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刘辟来袭

    “战?”

    “对!不但要战,而且要战得漂亮!战得辉煌!世家之间的交往,以实力而论!而今,乱世将至,公子只需要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自然可以得到世家们的友谊。更何况,黄巾乱贼的实力有限,公子这边越高调,战的越激烈,相应于其他世家的压力就能越减轻。百姓可以看到,朝廷可以看到,世家们自然也能看到。”

    “好一个围魏救赵之法!”何咸思索片刻,下定了决心,击掌而笑道。“看样子我们前期制定的韬光隐晦装孙子的战术需要修改了!”

    “公子英明!”李严闻言也是大喜,作为一位谋士,这是何咸接纳自己谋略的开始。也意味着,今后,李严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影响何氏-这个正在迅速变成庞然大物的家族。而依附这个家族的李氏,也必将迅速恢复荣光,甚至更甚从前。

    “笃笃笃”敲门声传来,门外想起小强的声音:“公子!欧阳大家来信,伏牛山精铁矿和煤矿那边缺人严重,已经影响开采进度,希望公子能够解决。”

    “缺人?”何咸和李严对视一眼,抚掌大笑道,“人已在何家庄外,现在就看我们如何收取了。小强,速召文祥、文聘前来商议战事!”

    “诺!”小强闻言告退,快速去请文祥、文聘。

    ……………………………………………………

    “大帅,过了前面这片密林,前面就是何家庄!”

    懒懒坐在黄骠马上的刘辟,听闻探子的回报,一下子来了精神。久闻南阳富庶,何家庄在晋升为皇戚之后更是富庶中的富庶。太平道内部的小方,无一不对其垂涎三尺。刘辟能够得到这个任务,完全是凭借这些年给“神上使”大人张曼成当牛做马、辛苦付出换来的。赵弘、韩忠、孙夏等人以为收服了一干山贼就能成为“神上使”座下第一人。

    “哼!”刘辟打从心底发出一声闷哼。

    “传令下去,全速前进!申时之前,必须赶到何家庄!大帅我今夜就要宿在何家庄!”

    “诺!”传令兵打马而去。

    “大帅有令,全速前进!”

    “大帅有令,全速前进!”

    ……

    “啊哦~”

    半个时辰之后,前锋营突然传来巨大的惊呼声。

    “大帅,何家庄到了!”亲兵汇报到。

    “驾!”刘辟快马赶了上去,心中的火热已经不可遏制。

    密林散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大片开阔的土地,小麦已经收割完毕,露出黑黝黝的泥土。一条大河蜿蜒而过,大河的后面是一堵大大的城墙,高不止二十尺,宽不知几何,墙面呈现不规则的矩形,就像一只狰狞的巨兽趴在刘辟的面前。

    如何不是亲兵的提醒,刘辟恍然间都以为自己是回到了宛城外。

    南阳大城的城墙也不过如此,这真只是一个村庄的吗?

    刘辟深吸一口气,内心犹如着秋冬的天气一般,拔凉拔凉的。

    第一次,刘辟感受到这个巨肥的差事,似乎并没有那么美好。他回想起出征前,自己主动请缨,领5000精兵踏平何家庄时,神上使身边那黑袍书生看他时的阴鸷眼神,原本以为那是羡慕嫉妒恨,现在他有点明白过来,那是一种看死人的眼神啊!

    太阳依旧挂在当空,可刘辟却感觉全身冰凉。

    “打不打?”

    “怎么打?”

    满脑子惆怅的刘辟早已忘记要夜宿何家庄的豪迈,当即下令就地扎营,他需要捋捋厉害关系再作打算。

    何家庄,或许现在称之为何家堡更为合适。始建于两年前,一阵风的突袭事件让何咸意识到自己需要一个更安全的后方基地,以应对即将要发生的乱世之争。建设的灵感,自然来源于后世大名鼎鼎、号称可以储存三十年粮食以自守、永不陷落的“郿坞”以及后世山西县号称“一座院就是一座城”的王家大院!

    “郿坞”只听说于史书之中,但是王家大院却是何咸亲眼见证过的宏伟。在冷兵器的时代,像王家大院这样的堡垒性庄园,只要内部不出问题,没有10倍之敌,是很难被攻陷的!而这,尤其适合汉末这个盗匪四起的年代。为了自己的小命,也为了所有依附于何家生活的这些人们,何咸有责任给他们找一个安全的家。在这个人命贱如狗的时代,有一个可以安全喘息的地方,一个值得用生命守护家人的地方。

    何咸比不上董卓的财力,却有极为廉价的劳动力以及先进的筑城技术。

    宛城大疫之后,何家庄吸收了数千流民。忙时耕种,闲时建设。何咸只需要付出一点点的粮食,就能让这数千人感恩戴德。大疫饥荒之年,活下去都成为一种奢侈。以工赈灾,是中国古往今来皆在使用的好法子,何咸不过是借用一下前人的智慧,多活一些人而已。而何家堡的城郭就是在这个时候建起来的。

    木板为框,黄土夯实,浇筑以糯米汤汁,坚固程度堪比水泥。按照何咸原本的想法,上面还应该覆盖一层青砖方能显出高大上的感觉。但是青砖工艺复杂,花费太高。何家庄的砖窑现在全力开工生产的都是黄砖。何咸试着用黄砖搭建了几栋平房,不曾想,却收到了庄内军民的疯狂追捧。产出的黄砖也都用来搭建村民和流民居住的砖房。在何咸看来这些简陋的砖房也就胜在冬季的保温性能好点。

    有了房子的流民,在搭建何家堡城墙的时候,简直是不惜性命!有了房子,就是有了家!这个朴素的观念,纵贯汉民族历史两千余年,未曾改变。这是一个即将乱起的时代,就连最底层的流民都已经感受到了这种生命的威胁。现如今,他们有机会留在这个貌似非常安全的城堡里面,没有人想偷懒,没有人敢偷懒。生存,是大于所有一切的基础!

    城高二十尺,宽十尺。换算成现代计量单位,就是高约5米,宽约1.5米。虽然比不上洛阳城的10米城墙,却已经不次与郡冶所级别的宛城。城墙之上有城楼、垛口、枪眼,下有券门洞,也就是城门。何家庄几乎是东南西三面围水,北面靠山。所以何咸在设计的时候只在南北方位留下了城门。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