过大疫侵袭的宛城,依旧显得萧条。

    如今的南阳太守姓褚名贡,江夏人,与十常侍之夏恽亲善。

    何进去洛阳履职本可以从走颍川北,过虎牢关,进洛阳,这也是阳翟到洛阳最近的道路。但何进不放心何咸、何真孤儿寡父独行,就陪着走颍川东南过宛城,准备穿武关、函谷关,绕回洛阳。

    褚贡和何进均为秩序二千石的郡守,本为同级,但架不住何进的妹妹刚刚晋升为皇后。褚贡早早在城门处等候,将何进、何苗一行让进了太守府。

    何老太爷由于旅途劳累,身体不适,没有参加晚宴。何咸自然是不愿意参加这等无聊的活动,就陪着何老太爷径直奔向了何家庄。

    何家庄位于宛城北约二十里处,背靠伏牛山,面临淯水,端得是一处风水宝地。

    旺财早就派了家丁前去汇报,如今庄内所有人都集中在道路两侧等候家主的到来。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何咸不知道自己的何家庄现在竟然有这么多人了。

    “旺财,我们庄上这么有这么多人了?都是依附于咱们家的吗?”何咸问旁边的旺财道。

    “是!公子!都是依附于咱们何氏的!当初按照您的吩咐,二老爷招募了一百多名当过边兵的汉子,公子秋试那次用过他们之后,都被安置在了庄上,连带着他们的妻儿,亲眷,一共三百余人,都在庄上。周围的数百亩好田地都是他们在打理。舞阳来的欧阳大家,带了弟子和亲眷一百余人。烧制紫砂的龙窑,招募了工匠、工人及其亲眷一百余人,还有我们何氏的老人一百余人,加上我们这次从颍川带来的人,一共是七百三十二。”

    “粮食、物资可还充足?”

    “公子放心!天子的赏赐加上老爷前些年的打理,现在我们何氏在宛城也是算得上号的大户!”旺财嘿嘿笑道。

    “那就好!紫砂壶的烧制开采要抓紧,没有几年的好光景了!要赶紧从那些有钱人那里淘到尽可能多的钱!越多越好!”

    “是!”旺财低头应允道。

    领头迎接的是阿福和欧阳大家。

    阿福如今管理着这何家庄七百余号人的吃喝拉撒睡,可谓是风光无限,说其是何氏第一肱骨之臣都不为过。

    远远看到何老太爷和何咸的马车过来,阿福急匆匆跑过去,跪在了道路中央迎接,涕泗横流。

    欧阳大家只是象征性地拱了拱手,便把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何咸的身份。他怎么也想不明白,一名九岁的童子,竟然能够想出那么多奇思妙想的技术,而这些技术还偏偏是欧阳大家所不掌握的,这是最让他受不了的。

    欧阳大家的冶铁工坊就在淯水边上,一座座巨大的水排沿岸而立。水排,也称水力鼓风机,是用卧式或立式水轮带动皮囊或木扇鼓风的机械装置。它由东汉时期的南阳太守杜诗创制,这是中国和世界上最早在冶铁中利用鼓风技术的标志。鼓风器是冶铸的重要工具。它所用的原动力,最初是人力,即人排,后来采用畜力,即马排,东汉初年开始用水力,即水排。

    “公子建议用的排囊技术,果然好用!火炉的温度提高了不少,控制起来也更为顺利了。”欧阳大家指着一排排的小皮囊说道。

    汉代的鼓风器大都是皮囊,开始用的都是一座炉子对应一个硕大的皮囊。欧阳大家在何咸的建议之下,将大皮囊一改为好几个小皮囊,放在一起,排成一排,就叫“排囊”。

    相比于大皮囊,排囊的鼓风能力更强,对温度控制地精准度也更高。这一方面可以提高冶炼强度,另一方面可以扩大炉缸,增加容积。

    何咸点点头没有说话,脑海中一直有个念头在晃,想抓却怎么也抓不住。

    “公子建议的用牲尿和牲脂淬火的技术老朽也试过了!效果相当不错!“欧阳大家眼神中闪着骄傲的光芒说道,”公子请看,这把刀的刀刃就是用牲尿淬火的,冷却时比水要快,淬火後刀刃钢质坚硬锐利;刀背是用牲脂淬火,冷却时比水慢,刀背钢质柔韧,可以抵销刃口受到的冲击,以免折断。比正常情况下,打造出来的大刀品质已经要好上两个等级!老朽相信,只要老朽继续调整技巧,。有生之年一定能够打造出来一把削铁如泥的棠溪宝剑!重现祖上的荣耀!“

    “棠溪宝剑?“何咸终于知道自己抓不住的念头是什么了。”史记曾曰:中国九大名剑皆出西平。一曰棠溪,二曰墨曜(墨阳),三曰合伯,四曰邓师,五曰宛冯,六曰龙泉,七曰太阿,八曰莫邪,九曰干将。看到这里的时候,何咸特意去查了一下这天下第一剑:棠溪宝剑。棠溪宝剑削铁如泥,折而不断的关键除了工匠巧夺天工的技术之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剑身中含碳的比例。剑心含碳比例少,故而坚韧不脆,剑面含碳比例相对高,所以坚硬锋利,无坚不摧!而要达到这种效果,就是要做好“渗碳”技术。具体要怎么渗碳,如何渗碳,何咸就不得而知了。毕竟现代技术用的机器自动渗碳。

    听到何咸喊出棠溪宝剑的时候,欧阳大家的眼皮不争气地剧烈跳了起来。带着何咸来看工坊,并且重复自己的梦想,是他计划之中的事情。他不相信何咸会懂得棠溪宝剑的铸剑之法,但心中又不完全死心!没想到,不抱希望的一试,竟然可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木炭!将上好的木炭研磨到极为细致,越细越好!在铸剑工程中间将碳粉融入到剑身之中!要求是剑心融入的碳粉要少,越少剑体韧性越好;剑面融入的碳粉稍多,碳越多铁越硬,但太多又会过于脆而容易折断。这中间的比列如何调剂就要靠欧阳大家你自己去试验摸索了!”何咸激动地说道。

    欧阳大家听着何咸的叙述,本就闪亮的双眸如同暗夜中的火炬一般燃烧了起来。对着何咸深深一鞠躬,欧阳大家大呼小叫地喊自己的弟子开工去了。

    何咸知道自己能做的就是这些了,能不能打出绝世神兵,不但要技术,更要有运气!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4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