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亮银枪

    于是,何咸、赵云就在凤渊谷住下来,每天鸡鸣前起来跟童渊练武!两人均是先练墨子剑,再练枪法基础招式!赵云出自武术世家,本身剑术就不凡,在童渊的指点之下,墨子剑法更是进步神速,童渊亦要大为叹服,称赞不已。而何咸的墨子剑法先前便有小成,在又一名宗师级的大家童渊的指点之下,墨子剑法自然日臻圆满。

    墨者行会重实效,忌浮夸。墨子剑法亦时如此。轻招式、重力量。墨子剑法十七式均为剑法中的基本招式,就是这些基本招式,配合墨者心法对力量的精准控制,就可以发挥出惊人的效果。进可攻,退可守。单打独斗可,上阵杀敌更佳。这是墨子剑法最为可怕的地方。不似儒家的剑法,更多侧重于修身养性、单打独斗,而不适用于沙场搏杀。

    一个月后,两人的剑法造诣已得到童渊认可。童渊也正式将自己的成名绝技“百鸟朝凤枪”传授给何咸,将凤玲珑的“百鸟朝凰枪”传授给赵云。

    百鸟朝凤枪分三个境界:以攻代守、以守代攻、攻守兼备。基础枪法,脱胎于墨子剑法,共分扎、刺、挞、抨、缠、圈、拦、拿、扑、点、拨、舞花一十二式,每一式相互独立却有紧密相关。光学会单独的一十二式只能称得上入门。要想晋入境界,就得将这十二式都练得出神入化,单独使出每一式都犹如自己的一呼一吸般自然流畅。而且,每一式的力量都要在巅峰,一式与一式之间的衔接和转换不得泄气。当然,同样是以守代攻境界,因为修炼的巅峰力量的不同,衔接的流畅程以及出手的快慢速度的不同,其层次也是有差别的。

    百鸟朝凰枪的基础枪法和凤枪一致,境界也同样分为三层,不过和凤枪不同的是,凰枪的第一层是以守代攻,第二层才是以攻代守,第三层则均为攻守兼备。

    凤枪第一层境界,以攻代守,招式讲究大开大合,是为“攻式”;凰枪第一层境界,却是以守代攻,讲究的是精妙细致,藏攻于守,杀人于无形之中,是为“守式”。

    有宗师在旁指导,加上何咸和赵云如痴如醉地练习,两人的枪法进步神速,三个月的时间就在这种情况下匆匆度过。

    这天对练结束后,童渊把何咸和赵云召入草屋之内,三人相对后,童渊道:“你们二人天资聪慧,不亏为练武奇才。短短三个月之间,凤凰枪法均已经晋入第一层境界,也就是相当于世间二流武将的水准,确是难得。出去之后,勤加练习,加上实战的磨砺,不出数年,你必能触摸第二个境界以守代攻,步入一流武将的水准,冲锋陷阵,不在话下。至于何时能够达到第三个境界攻守兼备,就须看你能付出多少了,以你们二人的资质,如果能坚持不懈怠,步入一流武将的水准指日可待。而要突破这第三境界,达到超一流武将的宗师境界则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机缘一到,自然突破,不可强求!”

    “多谢叔公(师伯)教诲!”两人抱拳致谢道。

    “叔公,大恩不言谢!叔公之恩情,我们必当铭记于心!明日我们就要离开此谷,叔公可有何吩咐?小子自当尽力完成!”何咸感动道。

    “吩咐谈不上,但希望你们能谨记墨子遗训:兼爱、非攻!要以天下苍生为重!”童渊叮嘱道。

    “我等必当牢记教诲!”何咸和赵云再拜。

    “此外,在你们之前,老夫有亲传弟子两人:一为益州蜀郡人,姓张名任,字公义;二为凉州武威人,姓张名绣,字维佑。将来你们若能碰到他们,也记得提醒他们,莫要做出背叛师门、助纣为虐的事情!如有必要,你不妨帮助老夫清理门户!“童渊说道。

    听闻张任、张绣果然为童渊的亲传弟子,何咸内心一阵激动。这相当于是坐实了民间的传言,如果民间传言为真,那自己身边的赵云,离历史上的赵子龙又重合了一大步!

    童渊又说道:”何咸,你即为天门中人,又持有巨子信物祥云玉块,责任重大。墨子遗愿就要落到你们这一代人的身上!赵云,你要好好辅佐何咸!”

    何咸一阵无语,虽然从童渊这边学到了绝世的百鸟朝凤枪法,但自己和墨者行会的关系似乎也越来越扯不清楚。且这样吧,回转南阳之后,问问老太爷,事情就会清楚明了。

    赵云则没有那么多得心思,虽然对于辅佐何咸一事还值得商榷,对于自己墨者的身份,她并无疑义。

    “凤凰枪法既然出世,这两柄枪再留在此地也是浪费。今日就赠于两位有缘人了!”童渊感慨着从茅屋墙上取下了那两柄奇异的长枪。

    “这把亮银枪,曾是玲珑生前的兵刃。由越国名匠打造,耗费精铁无数。赵云,你收好了!”

    赵云从童渊手中正式接过亮银枪,拜谢而退。童渊传人,百鸟朝凰枪法,再加上亮银枪,好了,赵子龙的身份已经确板上钉钉了!

    “这把霸王枪,重七七四十九斤,通体为天外陨铁所铸,最能体现百鸟朝凤枪法攻如疾火的特点。是老夫年轻时之最爱。相传是西楚霸王当年所用之兵刃,转辗之后被墨门所得,最后传到了老夫的手上。现在,老夫就将它传于你了,何咸!”

    何咸从童渊手中正式接过霸王枪,再次拜谢。

    何咸和赵云终究还是离开了“凤渊”,童渊又恢复到钓鱼、种地,耍剑,一个人和天地同朽的孤独世界。何咸很不能理解,世外的高人为何要选择这样一种近乎于自我囚禁的方式呢?是这背后隐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亦或是童渊他老人家单纯为了陪伴自己最爱的女人,甚至于寻求境界上的突破和肉体上的长生一种方式呢?童渊没有说,何咸和赵云也没有追问。

    带着小小的疑问,何咸和赵云攀上了来时的那个岩壁,水帘洞中的水刚刚退去,潮湿异常,要不是何咸和赵云早有准备,还指不定会摔出个什么意外出来。穿过低洼处,两人一路向斜上方行走,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来到了山洞口。洞口外面的崖壁之上重新生长的藤蔓已经堵死了出路。何咸和赵云费了不少的力气,才清理了裂缝,从山壁之中逃了出来。再过半天,潭水没了水帘洞之后,洞里就是一方水潭,不复听见水瀑轰鸣之声,也就不会有人再会关注这条山间裂缝了吧。

    “我有一个疑问!“走出洞穴,再见光明,何咸觉得恍如隔世,心情也转好起来,”我唤童师为叔公,你唤童师为师伯,我岂不是差你一辈?”

    “你才发觉吗?何师侄?”赵云眨着眼睛俏皮道。

    “不行不行!你我还是平辈而论比较自在……”

    赵云不理何咸,利用太阳定位,迈步朝着中山国的方向走去。

    “哎,你别急着走啊,这个问题很重要……“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