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求一贴药方

    前世看三国演义,南阳籍名人之中,何咸知道的也就是蜀汉五虎将之一的黄忠和医圣张仲景了。现在医圣有了下落,何咸当然要不择手段招揽过来。最不济也得搞好关系,等到大乱一起,就可以收到麾下。

    “公子,前面就是博望县衙了!”说话的是小鱼儿。

    何咸在得知医圣的消息之后,叫人套了一辆马车,带着小鱼儿和文聘,马不停蹄赶到了博望县。

    “文聘,为何还不通报张大人,却在此门口等候?”

    赶到博望县衙门口,何咸整理了一下衣冠,准备正式拜访张医圣。汉代名士对于仪容有着近乎变态的苛求,样貌、衣着,是名士的第一道门面,不可轻视。想那凤雏庞统就是因为样貌丑陋,才情、声名显赫却依旧蹉跎了半生,可见当时社会风气。作为未来人,何咸可以不管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但不知道张医圣的如何看待仪表问题,本着小心无大错的精神,何咸还是让小鱼儿整理了一番。他可不想因为这些小的细节,就错过了和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两个神医中的一个失之交臂。

    “回公子,小的已经提交拜表。但是,府上的管家说回复,今天张大人不问公事,不接友人,只坐堂问诊!”文聘回答道。

    “哦?坐堂问诊?”何咸好奇问道。

    “小的也是不信,查问了附近的百姓!事实确是如此!这张机张大人每逢初一、十五,朝廷沐休之日,就会大开衙门,不问公事,不接友人,专门坐堂问诊,免费替百姓看病,坚持已有数年之久。今天是十五,恰为沐休日。公子请看,衙门口排队的百姓都是来找张大人看病的。”

    “公子,要不我们在附近休息一天,明天再来拜访?”小鱼儿看到何咸面色不善,试探性地劝道。

    文聘将门出身,在何家庄又经过了严格的特种战士的培训之后,心思只在战斗一途。何咸问什么,他就答什么,不懂得什么掩饰和转弯。

    小鱼儿就不一样了,小小年纪为母卖唱,混迹于风月场所,要保护自己,必然要练就一身察言观色的本领。自家公子小小年纪,有才情,有能力,乃是人上人之姿。虽然平时极为平和,待人接物没有其他贵公子的傲然之气,但这并不代表他没有脾气。小鱼儿深信越是这样的人物,越是傲气之辈。公子日夜兼程,从宛城赶到了博望,这个张机必定是公子极为看重的。现今,尚未见面就吃了一个闭门羹,小鱼儿生怕自家公子因为一时之气而乱了原来的计划,故而提议明日来访。

    何咸望着排队的队伍,沉吟不语。

    结合史书上的记载,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这个张机显然不是沽名钓誉之辈。一个矢志医道以解百姓疾苦之人,却又坐着一县之长的职位。是被逼无奈还是另有隐情呢?但牺牲工作之余的休息时间替人免费看病解除苦痛的人,起码不是一个龌龊无良的人?如若不然,张仲景也不会戴着后世万年医圣的美名。

    想通了这个环节,旅途的疲劳顿时一扫而空,何咸的心情也顿时变得晴朗起来。

    “刘皇叔请诸葛孔明的时候,还得三顾茅庐呢!本公子求见神医排一次队又有何妨?”何咸自言自语着前往县衙门口排队去了。

    刘皇叔是谁?诸葛孔明又是谁?三顾茅庐出自哪本典籍呢?

    小鱼儿自诩也是书香世家,不说通读典籍,但好歹也是博览群书的,但自家公子口中说的这些人物和典故,自己显然是一头的雾水。但不管怎么样,公子的面色好转总是好的现象。

    这一通长队,从上午一直排到了傍晚时分。

    “刘皇叔三顾茅庐的时候想必也是不大好受啊。”望着西沉的斜阳,何咸暗自嘲笑地想着。

    在这中间,张机只是休息了一炷香的时间,用以午膳,其余时间都在一刻不停地看病开药方。对张机的为人,何咸倒是愈发的敬佩。

    排队讲究一个先来后到的顺序,在苦等了半响之后,终于轮到了何咸。整了整衣袍,何咸登堂入室。入目之处,是一个瘦高个儿的老者,五六十岁的模样,长须,白发,身着一件洗白的青袍。清瘦的面庞,常年皱眉的习惯,让其眉宇之间的褶皱分外的厉害。

    看到何咸一袭白袍,行了一躬到底的大礼,张机有些愕然。

    “小子何咸,拜见张神医!”

    张机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何咸。半响,无奈说道:“小娃娃,不管你是哪个世家的子侄辈。今天沐休日,老朽只看病,不谈其他。你休要捣乱,耽误了后面需要看病的乡亲。你且速速离去吧!”

    一上来就被轰赶,要是放在一般的世家公子身上,必定是要拂袖而去了。但何咸不是一个的世家公子,他是抱着刘皇叔三顾茅庐精神来死缠烂打的,岂能就此放弃!

    “哦?张神医没有问诊也没有断脉,光凭望之一道,就能判定小子没有生病吗?”何咸笑着反问道,一边还在张机身前的案几前的蒲团上跪坐了下来。

    何咸的表现让张机微微有点意外,今天这个来拜访的世家公子似乎和以往的那些都有点不一样。不说出点什么道理似乎是不能将之赶走了。

    “小公子面色红润,气血充盈,乃是无病无痛之像;器宇轩昂,骨骼清奇,乃是习武强身之体。既无病痛,又无顽疾,自然不是求医之人。”张机娓娓说道。

    “张神医果然名不虚传!”想不到,张机真的能够凭借中医之中望、闻、问、切中的望之一道进行看病。何咸对张机的敬佩之情越加多了一份。收起那份戏谑,何咸肃容抱拳道:“小子不为个人,而是替天下百姓向张神医讨要一副药方?”

    “哦?药方?什么药方?”张机闻言,到是来了一份兴趣。

    “治瘟疫的药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