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战争没有怜悯

    汉军小队没有再屠杀那些孩子,因为没有必要,他们不是成年男人,手中也没有武器。

    中郎将大人给的命令中,第一猎杀目标是成年乌桓族男子;第二目标是手持武器,敢于反抗者!不管反抗者是老人,孩子还是女人。敢于反抗的乌桓人,一律杀死!

    “大汉,威武!”

    第一支突击的汉军小队,大吼着发出了“攻击开始的讯号”,随即陡然开始加速突进!

    “大汉,威武!”

    第二支,第三支,第四支……三百多支汉军小队,高呼着“大汉威武”的口号,开始了疯狂了突进!武装到了牙齿的汉军,犹如潮水一般袭向乌桓族的营地。而此刻的乌桓族人,却都散落在营地的各个角落。他们试图跑回自己的帐篷取武器,取出武器之后,他们还要去自己的马厩骑战马,这其中,需要浪费不少的时间。

    一时之间,赤山为之颤栗,风云为之变色。

    接到总攻开启的信号之后,张辽的并州飞骑作为马背上的弓箭手,率领发出了远程支援。

    “箭,抛射准备,放!”第一波千只箭矢呼啸着飞往乌桓人最集中的帐篷区,覆盖式的箭雨打击,分不清男女老幼,但伤亡最多的,还是那些青壮男子。因为大部分妇孺老弱都找地方躲避了起来,只有那些乌桓的战士,青壮男子才会冲出帐篷,迎战正在逼近的敌人。

    现在,他们已经明白来袭的敌人是谁!

    是汉人!竟然是汉人?为什么是汉人?汉人不是应该被欺凌,被掠夺的软弱者吗?为什么他们敢来突袭我们的圣地?

    大汉威严许久没有展现,已经让这些新生的乌桓人忘记了,是谁击败了他们的最大的苦主匈奴?是谁让强大的鲜卑始终不敢往南侵略?大汉因为内部相耗,松懈了边关防御,让这些乌桓人以为汉人是可以欺凌的对象。又因为张纯、张举等汉奸作为带路党,乌桓劫掠之路遍布幽冀青徐四周,而汉朝却组织不起像样的反击,这更坚定了他们认为汉人懦弱的想法。

    所以,当他们听到是汉人来袭的时候,第一时间是难以置信。假如说是匈奴来袭,他们第一事件或许会想着逃跑;但是汉人,他们自认为可以凭借手中的弓箭和弯刀教他们做人。

    已经骄傲自大的乌桓人将为他们的选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第一波箭雨覆盖射击之后,第二波,第三波箭雨,相继袭来。第一批拿到弓箭,弯刀,冲出帐篷准备和汉军硬拼的乌桓勇士伤亡惨重。箭矢劈头盖脸袭来,他们来不及格挡,便纷纷中箭倒地。就算侥幸逃脱了抛射而来的弓箭,平射而来的弩箭也让他们防不胜防。哀嚎声四起,这是屠杀的开始!

    在并州军远程箭雨的掩护之下,汉军小队顺利冲进营地!

    一名乌桓战士在帐篷的掩护之下,弯弓搭箭,企图偷袭正在绕近的汉军小队。在他的侧方,另一支汉军小队发现了这位潜伏者。抬手就是一箭,弩箭不偏不倚,准确在射中他的脊背。乌桓战士一身闷哼,一个踉跄,立马被贴近的汉军小队发现。刀盾手瞬间护住了连弩兵,两名长枪兵一左一右,将手中的长枪刺进了乌桓战士的胸膛,将之挑杀!

    “父亲!”一名半大的孩子拖着哭腔,从帐篷里面冲出来,手中挥舞着一并寒光凛凛的弯刀!

    “噗!”连弩兵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弩箭正中孩子瘦弱的胸膛!孩子痛苦地看着胸口的弩箭,有些难以置信,然后缓缓地瘫倒下去,倒在已经死去的父亲身边,渐渐失去生机。

    掀开帐篷,里面还有一名乌桓女人,紧紧地抱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她的眼神之中满含泪水,充满绝望,所在帐篷的角落中瑟瑟发抖。

    “安全!”为首的连弩兵放下帷帐,打了一个继续前进的手势。小队的成员毫不犹豫地朝着下一个区域搜索而去。在相互支援,相互配合之下,汉军小队推进的很快,但毕竟不能覆盖全部的区域。在营地的东侧,数十名乌桓战士集结在一起,跨上战马,从畜栏后面冲了出来!

    “文聘!”

    “末将在!”

    “杀死他们!”何咸指着营地东侧说道,“杀完之后,再唤上附近的小队,一路往东侧杀过去!遇到大队骑兵,就发射信号箭!并州飞骑会增援你们!”

    “诺!”文聘领命,带着直属的十支小队气势汹汹地杀向目标。十把连弩率先发威,三轮移动射击之后,这只乌桓小队瞬间减员过半,只剩下三十几人。他们悲愤地看着自己的战友一个一个受伤落马,然后被汉军的刀盾手砍下脑袋!想要冲锋过去报仇,但是汉军的刀盾手灵巧地躲开了马势,并不与之硬拼。长枪兵们则纷纷上前,用长枪的优势和他们的弯刀周旋。锋利的枪头,不停地朝着乌桓骑兵的大腿戳去。乌桓骑兵但凡有所迟缓,不知从哪个方向袭来的长枪就会穿透他的腰腹,狠狠地将他挑落马下。骑兵被挑落马下,基本就只剩下同时被几条长枪戳杀,这一个结局。

    文聘策马赶到之后,更为凶狠!一柄越王枪上下翻飞,左右横扫,所过之处,几乎没有一回合之将。乌桓族的战士多凭借的血气之勇,或许在对阵普通汉军士兵的时候有点力量优势,但是对阵文聘这样的准一流武将,那是拍马难及的!更何况,乌桓族中最精锐的勇士基本都被丘力居带走劫掠大汉,造反去了,留守在赤山的基本是中下流水平的战士。文聘冲入阵中,真当犹如猛虎下山,锐不可当。

    不到半柱香的功夫,文聘就带着麾下的小队歼灭了这一个区域的全部乌桓战士。连带着那些上了年纪的乌桓人,半大的男孩都没有放过。因为他们的眼神之中燃烧着仇恨的火焰,他们缩在皮袍中右手,明显攥着凶器。或是短刀,或是匕首。想想那些死在乌桓叛军弯刀之下的大汉妇孺,没人觉得这有何不妥。

    这是战争,没有怜悯!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