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驱狼吞虎

    文聘跟随何咸时间最久,熟知何咸和郭嘉的关系,知道何咸非常器重这个帅得不像话的白面书生。在何咸不在期间,文聘基本上唯郭嘉是瞻。而文聘、张辽、魏延三人之中,又以文聘为首,故而何咸不在,调兵谴将的事情,其实都是郭嘉在做安排。

    “奉孝有何妙计,快快说来!”何咸急切道。

    郭嘉白了何咸一眼,仿佛在说“你以为妙计是白菜萝卜吗?说来就来!”

    “想要解决黑山军的问题,首先要捋顺幽州牧刘虞和骑都尉公孙瓒的问题!”郭嘉接着说道。

    “幽州牧?”这个轮到何咸傻眼了。在何咸的印象中,州牧这个玩意儿应该是得明年,中平五年才由刘焉提出的。作为汉室宗亲,刘焉一开始就不安好心。他以“刺史、太守行贿买官,盘剥百姓,招致众叛亲离。应该挑选那些清廉的朝中要员去担任地方州郡长官,借以镇守安定天下”为由,提请汉灵帝恢复州牧制,并自请为益州牧。益州天府之国,最适合割据自守。事实上,刘焉牧益州之后,也是这么干的。他派张鲁盘踞汉中,截断交通,斩杀来益州的汉使,从此益州与中央道路不通。

    刺史,原本在汉朝只是背负监察的责任,秩不过600石。东汉末年,刺史的权利逐渐扩大至民生、人事升迁等各个方面,职级提升至秩2000石,全力高于各郡守。而改刺史为州牧,不但是确立了州牧在民生、人事等方面的权力,更重要的是,州牧拥有募兵、行使军事行动的权力!

    军政大权一把抓!州牧制,一直以来都被认为是汉末乱世开启的钥匙!

    刘焉是始作俑者,刘虞在这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不得而知。

    “刘焉牧益州,刘虞牧幽州,刘岱牧兖州,黄婉牧豫州。除了黄婉之外,其余三位皆为皇室宗亲。而幽州牧刘虞,现已经上任!就在蓟县!”郭嘉继续解释道。

    看来,已经何咸的到来,蝴蝶效应已经发挥作用。刘虞牧幽州的时间,竟然提前了一年!而刘虞和公孙瓒在对待异族的问题上,完全不对路。在汉末乱世期间,幽州基本就是公孙瓒和刘虞的战场。

    “刘虞曾任幽州刺史,为政宽仁,对匈奴、乌桓等族一直采取怀柔政策,主张以安抚为主!此次对待叛军,刘虞的态度也是谈判,给予乌桓族足够的利益,杀掉张纯和张举。相反,骑都尉公孙瓒对于异族的态度一直很强硬!据传,公孙瓒的生母就是丧身在乌桓族的劫掠之中……”

    “现在两人麾下各有多少兵力?”何咸询问道。

    “刘虞麾下主要是各郡的郡兵,人数在3万余人,但是战力不强。公孙瓒步卒1万,骑兵3千,人数虽少,但是战力强悍!”

    “若是派刘虞的郡兵前往上谷郡牵制黑山军,我联手公孙瓒进攻张举平叛,可有胜算?”

    “如若战术运用得当,击败张举,应该不成问题!但是,同样的兵力,刘虞的郡兵可不一定能挡住黑山军。又或者说,黑山军绕道到我军的背后,刘虞军未必有这个勇气阻截。而黑山军一旦加入战场,胜负的天平可就不在我军这边……”郭嘉的言下之意是不可以将后背交给刘虞的郡兵,不靠谱!

    分兵不行。也就是说,何咸想要消灭张举叛军,必须得想办法先击败黑山军,否则后方不稳!

    “我有一计,就是不知道中郎将大人敢不敢冒险?”看到何咸一脸混乱的样子,郭嘉终于说到了重点,一脸欠揍的表情。

    何咸知道郭嘉说的是实情,这个计划绝对是危险的,但他偏偏无法拒绝。因为这是一个难以抵挡的诱惑,幽州现在的乱局,没有郭嘉的智慧,何咸一个人还真玩不转。

    第二天,蓟县,幽州州牧府。

    何咸终于见到了这位汉室宗亲,汉光武帝刘秀之子东海恭王刘强之后,刘虞,刘伯安。刘虞身材不高,面庞清秀,看起来端正而仁厚。见到何咸以中郎将的名义来访,刘虞早早在门口等候,丝毫没有州牧的架子,让人顿生好感。但何咸知道,这个号称“忠厚仁义,节俭简朴”的幽州牧大人,并没有那么简单。有史记载,公孙瓒在击败刘虞之后,抄家的时候发现刘虞的夫人们穿得都是华丽的衣服,而不是像刘虞示人的那样,穿着打补丁的旧衣服。有种说法是,刘虞故意将自己的衣服洗旧,洗破,然后博取节俭简朴的名声。若真是这样,这位刘幽州可是厉害了!直接可以评为汉末第一营销大师!

    今天,刘虞倒是没有穿打着补丁的衣服,但是一身的官服,也洗得有些发白。

    两人见礼之后,来到了州牧府的客厅落座。

    “中郎将大人来访,可是为了那张举叛军之事?”刘虞开诚布公道。

    “说来惭愧!本将来幽州已逾三月,但平叛之事却迟迟没有进展!前段时间去了一趟冀州,招募了一些勇士,但是也没有太好的方法。得闻州牧大人上任,故特来求教!”何咸放低了姿态,还顺便解释了一下自己前段时间为什么不在幽州。作为幽州曾经的地头蛇,何咸相信,刘虞早就知道前段时间何咸不在军营。包括公孙瓒,肯定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

    刘虞并不说破,只是捋着他的美髯,诚恳道:“求教不敢当!既然中郎将愿听老夫的意见,老夫也就直言不讳。乌桓族人天生彪悍,在草原上居无定所。与之战,徒费钱粮,还枉送我大汉青年的性命。不如怀柔!令其擒来首恶张举、张纯,则免去其叛乱之责,赐之以钱粮布帛,许之以高官厚禄,令其撤出汉地,归还草原!”

    何咸一脸为难道:“素闻乌桓族顽固不化,灵智不开。这怀柔之策,可能奏效?”

    刘虞一听何咸有心动的意思,便继续说道:“老夫前几年作为幽州刺史,与辽西乌桓大人丘力居,上谷乌桓大人难楼,辽东属国乌桓大人苏仆延,右北平乌桓大人乌延皆有交往,可以力劝!若乌桓族冥顽不化,不肯退去,老夫还有一计!鲜卑大人步度根、轲比能,为人忠义,与老夫也有一些交情。我等不妨请鲜卑族出面施加压力!此谓驱狼吞虎之计!”

    “驱狼吞虎个大头鬼啊!”何咸心中暗骂,“请神容易送神难!若真请来了鲜卑族来调停矛盾,让他们看到我大汉微弱至此,分分钟拿起手中的武器加入抢劫的队伍中!虎狼一起上,当时候怎么抵挡?!”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