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重剑逞威

    何咸全身着甲,被安置在了锥形阵的最后靠近中间的位置,王越就在身侧。这个位置是全阵最安全之所在。对于张辽的布置,何咸毫无疑义。战场之上,最忌令行不一,关于这一点,何咸自然懂得。

    负责警戒的黄巾兵士终于发现了这只可疑的骑兵队伍,当即发出最尖锐的鸣警之声!然而,黄巾军的第一层命令刚刚下达完毕,后军的兵卒都在着急慌忙地转向,整理队列,应对面甲军的攻击。如今在大军侧面再次出现汉军的骑兵,张曼成终于开始惊慌!一旦后军抵挡不住这两路的汉军,那么身后正在攻城的主力将被前后夹击,全军覆没。

    “所有黄巾力士听令!随本帅列阵,就地反击!”张曼成已经派出了一半的亲卫,也就是黄巾力士,现在拱卫在身边的不足1000人,这是张曼成最核心的力量。

    迅速列完攻击阵容的并州军,在张辽的一声“弓”的大吼之后,纷纷抄起自己的短弓。

    后世的理解之中,骑射似乎就是草原少数民族的专利,中原汉人的短处。其实,自战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开始,作为君子六艺之中的两项,中原汉人对于骑射的技能是相当重视。汉人骑兵的没落主要是在宋朝时期,北方牧放之地的丢失,导致骑兵力量越来越不如异族。而在汉朝,不存在这个问题。东汉末年,以董卓率领的西凉铁骑,吕布率领的并州飞骑,公孙瓒率领的幽州白马义从,无一不是精锐的骑兵队伍。

    “箭!”随着张辽又一声怒吼,五百只利箭在空中发出夺人心魄的尖啸声,直扑拱卫在张曼成外围的黄巾贼杂兵。

    “竖盾!”“快竖盾!”

    黄巾贼的阵营之中,惨叫声此起彼伏。大部分的盾牌已经提供给先锋军和中军攻城所用,故而导致黄巾贼的后军盾牌不足。大部分的贼兵只能通过格挡和躲闪来逃避五百只箭矢的打击,伤亡减员人数不下上百人。三轮骑射之后,并州军前往张曼成中军核心处的路上,已经没有太多杂兵。

    “枪!”就在箭雨打击结束之后,张辽的下一道命令紧接而至。并州军士收起短弓,取出了马腹之下,挂钩之上的长枪。五百人,每一人的动作都是行云流水一般,整齐划一。

    “并州飞骑!”张辽再一次爆吼。

    “无敌!无敌!无敌!”麾下军士大声随和。

    五百人的怒吼,不下万人之队,其势如山!

    张辽持枪奔驰在队列的最前方,最为锥形阵的尖锋,能否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拦腰凿穿敌方的阵型,是锥形阵成败的关键。

    因为并州军的突袭来的迅速,张曼成的后军尚未从惊恐中清醒过来。尽管有经验的亲卫已经在大喊着列阵,并组织弓箭的反击,但依旧只是徒劳。并州军在拨开稀稀拉拉的飞箭之后,犹如猛兽一般狠狠地撞击进了黄巾贼后军的队伍。已经被箭雨洗礼过的外围贼兵,根本组织不起来有效的抵抗。张辽的月牙戟左突右扫,所过之处无一合之将。锥形阵在张辽这样的猛将的带领之下,自然能发挥出了最大的威势。并州军卒犹如一道利箭,穿透黄巾阵营,直指心脏处被千名黄巾力士围绕的张曼成。

    张曼成在目睹并州军势如破竹的突进而来,深知这次是踢到铁板了。张曼成本是江湖人士,因武艺高强被张角招揽,成为了黄巾道的信徒,主掌杀伐。自响应天公将军的号召起兵反汉以来,这一次,最为凶险不过。面对性命之忧,谁都可以逃跑,唯独他这个南阳地区的大方,渠帅,没有逃跑的资格。江湖人士,最大的有点莫过于信义。既如此,那就拼上一拼!

    打定主意,张曼成紧了紧手中的铁枪,眼神中也是燃烧起绝望的战意!张曼成的黄巾力士喜欢用环首大刀,因为大刀威武霸气,但事实上,在面对骑兵的突袭,大刀远不及最普通的长矛长枪来得有效,但张曼成哪里能够想到,今天会面临汉军骑兵的突袭了呢?!

    持刀的黄巾力士虽然悍不畏死,但是却无法阻挡张辽突飞猛进。很快,张辽就突破了黄巾力士的护卫圈,获得了直面张曼成的机会。

    张辽的武技是典型的军人风格,大开大合,讲究的就是杀敌于前。多一份力量,少一个技巧。而张曼成作为江湖人士,更注重的是比拼技巧。战场之上,两将对冲,张曼成很难抵挡不了张辽的突击。但张曼成在放弃了自己的生死之后,反而有所了领悟。在张辽月牙戟横扫过来的瞬间,一个后仰,背贴在马上,手中的铁枪往上一格,借助马力,生生抗住了张辽这势大力沉的一击横扫。

    虽然没有一击击杀张曼成,但是张辽毫不恋战。骑兵突击,战马都是高速疾驰状态,作为锥形之锋的他,如果突然减速或者停止下来,对后面的弟兄将是毁灭性的打击。没死的张曼成自然有后面的兄弟收拾他。

    “哇”张曼成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来不及回气,铁枪左右格挡,挡住了张辽身后的并州军卒接连不断的攻击。此时的张曼成犹如狂风暴雨之中的一页扁舟,随时都要倾覆,但偏偏顽强地坚持着。他在坚持,坚持黄巾军的人海战术能够阻挡汉军骑兵,让骑兵降下速度。而失去了速度的骑兵,在数千黄巾贼的阵营中,不过高大一点的目标罢了。

    然后,张曼成终于是没有等到这个机会。因为这个阵容中,武艺最高强的人,并不是锥形阵头的张辽,而是紧随着何咸的王越。在王越的护卫之下,何咸跟随着并州军卒,成功杀透了黄巾力士。

    一脸狰狞的张曼成,在相距何咸还有一个马身的时候,集中了全身最后的气力,刺出了急如闪电的一枪。这一枪,比之其身体处于巅峰时候的一枪也不遑多让。张曼成充血的双眸之中闪耀出噬人的光芒。

    和张曼成的癫狂不同,何咸略显稚嫩的脸庞之上浮现出了一丝妖异的笑容。

    “当!”何咸双手举剑,做了一个挥荡的动作,重剑顺利挡住了张曼成的癫狂一击。

    张曼成略显意外,想要收回长枪,再行攻击。

    但何咸没有给他机会,在挡开张曼成长枪的同时,何咸顺势变招,重剑架在自己肩头位置,向前横抹。一寸长,一分强;一寸短,一分险!这就是短兵器的优势。

    两人交错而过,一股鲜血冲天而起。张曼成不甘的表情瞬间凝固,大好的头颅竟然被何咸的重剑顺势割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