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秘密武器

    “我的中郎将大人,你说的秘密武器,就是这个玩意儿?”郭嘉不可思议地看着何咸手中的两块简陋的木板问道。

    “不止不止!除了雪板,还有雪杖。给战马准备的,还有雪橇!”何咸献宝似的把全套的滑雪用具用摊开来给郭嘉等人展示。

    但是,不只是郭嘉,连赵云、张辽、魏延等人都一脸的怀疑,唯有跟在何咸身边见识了太多神奇之事的文聘和小强,一如既往的支持何咸,认为何咸拿出来的破木板,就是秘密武器!

    无奈,何咸只能亲自上阵,给这些南方来的土包子见识一下什么是滑雪运动。何咸领着众人找了一处雪比较厚的背阳的缓坡,换上全套的棉服,再用两根牛皮绳将自己的脚固定在雪板上,拿手中的雪杖一撑,雪板带着何咸就往坡下滑去!那速度,杠杠的!

    看到雪板的表现,众将的眼色立马亮了起来!雪地跋涉极为耗费体力,而有了这两块破木板之后,人就可以飘在雪面上滑行。理论上来讲,雪地越厚,道路越难行,这些雪板的优势就会越明显!何咸说,这些破木板是冬季行军的秘密武器,还真是实至名归!

    有了何咸做示范,众人一人一套,纷纷开始体验滑雪的乐趣。哦,不,应该是滑雪的行军功能!赵云、张辽、魏延等人都武艺高强,对于身体的平衡控制能力很强,故而基本上就是一学就会。但最令人震惊的,还是郭嘉!短短的时间之内,他不但掌握了平衡感,甚至还开始自行尝试“S”型行进模式与直线型行进模式的不同。学霸就是学霸,玩起来照样让别人追不上。何咸这个半吊子的教练,很快便自愧不如。

    这场雪洋洋洒洒下了一整天,居庸关外到处都是天然的雪场。至于滑雪板,雪杖之类的,便更不用操心,山上的树木有的是,全是优质的原材料。于是,居庸关上下,展开了为期一个月的轰轰烈烈的滑雪大运动!一个月之后,能学会的已经全部学会滑雪;学不会的,这辈子基本上也就没有希望,此生与这项运动绝缘。

    剔除数百名死活学不会滑雪的棒槌,核心凑齐了一只5000人的队伍,分别由文聘、赵云、张辽、魏延四人统领,带上一应辎重粮草,往右北平郡的方向而去。

    邹靖主动请缨,随军出战,且被何咸拒绝。何咸让他领了三千兵卒留守居庸关,搞得立功心切的邹靖极为郁闷。待何咸一行离开之后,叫了几个曲长一起闷在大帐中喝酒。

    “校尉啊,这中郎将忒偏心,打硬仗让我等幽州郡兵上,去右北平捞功劳却带着他麾下的南阳兵,这是何等道理?”一名尖嘴猴腮的曲长一边给邹靖倒酒,一边说着何咸的坏话。

    ”你知道个屁!“邹靖喝了不少,舌头明显有些发直,他拿手指着那曲长道:”老侯啊,你知道吗?那确实是很大的功劳,搞好了封侯拜将都不过分啊!但这绝不是捞功!绝不是!风雪夜偷袭王帐呐!这样的大事,想想就让人觉得刺激啊……“

    ”风雪夜偷袭王帐?“这曲长暗暗记下邹靖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赶忙接道:”是~是~我等也就知道个屁!来,来,大家一起敬校尉一杯,若不是当初校尉罩着咱们,咱哥几个坟前的草都有一人多高喽!“随着这名侯曲长的提议,其余几名曲长也纷纷嚷了起来,这一轮下来,邹靖又灌下去不少的酒。眼看着,他的眼神已经涣散,即将不省人事的节奏。

    老侯又给邹靖满上了一杯,“我说校尉啊,辽西郡只有肥如城,哪有什么王帐,您可蒙不了我?我好歹也在戍边混了十几年呐!”

    “辽西郡?”邹靖摇晃着脑袋,嘟囔着:“不是辽西,是塞外,是草原……”

    说着,邹靖咣当一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任凭麾下的曲长怎么叫喊,也没有回应,这是彻底的醉了。

    得,既然大领导喝美了,其他人也没有必要再相互残杀了。收了摊子,将邹靖安顿在床榻之上,各自散去。

    直至夜半三更,邹靖的呼噜声在大帐之中此起彼伏。

    “谁?”守帐的军士轻声对着靠近的黑影喝道。

    “属下吴序,有要事求见校尉!”

    守帐的军士刚要拒绝,却听得账内的呼噜声骤停,邹靖的声音随即响起:“让吴曲长进来吧!”

    这吴序,也是邹靖麾下的曲长之一。

    吴序进入大帐,却见得邹靖闭着眼睛,双眉紧皱,一副难受的样子。

    “怎么样?可有发现通风报信的人吗?”

    “果然不出校尉大人所料,我等散了之后,就有一人借口紧急军务,领了一匹战马,出关而去!”吴序禀报道。

    “哦?是谁?该不会是老侯那个王八蛋吧?”邹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再问道。

    “神了!校尉,就是老侯!”吴序非常诧异。

    “神个屁!老侯叽叽歪歪,拐着弯儿打听中郎将他们的行程。还真当我是醉虾吗?”

    吴序被邹靖喷了一脸口水,也不敢拿手擦,“老侯太没良心了!六七年的兄弟白当了,真没想当他会出卖我们!”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老侯愿意拍州牧大人的马匹,就让他拍去!就怕他抱错了大腿,将来还得跪着求我们,这才烦人!”邹靖和吴序聊着正事,却始终不睁开眼睛,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看校尉沉着在胸,想必定有良策,我等唯校尉马首是瞻!”

    “沉着个屁啊!我这是喝多了,晕!脑袋瓜子还疼!那世纪碗酒,我可是喝得踏踏实实的!你们这帮杀才,灌起酒来也是一个比一个凶狠!”说着,邹靖烦躁地挥挥手,示意吴序可以滚蛋了。

    “老侯的事情,保密!此外,再看看有没有其他人有异样。不是一条心的,都让他们滚蛋。我可不想将来打起仗来,被自家兄弟砍死!”

    “诺!我办事,您放心!”吴序抱拳,退出了大帐。

    帐中再次响起了震天的呼噜声……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