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奏对

    崇德殿,高高的龙椅之上,坐着一位面色苍白的帝王。他的年岁不大,大概在三十左右,但显得有些苍老。泛着青丝的黑眼圈证明,昨天晚上,这位九五之尊似乎又玩嗨了,导致睡眠不足。人都是这样,睡不好则精神不济,精神不济则心情不佳,帝王也不例外。

    汉灵帝本身就不是一个勤勉的帝王,心情不好就不好上朝。但这天是大朝会,不上不行。于是,他就期盼着能早早结束这无聊的朝会。

    “有事奏事,无事退朝。”文武大臣们刚刚站定,行礼完毕,刘宏就给今天的朝会定下了大基调。

    能在朝堂里面混的人,都是人精。更何况,东汉末年,政治环境恶劣。那些正直的,良善的,不会拍马说话,不擅长察言观色的,不是被宦官们整死了,就是被清流党人逐出了庙堂。一看汉灵帝这个状态,文武百官纷纷闭口不言,天塌下来有三公顶着,他们担心什么?

    若再没有人说话,这大朝会也就这么划拉过去了。何进赶紧给汉灵帝身边的张让使眼色,张让眯着眼睛一看,发现何进的身边站着一位陌生的年轻人,从容貌身材来看,与这大将军何进有八分的相似。眼珠子一转,便猜到了这位年轻人是谁。

    “陛下,忠勇中郎将何咸,回京述职了!”张让小声提醒刘宏道。

    刘宏单手撑着下巴,本来昏昏欲睡,一听张让的提醒,顿时来了精神:“在哪呢?小何爱卿在哪里?”

    “小臣何咸参见大汉皇帝陛下,陛下英明神武,威武霸气,万岁万岁万万岁!”何咸赶紧出列,撅着屁股,行了一个标准的跪拜礼。

    太尉曹嵩,司徒袁隗,太仆袁逢等人闻言,顿时倒吸凉气,这个年轻人太不要脸了,上来就给皇帝拍马屁,这妥妥是宦官的风格啊!

    再看中常侍张让、赵忠,闻言也是一愣,望向何咸的眼神充满了“骨骼清奇”的意思,这年轻人很有当宦官的前途啊!可惜他老爹是大将军何进,不然两人都动了心思,想要这个年轻人招至麾下,调教成为接班人。宦官和武术大家一样,都需要天资聪慧,骨骼清奇的年轻人来继承自己的一身本事。

    刘宏一听,果然非常高兴。对于这位自己任性启用的年轻人,刘宏一直保持着相当的关注。帝王的生活是寂寞的,天天买醉,夜夜买春的生活,也常常会有提不起兴致的时候。何咸的出现,对于刘宏而言,就像一个活生生的玩具。四年前,何咸横空出世。刘宏抱着赌气的心态,将不过十二岁的何咸玩笑似的提拔为南阳郡尉。刘宏并没有希望何咸能在平定南阳黄巾之乱时立下多少的功劳,出多少的力,纯粹是在听到一堆坏消息之后,难得听到一个好消息,便把这个好消息当做了祥瑞来安慰自己。没想到的是,这个祥瑞不能没有令他失望,还一步一步协助朱儁平定南阳黄巾贼,而后又大破冀州黑山贼,顺利剿灭了幽州叛军,真可谓是屡战屡胜!

    在刘宏看来,这一桩桩的功绩正如他年少时曾经幻想的那般。骑马仗剑,指挥千军万马,取敌人首级于万军之中。那时的刘宏还不是皇帝,只是解渎亭侯。只可惜,随后的刘宏踩中了天底下最大的狗屎运。一步登天,直接成为了皇帝,再无晋升的可能性。除了开国的高祖和光武帝,汉朝皇帝是严禁带兵出征的。于是,刘宏早就绝了那些幻想,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美酒和美人之间。

    而何咸的崛起,尤其是在刘宏打破常规,破格提拔的情况之下崛起,更彰显的是刘宏独特的眼光和魄力!每当听到有关何咸的捷报传来,朝堂之下文武百官惊讶得合不拢嘴的表情,刘宏打得心眼里感到舒心。何咸,从某种角度来讲,是踏踏实实的天子门生!

    “平身吧!”刘宏大量着自己的这位“门生”,眼光之中闪耀出掩饰不住的欣赏之色。

    “小何将军果然英武不凡!怪不得能替朕打赢那些反贼!”刘宏喜滋滋地夸赞道。

    “陛下谬赞了!小臣之所以能打赢那些反贼,自然都是陛下的功劳!”何咸面不改色心不跳,一副不要脸的奸臣模样。

    “哦?此话怎讲?小何将军为朕解惑!”刘宏一愣,觉得十分有趣。

    “孙子兵法有云:故知兵之将,民之司命。国家安危之主也。对于普通兵士而言,小臣是将;但对于陛下而言,小臣就是陛下的兵,是陛下的棋子。自陛下命小臣负责幽州战事的那一刻起,其实陛下的兵士已经冲锋向前!陛下即为将,天底之下,又有何人能与您匹敌呢?”

    刘宏闻言哈哈大笑起来,明知道何咸这是在胡诌,拍自己的马匹,偏偏刘宏很吃这一套。哪位皇帝不希望自己是天下无敌的呢?

    “那如何解释那些失利的战事呢?”刘宏意犹未尽,继续询问道。

    “战场之道,瞬息万变!将军无错,然战事依旧失利,则乃天之不允,非战之罪!”

    太仆袁逢,性子比较刚烈,听闻何咸这番阿谀奉承之词,嘴巴都要气歪了。若不是司徒袁隗熟知他的性子,不停地给他眼色,让他莫要多管。袁逢早就跳出来,怒怼这个奸佞之辈!

    “没想到小何将军不但精通武略,打仗厉害,而且还是个有趣之人,深得朕心!要赏!重重的赏!”刘宏一拍龙椅,开心道,“让朕想想,给你封一个什么官好呢?”

    “陛下,万万不可!”忍无可忍的袁逢终于忍不住跳了出来,“陛下,忠勇中郎将何咸年仅一十六岁,已经贵为秩两千石的朝廷大员,实在不宜再行升官!”

    刘宏面色一沉,好不容易高兴一回,又被这袁老头给搅和了兴趣。

    何咸看向何进,何进轻声回答这是太仆袁逢。

    何咸心中恨死了袁逢的这个老头,却只能就着话说到:“大皇帝陛下圣明!小臣这些功劳,都是小功劳,上不得台面,确实担不得更高的官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