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谁是李广

    据文聘安排在宛城的探子回报,张曼成此番带来的黄巾贼兵,人数在3万左右!但是何咸忘记的是,这3万黄巾贼兵,是持有武器的战兵!3万贼兵的背后,还有不少于3万的辅兵帮助运送粮草,甲械等战略物资!

    黄巾贼极少有马车、牛车等运输工具,因为,他们的运输工具,就是人!宛城那些无辜的百姓,要么加入太平道,拿起武器,成为了战兵;要么,就是成为被奴役的对象,成为运输的工具!战事不利的时候,这些百姓也会被驱赶着,成为消耗汉军箭矢、武器的肉盾!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

    张曼成号称的十万大军,假如加上所有帮助运送物资的百姓,还真是差不了太多!

    而何家坞堡之内,不足一千的专业战士,不足三千的青壮,还有不足1000的妇孺,满打满算不过5000人左右!

    从人数上而言,何家堡的劣势已经达到了1:10的绝对界线。按照古时守城的理论,何咸最好的选择,应该是立马选择弃堡,带着人马逃入背后的伏牛山脉,利用山川密林和黄巾贼打游击站!

    但显然,何咸不能这么选择!何家坞堡之内,已经存储了太多的战略物资!从来到宛城的那一天其,何咸就在不停地高筑城,广积粮,一直在为黄巾贼兵临城下这一天做准备!

    只是,当黄巾大军真正来临的这一刻,何咸的内心还是被震撼到了!

    同样被震撼到的,还有张曼成。在看到何家庄的城墙之后,他终于明白,刘辟为什么会栽在这里。

    虽然,在事实上,刘辟根本连攻城的机会都没有。

    张曼成虽然嚣张,但并不是无脑。他没有立即驱动黄巾贼发动进攻,而是后退三里,下令埋锅造饭、同时,吩咐麾下的木匠们,赶紧下去砍伐树木,制造攻城器械中技术含量最低的云梯!

    “天公将军座下弟子,霹雳道人张曼成在此!何家庄来人答话!”淯水南岸,张曼成率领亲兵数十骑,前来喊话!

    “大将军何进之子,小将军何咸在此!”何咸穿着铠甲,戴着头盔,站在城头霸气喊道,“我何家庄与你太平道无怨无仇,张道人何故来此啊?”

    张曼成闻言,差点从马上栽下来!何家庄灭了我帐下5000精锐,这臭小子竟然说无冤无仇?

    “开城投降!成为了我道下信徒!本帅可既往不咎!饶何家庄百姓性命!”张曼成忍着胸口的怒气回复道。

    “你说话可算数?”何咸有些迟疑地喊道。

    张曼成心中一喜,想到这何家庄主事的小子,似乎有些傻乎乎的,很是好骗。或许可以兵不血刃,解决何家庄这个大麻烦!

    “当然算数!吾乃黄天大神座下的弟子,一言九鼎……”

    “渠帅小心!”张曼成正兴冲冲地劝降何咸,却听身边的亲卫一身大喊,直接将张曼成扑落马下!

    一道黑色的闪电,自何家庄城头而来,堪堪擦着张曼成的头顶飞过,钉死在不远处的地面上!黑色的箭身,白色的箭羽,至今还在轻微颤动!

    “可惜了!”城头之上的何咸,拍了一下手下的黄砖,可惜道,“叔公!您赶紧再补射几箭啊!来个3连珠,不,来个5连珠!射死张曼成那个王八蛋!”

    “连珠箭法?”王越白了何咸一眼,“不会!”

    “这个可以会!”

    “这个真不会!吾学的掌中之剑,不是弓矢之箭!能开着五石之弓,已经是我的极限!你要的连珠箭法,问李广去!”说完,王越扔下手中的五石强弓,愤愤拂袖而去。

    “李广?李广是谁?快去帮本公子把李广喊来!”何咸大嚷道。

    “呃……”文聘掩面,讪讪回道:“回公子,李广乃是前朝名将,飞将军,怀柔伯……”

    “哦!我就说嘛……三国里面哪里有李广这号大牛人……”何咸轻声自言自语道。

    “呔!何氏小贼!你竟然暗箭伤人!忒不是东西!”被亲卫从马上扑落,摔了个七荤八素的张曼成,终于站起身来,扶正了头盔,就开始破口大骂!

    “你才不是东西呢!你全家都不是东西!”何咸也不示弱,站在城头大骂,“太平道乃反贼,人人得而诛之!吾乃汉室宗亲,岂会投降你这个反贼?你傻还是我傻?真是痴人说梦!白痴一个!”

    “你~气煞我也!”张曼成愤而怒指墙头。

    “你什么你!要战便战!今日一战,不是你死,就是你亡!”何咸不依不饶道。

    “好你个臭小子!你给我等着!”张曼成转身对亲卫下令道,“黄巾将领听令!”

    “属下在!”

    “令张也率领本部小方5000人出阵!攻破何家庄,全部杀掉!”

    “得令!”张曼成的亲卫,得到将令之后,策马去后阵下达军令!

    “渠帅,此地不宜久留!谨防何氏小儿,再放冷箭!”亲卫进言道。

    “唔……”张曼成落了面子,非常不高兴。但是考虑到性命安危,还是勉为接受亲卫的建议,转身回到了黄巾大阵之中。

    而在大阵的前面,黄巾军小帅张也,正在组织属下的兵士,准备第一波的冲锋!

    黄巾起义之前,为方便统帅,张角将天下信徒分为三十六大方,每一个大方设一个渠帅,相当于汉军的将军。每个大方下面设为数不等的小方,首领称为小帅。每一个小方1000人至5000人不等,相当于汉军的校尉!张也,是张曼成本家的子侄,被张曼成委任为一小方的主将,即为小帅!

    作为先锋军,张也首先要面对的问题,不是城墙,而是城墙前面的淯水。如何度过淯水,才是张也要考虑的第一个问题!冬季的南阳,寒冷刺骨,但淯水是活水,很难结冰。就算结冰,也不能负重前行。在此之前,淯水上有一座木桥,可供通行。但在黄巾军兵临城下前,这座吊桥理所当然被拆除,破坏,就连河中央的墩子都没有给黄巾贼留下。

    对付护城河,最简单的方法就是负土填河,这是最笨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张也现在采用的,也正是这个笨办法。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