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党人内斗

    得到何咸的支持之后,太仆丞陈逸会心一笑,松了口气,一切正在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

    眼看着这河间之行就要确定之下,袁逢皱着眉头捅了捅身边的太常刘表!原本的历史上,此时的太常应该是刘焉!但因为刘焉提前一年提出了州牧制,并自请为益州牧。故而太常这个九卿之首的职位,就落到同为皇族的刘表、刘景升的头上。刘表虽为皇族,却是清流当人,少时知名于世,与七位贤士同号为“八俊“。受党锢之争的影响,迟迟不能入仕,直到黄巾之乱后,被举荐出任北军中候。刘表身长八尺有余,姿貌温厚伟壮,经历党锢之祸之后,锋芒尽藏,逐渐得到灵帝青睐。故而刘焉离任之后,刘宏第一个想到了刘表,连升其数级,擢拔为太常,掌宗庙事。

    刘表稍一犹豫,还是站了出来,启奏道:“陛下,太史台望气佐近日来报,北方有赤气,东西竟天!”

    望气这个东西,玄而又玄,如果一定要归类,应该属于气象学。但在大汉,他和星象一样,属于上天隐晦的“预言”,是神学的一类。

    作为帝王,最怕的就是这类不好解释的天象,不知道会解释出什么幺蛾子来。

    刘宏虽然荒淫一些,昏庸一些,但对于“气”这种直接影响帝位的东西,还是不敢冒犯。于是,刘宏小心翼翼地问道:“太史令可有解释?”

    太史令,主业是记载史事,编写史书,掌管国家典籍,兼职是负责解释天文历法、祭祀等。包括掌星历的大典星,掌望气的望气佐都属于太史令属下。太史令对上述现象拥有最终的解释权!

    刘表顿了一顿,一字一句道:“太史令言当有阴谋,帝不宜北行。”

    刘宏闻言大惊失色,急问道:“有何阴谋?”

    刘表告罪道:“臣不知。太史令言天机不可泄露,各种详情,陛下只能派员彻查,便能得知一二。”

    刘宏一听,觉得刘表说得有道理,便扭头看向了陈逸面色煞白,双腿似有轻微的抖动,便不满道:“太仆丞可知这北方有何阴谋啊?”

    陈逸普通一声跪倒在地,大喊“臣有罪!臣不知北方之行于陛下不利啊!”

    经过刘表这么一搅和,刘宏再不言河间省亲的事情,何咸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历史依旧有着它的惯性。而清流党人,或者说君子堂内部之间的矛盾已经上升到相互打击的程度了!

    王芬、陈逸之流,显然是对现在得势的宦官恨之入骨,连带着对汉灵帝也是多有怨愤,故而极力推动废立皇帝的阴谋。但是以袁氏为主导的庙堂派,一直以来潜匿的比较好,深得汉灵帝的信任,他们并不想推翻现在的这种平衡局势,他们有自己的计划在推行。缓慢,但是格局更大!远不是王芬、陈逸之流这般粗暴、没有技术含量的计划所能匹及的。

    王芬和陈逸之流既然一意孤行想要推行自己的“换帝计划”,袁氏劝不动,便只好清理门户,出手将他们彻底击垮。一句“北方有赤气,东西竟天”的气象预报,便打得陈逸屁滚尿流。

    刘宏留下一句“召冀州刺史王芬入京述职”之后,便拂袖而去。陈逸自有宦官拖下去,送黄门北寺狱收监。

    虽然陈逸什么事情也没有交代,他其倡导的出行之事刚好和“气象”相悖,“莫须有”的罪名便足够令他下狱收审。往常的时候,如果有司徒袁隗,太仆袁逢,甚至是太常刘表求个情,这种事情也就不了了之。刘宏也不会去追究过深,毕竟尚未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北方之行,会不利于皇帝。但今天这些人显然都没有帮陈逸求情的打算,一个个眯着眼睛,仿佛睡着了一般。

    袁氏等人既然不求情,太尉曹嵩一系,大将军何进一系的人马,与陈逸非亲非故,更加不会出面趟这一漟浑水。这是清流党人之间的内斗,狗咬狗一嘴毛,谁知道谁忠谁奸。

    满殿的文武大臣,就这样任由宦官将瘫成一堆烂泥的陈逸拖了下去。

    这陈逸,彻底废了。

    走了皇帝,散了大臣。何咸的第一次朝会就这样落下了帷幕。收获不小,还看了一场大戏。中间受了一点惊吓,总体来讲,这是一次胜利的朝会。

    散了朝,本以为会直接回家,没想到,何进领着何苗与何咸直接去了长秋宫。

    长秋宫,就是何皇后的寝殿。

    皇后一般不见外臣,但是外戚除外,毕竟都是亲人。

    “参加皇后!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千秋宫的正殿之上,端坐着一位妆容华丽的妇人。毫无疑问,那便是何咸的姑姑,大汉的何皇后。何咸还没来得及细看,何进与何苗便快走了两步,上前躬身行礼。何咸赶紧亦步亦趋,照着模样行礼。

    “两位哥哥快快请起!”正座之上的何皇后赶紧站起身来,以示尊重。

    “谢皇后!”

    ”这一位,想必就是吾家之千里驹,中郎将何咸吧?”礼毕之后,何皇后一脸笑靥地望着何咸问道。

    何咸这才抬头,看清楚自家姑姑的模样。

    何皇后的真实年纪应该和汉灵帝刘宏相仿,大概在三十岁左右。但是相比于刘宏因为酒色纵欲过度而显得苍老,何皇后当真是非常年轻。光凭容貌,就说是二十岁初头也不过分。她的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笑起来颊边梨涡微现。让何咸情不自禁想起了一句诗词: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如九秋之菊。

    何皇后今天身着一身龙凤刺绣的华衣,头戴一顶六龙三凤冠。龙是金丝掐制,凤是翠羽制成。龙嘴里垂下许多珍珠宝石,龙凤之间还有一些翠蓝花叶。凤冠的下部有两排以红、蓝宝石为中心,用珍珠围成的小圆圈。凤冠后面垂着六条叶状的装饰物,上面满是珍珠和宝石。凤冠上的翠蓝部分均使用翠鸟的羽毛制成,看起来能把人的眼睛晃花了。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