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重大秘密

    三教九流,汇聚于此。何咸本以为英雄楼应该是一个鱼龙混杂的所在,一到地方才发现错的离谱。来英雄楼的人,不管你是有钱的人还是没钱的人,不管你是士子、游侠、贩夫、走卒,英雄一概平等接待。没有人高人一等,也没有人低人一级。

    所谓英雄识英雄,来此的人都十分主意自己的分寸。敬的是英雄楼主人王越威震大汉内外的名头,敬的也是英雄楼现任大掌柜史阿的凶悍。这史阿据说是王越的大弟子,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左手剑法。有不长眼的官宦子弟第一次来洛阳城,喝大了酒企图在英雄楼撒泼的,无一例外被打落了武器,扔出了英雄楼。据看到过史阿出手的看客言,史阿出剑稳、准、狠,往往只是一剑就能将对手逼入死地。当然,史阿也不会把每一个闹事的酒客都杀死。但史阿一旦出手,没有一个闹事的人敢再寻回来报仇或再次生事的。话传话,总是越传越神。史阿的剑法也由此名声大噪,来拜师学艺的人络绎不绝,和川流不息的食客、酒客并称英雄楼的著名风景。

    何咸带着何苗、郭嘉、赵云三人,入了英雄楼,也不言语,直奔三层天字号隔间。

    “英雄留步!天字号隔间乃本楼内部留用,概不接待外部客人。请英雄见谅!”一名年轻的店小二从何咸等人后面快步走来,一面走一面喊道。

    转头看这年轻的小二也不似因为何咸等人穿着一般而有轻辱之心,何咸也就没有追究的意思,一笑而过,继续往天字号隔间走去。

    “唉唉唉!你这客人好生无礼!……”年轻的小二还想继续上前阻挡,从旁边的过道出来一名年长的小二,看到何咸腰间故意露出来的祥云玉块,脸上露出极为震惊的神色,继而又是尊敬和喜欢,他一把拉住年轻的小二,说道:“三儿,速去请大掌柜的,就说天字号隔间来了几位真英雄!快去!”

    说着,这名年长的小二满脸笑容地来到何咸等人面前,“各位英雄,请这边走!”

    “真英雄?这世道还有真英雄吗?英雄不都是这么喊喊的吗?”这个叫三儿的店小二还没有从英雄的概念逃脱出来,但其脚下倒不含糊。匆匆下楼去找大掌柜。

    英雄楼紧挨洛水,推开这天字号隔间的窗户,但见洛水美景。

    “披绣闼,俯雕甍,山原旷其盈视,川泽纡其骇瞩。闾阎扑地,钟鸣鼎食之家;舸舰弥津,青雀黄龙之舳。云销雨霁,彩彻区明。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何咸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王勃的《滕王阁序》。同样的美景,不同的意境。相比于滕王阁,其实洛水更为繁华和奢靡。

    听到何咸口中念念有词,郭嘉侧耳倾听,眼中闪过一道道亮光。再思细想,却发现何咸吟诵的却是一个叫做衡阳的地方。

    “衡阳?那不是荆州长沙郡的一个地方吗?”郭嘉的心中闪过丝丝疑虑,但没有吱声。

    赵云从小喜欢练武习剑,虽然也读诗书,但并不精通。只听得从何咸口中读出来这一段美文,心中对何咸的崇拜之情又是增添了数分。

    最没有反应的是何苗。他早就对自己侄儿的反常行为见怪不怪,更何况,除了知道自己的侄儿在吟诗外,他基本上一句都没有听懂吟的是啥玩意儿。

    门外突然响起匆匆的脚步声。“吱呀”一声门开,进来一名瘦小的中年男子,穿着藏青的布袍,乍一看,这中年男子和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没有丝毫的两样,毫不起眼。再看,该男子恭敬地收于胸前的双臂异常修长,自然放下状态之下恐怕能触及膝盖,十指粗壮有力,像雄鹰的利爪,又像老树的根枝,真是一双练剑的好手。

    “在下史阿!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大驾光临?”该男子恭敬地向何咸等人行礼道。

    何咸赶紧回礼,“史师叔好!在下何咸,乃是王叔公的记名弟子!叔公曾言,到洛阳之后,便来这英雄楼三层的天字号隔间找他!”

    趁着何咸回礼的功夫,史阿的眼神早就瞄向了何咸的腰间,看到那块祥云玉块,史阿的神态更加恭敬了,“不敢打不敢当!师父早就叮嘱弟子,若何公子前来,让我等平等相称。他并没有收你为徒,叔公之称,也不过是师父与你祖父的交情罢了!”

    既然王越早有吩咐,何咸便不再矫情,“请问王叔公可在这英雄楼?”

    史阿答:“不巧!师父前段时间去了冀州,如今尚未回洛阳。”

    “冀州?”何咸不解道,”王叔公去冀州作甚?”

    史阿有些犹豫地看了一眼何咸身后的郭嘉、赵云等人。

    何咸会意,罢手道:“这些都是自己人,你但说无妨!”

    既然何咸这么说了,不需要其他人避讳,史阿便实话实讲道:“是有关君子堂的事情!”

    何咸闻言,眼前一亮!此番来这英雄楼找王越,何咸就是想了解更多关于君子堂的消息。

    “王叔公可有什么最新发现?”何咸急问道。

    史阿顿了一顿,整理了一下思路回道:“这些年来,师父通过英雄楼收集到不少关于君子堂的消息,林林总总,比较散乱。师父全部记载在这卷竹简之上,并命我见到你之后,将这竹简转交于你!”说着,史阿从袖口之中掏出一卷竹简恭敬地递给何咸。

    竹简不大,甚至显得有些迷你,但是外表闪着一层漆黑的光泽,显然王越经常将这卷竹简拿出来揣摩。

    何咸郑重接过,并不急于打开阅读,而是将它收入了怀中,再问史阿:“冀州有何要紧事,需要王叔公亲自跑一趟?”

    能够让辽东大侠王越感到棘手的事情,必定不会简单。

    “君子堂在密谋废立皇帝之事!”史阿神秘兮兮说道。

    “什么?”何咸、何苗、郭嘉和赵云同时惊呼起来。

    怪不得史阿一副便秘的样子,竟然是涉及皇帝废立这等天下一等一敏感的事件,真是令闻者蛋疼啊!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