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逃不出的包围圈

    黎明前,韩忠召集宛城黄巾军的主要领导人在郡守府开会,布置了一个大胆的策略:派遣5000人的队伍从西门突围,绕到汉军的背后,发起自杀式的袭击!各头目务必坚守自己把守的城门,死战不退,为突袭队伍创造机会!韩忠试图将此次突袭,作为扭转宛城防卫战的关健。布置完战术之后,韩忠称要沐浴净身,向黄天大神做法乞求,保佑突袭之战功成!没有重要军务,不得前来打扰!

    “渠帅,小的看清楚了,东门外绝对没有汉军的伏兵!”各头目离去之后,一名忠心耿耿的黄巾力士悄悄潜入郡守府向韩忠汇报。

    韩忠背对着黄巾力士,仰望着漆黑的夜空,没有回答。内城外,汉军已经锁死了东南北三个方位,那星星点点的火光,都仿佛催命的信号。本以为,大军占据了宛城,便可以天下无敌,和汉军打持久战。没想到,黄巾军攻城不力,守城也不力。坚持了不到两个月,外城便宣告被破。数月前,还妄想推翻朝廷,杀死狗皇帝。真是可笑,可笑!张曼成死了,赵弘也死了,接下来,该轮到自己了吧?

    韩忠不想死,但是朱儁却不肯接受他的乞降,还摆出围三缺一的阵势,西门明显就是一个陷阱。但那又如何?就算是陷阱,韩忠有得选吗?

    “通知本部的兄弟,把能带上的金银珠宝都带上,准备突围!”

    “遵令!”黄巾力士领命下去准备。

    ……

    过了寅时,天光开始发亮,新的一天开始了,宛城又将开启血腥和征战。朱儁令张超率中央军万余,对内城北门发起了连绵不断的攻击,让城内黄巾军误以为汉军试图从北门破城。但实际上,朱儁已经亲率5000精兵,来到了东门。在北门战事进行到2个时辰之际,东门的进攻突然发动。没有预热,直接是全面投入!城内的黄巾贼猝不及防,还能把最大限度发挥守城武器的力量,汉军已经利用超大的兵力力量,登上了东门。在城头,和黄巾贼军进入了厮杀。

    这已经不是汉军第一次登城,但在以往,这个时候,应该就是韩忠的亲卫军黄巾力士赶来和汉军厮杀,不能放任汉军在城头站稳脚步。但是求援的信息已经发送出去半个时辰,黄巾力士却迟迟没有赶来救援,镇守东门的张也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援军永远都不会来了。

    张也的预感是对的,此时的韩忠已经混入5000人的突袭队伍,从西门离开了宛城。城内的黄巾兵是死是活,韩忠全然不管了。

    “荆州刺史徐璆在此,贼子哪里跑!”韩忠率领5000本部人马离开西门没多久,道路两侧突然树立大大的“徐”字,对着韩忠军发出了攻击。韩忠早就预料到西门的突围不会那么简单,当即分出千人,迎上徐璆军的攻击,其余4000人不停不休,继续急行军。

    再行进了不到五里,道路两侧再杀出一只人马,为首的大旗之上,写着大大的“秦”字。“江夏郡尉秦劼在此!韩贼还不速速就擒!”韩忠和秦劼也算是老相识,在新野等地,交战不下数十个回合。韩忠麾下的本部精锐其实并不怵江夏军,但无奈逃命要紧,要是被汉军大部队追上,那真是插翅难飞!于是,韩忠再分出千人就地阻击江夏军,其余三千人加紧突击。

    “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尽可能远离宛城,方能安全!”这就是现在韩忠脑海中的全部想法。

    行进将近10里,前方一条大河阻隔了韩忠部的去路。韩忠部疯狂奔突了十里,早已口干石燥。眼见有河,黄巾兵纷纷下河取水喝。韩忠倒也不加阻拦,趁此时节,派兵探一探河水的深度,琢磨一下接下来的行程。

    挡在韩忠部面前的河不算宽,也不算深。但是人马想要跋涉而过,除了小部分水性较好的人没有问题,对于大部分黄巾兵而言,都极为危险。而就地伐木造桥,韩忠又没有这个时间。身后的荆州兵和江夏兵追的着急,汉军的骑兵也一直没有出现,韩忠心中的危机感并没有解除。渡不了河,韩忠只能选择沿河北山,或者沿河南下。略一思忖之后,韩忠选择了沿河南下。

    北上是伏牛群山,唯有武关一条道通往京畿洛阳之地。就凭韩忠现在麾下的这些残兵,想要攻下武关无异于痴心妄想,那唯一求生的道路就剩下逃入伏牛群山当盗匪。过关了城里人的生活,韩忠可不想上山去当山大王。南下则要好过的多,一旦甩掉身后的汉军,突入汉水流域。韩忠相信自己又可以拉起来一大票百姓,攻城掠地,当天师也好,当大头目也罢,还不是自己的选择吗?

    修整了半柱香的时间,又喝饱了水,狂奔十数里的疲惫感慢慢从脚底而生,尽管小头目们一直在催促集结之后转道往南,但黄巾兵们都觉得自己的行动迟缓了许多,方才那股子逃命时的血勇之气仿佛减去了一半。

    “哒哒~哒哒~”突然,南侧道路的远处,响起了一阵阵恐怖的声音!

    “是战马奔跑的声音!有埋伏!”韩忠的心里顿时凉了一大截。汉军实在是太狡猾了,没有一开始就发动进攻,而是等到己方放松警惕,卸了士气之后,再行发动。看看周围,虽有三千余人,可哪里还有什么阵势!

    “列阵!列阵!”麾下的小头目嘶声力竭地呼喊着。想要对付骑兵,唯一的方法就是利用密集的阵型来阻挡冲势。否则的话,只能任人宰割,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并州飞骑!“

    ”天下无敌!”

    张辽领着麾下的并州骑兵,挺起了手中的月牙戟!这番冲锋,为了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距离很,。张辽直接放弃了骑射,选择在最短的时间进行穿凿,务求在第一时间打散韩忠部的阵型。因为在张辽的身后,文祥的南阳郡兵作为第二梯队正在掀开伪装,进行集结。集结之后,就会快速推进过来。文祥的南阳郡兵才是此次和黄巾军进行厮杀的主力作战部队。而在文祥的背后,文聘的500面甲军呈扇面散开,在外围形成覆盖区域的包围圈,务求全歼韩忠部于此,一条漏网之鱼都不允许有!因为朱儁的命令就是:一个都不能少!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