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幸运的邹靖

    前半生的公孙瓒是一个集天赋、能力、气运于一生的准人生赢家。年纪轻轻就成为事实上的封疆大吏,他不需要投靠清流党人,不需要投靠宦官奸佞,也不需要投靠外戚何氏,他只要踏踏实实地忠于皇帝陛下,就可以在幽州边疆呼风唤雨。所以,对于何咸,他不会纳头就拜。何咸在第一次见公孙瓒的时候,公孙瓒就明确表达了合作的意思,而不是成为何氏门下的武将。若不是何咸与他目标一致,都是以驱逐、消灭异族为目的,他甚至会脱离何咸这个忠勇中郎将的调遣范围。

    总体来讲,公孙瓒有自己的傲气。历史上的公孙瓒先怼刘虞,再怼袁绍。本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原则。何咸理解,也允许公孙瓒保留自己的傲气。公孙瓒越是有傲气,越是不会与乌桓、匈奴等异族妥协。大汉末年,边疆需要有公孙瓒这样的民族主义者镇守,哪怕他最后实质上割据自立,这也是人民内部矛盾,不是敌我矛盾。相反,何咸异常反感刘虞的怀柔政策。怀柔,是建立在本族强大的基础之上。汉武帝时可以怀柔,汉光武帝时可以怀柔,但此时此刻,大汉自己都快撑不下去了,怀柔政策,只会引狼入室。刘虞自以为通过利益的交换控制乌桓族,其实不过是自欺欺人。政客就是政客,他们并不懂狼的生存之道。

    “中郎将大人莫慌!末将来也!”就在何咸与公孙瓒互相恭维的时刻,有一员武将领着200多人,从北边沮阳县城的方向滚滚而来。一路之上,顺手杀了不少黑山贼寇。看着服饰,竟然是幽州郡兵所属,也就是齐周麾下的军士。

    何咸与公孙瓒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齐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待得那一队人马近了,公孙瓒才看清楚,来人正是邹靖!

    “末将邹靖参见中郎将,骑都尉大人!”来人下马,单膝跪地道。

    公孙瓒哈哈大笑,抢先一步扶起了邹靖问道:“子渐兄何故在此?”

    邹靖惭愧道:“在下跟随齐周作战,乃中郎将大人前军。方才中郎将大人遭遇伏击,齐周不肯回援,跑去沮阳城求救兵。在下觉得不妥,便自告奋勇留下来暗中协助中郎将大人杀敌……”邹靖前面说的是真的,后面这段却水分太大,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公孙瓒如何听不出画外之音,便给何咸引荐道:“这位是瓒的好友,姓邹名靖字子渐,此前乃广阳郡郡尉。刘虞来了之后,划归幽州郡兵任司马一职,与那刘虞一直不对付。这次凑巧,被派到校尉齐周属下。”

    “子渐兄有救援这份心意,便足够了!”邹靖的出现是个意外,但既然是公孙瓒的朋友,想必不是敌人。“子渐此番来的正好!有件事情恰好需要你出面帮忙出来收拾?”

    “敢问大人,所谓何事?”邹靖与公孙瓒齐声问道。

    “统领幽州郡兵!”

    当公孙瓒的三千精骑忙着追杀黑山贼的时候,何咸的后军,齐周麾下另一司马统领的2000多郡兵终于姗姗来迟。

    “末将救援来迟,请中郎将大人责罚!”司马满头大汗出现在何咸面前,试图以这样一种状态展现自己的态度。按照常规的处理方式,何咸纵然不满,也会客客气气地将他扶起来,劝勉几句,你好我好大家好。令他错愕的是,何咸丝毫没有按照常规模式处理的意思。

    “司马说的对!临阵脱逃,其罪当诛!来人,将司马绑起来!”

    “啊?”司马以为自己听错了话,脸色顿时煞白,“吾乃刘幽州麾下……”

    司马一看何咸的亲兵取出了麻绳朝着自己走来,大急!站起身来欲拔出自己的佩刀反抗,一旁早有准备的魏延手起枪出,一道残影划过,正中司马胸口的护心铜镜!

    “司马意图行刺中郎将,罪不可恕!”魏延爆喝道。

    “哇~”司马一声惨叫,身影止不住往后飞倒而去,胸口的肋骨不知断了几根,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口中喷涌而出。

    不远处,司马麾下的幽州郡兵听到惨叫声,纷纷恐慌起来。

    “兄弟们!军司马临战脱逃,又意图行刺朝廷命官,乃个人行为,与尔等无关!”这个时间,邹靖领着麾下的200军士赶紧站了出来安抚这些受了惊吓的袍泽。

    邹靖虽然不得刘虞待见,但是好歹在广阳郡尉的位置上待了几年,不少的郡兵都认出了邹靖的身份。而且邹靖和他麾下的军士都穿着幽州军服,算是自家人,这些军士才纷纷安下心来。神仙打架,只要不祸及他们这些大头兵即可!至于是方才那位军司马领军,还是眼前这位邹司马领军,除了个别曲长,屯长有些许厉害关系,对大部分人来讲,差别真的不大。而感受到危险的个别曲长,面对虎视眈眈的中军以及公孙瓒的精骑,哪里还有反抗的心思。邹靖的收编任务进行的非常顺利。至于那个倒霉的司马,吐完鲜血之后已经没有了声息。被魏延重伤了五脏六腑,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肯定是活不成了。

    于是,幸运的邹靖不但免去了临战脱逃的罪责,还摇身一变,被何咸任命为统帅2000幽州郡兵的临时校尉。

    领命之后的邹靖,领着新收编的2000多军士开始打扫战场,该补刀的补刀,该救援的救援,该归置的财物也要归置。这些黑山贼一路劫掠而来,身上倒也藏了不少的财物。邹靖看守的紧,唯恐属下的军士手不干净,偷了这些本该属于中军的战利品。毕竟,中军的伤亡很惨重,中郎将何咸的心情肯定好不了。

    仅此一战,基本击溃了入侵幽州的黑山军主力。但这一战,何咸复出的代价也不可谓不高!尤其是魏延率领的南阳郡兵,一直鏖战在防守一线,此战折损比超过了五成的警戒线。200多名郡兵直接战死,300多人重伤。这些重伤的军士,短期之内绝无恢复战力的可能。剩下的400多人,基本上也是人人带伤,只不过或轻或重而已。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