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何人能定凉州?

    话说张温虽然无能,无法平定韩遂等人的叛乱,但是凭借敛聚的家财,送给汉灵帝行贿。最终平安着陆,安全地离开了凉州那个烂泥潭。但张温虽然是离开了,凉州叛军却是愈演愈烈,甚至攻入三辅之地,逼近旧都长安。

    这一日大朝,刘宏高坐在龙椅之上,询问文武大臣,何人能够接替张温,替天子平定凉州之乱。

    十常侍之首,张让轻声道:“陛下,老奴有一人选。前将军董卓董仲颖,凉州陇西临洮人,素有威名。此前参与平定冀州黄巾之乱,功勋卓著。凉州反贼势大,平定之事非一日之功可定。不如授予董卓凉州牧之职位,全权负责凉州事务,想必不会让陛下失望!”

    刘宏眼睛一眯,回忆道:“董卓倒是一个勇武的好人物!”

    何咸一听,暗叫不好。董卓那死胖子肯定是给张让这死太监送了不少钱,目测至少不会少于五百万贯!凉州牧啊,统领凉州十郡八十九县的军政大权!这要让董卓得逞了,董胖子估计直接变身为西北大魔王了!

    “陛下,万万不可!”何咸赶紧站出来制止道。

    “哦?小何将军有何意见?“刘宏有些意外,没想到何咸会第一个站出来反对。

    ”陛下,董卓虽有勇武,但是方略不足。其先后追随车骑将军朱公伟、皇甫义真与张伯慎三位大人,都未能提供有效的策略平定凉州叛军,现在如何能够相信,他区区一员偏将能够担起如此重任?“

    刘宏闻言似乎有点道理,也觉得董卓资历不够,便再问道:“那依你之见,该派遣何人担此重任?”

    “尚书大人卢子干曾两灭南方蛮族叛乱,大破黄巾军张角,德高望重,算无遗策,征无遗虑,由他出兵凉州,定可剿灭叛军。”

    “卢子干啊……”

    刘宏点点头,望向一边的卢植道:”尚书大人可敢担此重任?“

    卢植有些愕然,想当初,黄巾之乱时因为不肯贿赂宦官,被下罪入狱,后因皇甫嵩的搭救复起为尚书令。卢植不屑于给皇帝送钱买官,故而从未想到自己还有重新拜将的一天。看样子,这回拜将应该不用交钱了。

    ”臣肝脑涂地,万死不辞!“卢植稍一愣神,立刻出列下跪领命。

    “那就拜尚书令卢子干为左将军,领屯骑、越骑、步兵、长水、射声五校出击,定要剿灭叛军!”

    ”臣领旨!“卢植再拜。

    总算没有让董卓一飞冲天,何咸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见一道阴毒的目光自刘宏身边而来。抬眼望去,不是张让,又是何人?俗话说,挡人财路,犹如杀父害母之仇。这一趟,何咸为了阻挡董卓,得罪了张让,事后免不了要破财消灾。

    果然,何咸还在盘算这要给张让送多少钱才能让他不惦记自己的时候,幺蛾子就来了!

    ”陛下,荆州刺史有急报,长沙人区星起兵造反,为祸一方!“张让装模作样拿起一卷竹简提醒道。

    刘宏大惊,问道:”这区星又是何人?“

    张让摇头表示不知,刘宏转向群臣,无人能够回答,这区星又是何方妖孽。

    啪的一声脆响。

    气极了的汉灵帝,顺手操起案几上的一座虎形镇纸,重重地摔在了大殿之上。那汉白玉雕刻而成的虎形镇纸顿时被摔了个粉碎,看得何咸一阵肉痛。多好的一件玉雕啊,老值钱了!

    崇德殿上,满朝文武噤若寒蝉,连那嚣张的张让也重重垂下了头,不敢冲撞盛怒中的汉灵帝。

    “尔等一个个皆为满腹经纶,胸怀甲兵之辈,谁能告诉我这天底下的反贼为何层出不穷?今天是冀州,明天是幽州,现在凉州未定,荆州又乱起?”刘宏涨红了脸,激动道,“自中平元年以来,朕无时无刻不战战兢兢,勤政爱民。你们让朕捐出西园的钱粮战马,朕捐了。你们让朕复起清流党人,朕复起了。现如今,四年过去了,大汉依旧没有太平,谁能告诉朕,原因究竟是什么?”

    文武百官再低首,口呼“陛下息怒”。

    这句话其实和“感冒了多喝开水一般”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但是它代表了一种态度。示意皇帝,我们听着呢,您消消气,您问的问题啊,我们都解决不了,你再生气也是气坏了自己,不划算呢!

    只要百官保持队形不乱,再喊个一两声“陛下息怒”之后,事情也就过去了。刘宏该去后宫潇洒就去潇洒,文武百官们该捞钱的继续捞钱,该去八大楼的继续去八大楼醉生梦死。可偏偏有人不这么想,他想着是名垂千古的机会终于来临!

    于是,侍中张钧怀着激动的心情,跳出来进言道:“陛下!臣知道原因!”

    刘宏一愣,心想我就随便说说,发泄一下心中的不爽情绪而已,你还真的知道吗?

    “那你说说看,到底是何原因?”

    张钧一咬牙,指着刘宏身边的张让等人道:“盗贼四起,盖因十常侍作恶!他们欺君罔上,迫害忠良,卖官害民,毁我大汉江山!不杀十常侍,天下难靖!”

    刘宏一听,心想果然又是一个腐儒,就知道杀杀杀,杀掉十常侍,那些反贼就会束手就擒吗?

    正想着,那张让、赵忠等人立刻匍匐于地上,大哭道:“陛下,老奴们对陛下之忠心天地可鉴呐。现如今满朝的文武大臣既然不容老奴等人,恳请陛下放逐我等这残躯于乡野。家中一应财物,我能愿献于陛下,充当平叛之军资。若大臣还是不答应。老奴等人唯有奉上项上之人头,只求陛下长命百岁,大汉江山千秋万代……”

    昏君之所以为昏君,就是是非不分,用人主要依靠的是自己的喜好。十常侍有没有问题?当然有问题。但刘宏不在乎。这就像富贵人家家中圈养的恶犬,虽然伤人,但深得主人喜爱。作为外人,你可以不喜欢恶犬,但你不能动不动就劝主人将他们杀掉吃肉,这只能惹得主人恼火。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