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将计就计

    又是王莽!今夜,蹇硕恨死了这个王莽!

    诛杀大将军这样的事情,大汉不是没有先例过。大名鼎鼎的淮阴侯韩信就是被吕后设计,死在了皇宫之内。但这样的事情毕竟凶险甚多,弄个不好,就会尸骨无存。蹇硕若只是一个普通的宦官,未必肯冒这个凶险,可偏偏他的身份……

    “只要大将军伏诛,皇子协登基!哀家可以保证,蹇公至少得享三公之位!若有亲眷,均可封侯!”董太后目光灼灼,凝视这蹇硕。这个条件不可谓不丰厚。

    但是蹇硕的后背却是寒气直冒,他的心里明白,董太后既然敢如此直白地将这些事情摆到了明面上来说,必定是准备了后招。自己若是不肯答应的话,只怕活不过今晚。

    沉吟片刻之后,蹇硕一咬牙,点头道:“太后放心,末将定不负太后之重托!”

    “哀家果然没有看错将军,此乃大汉之幸!”董太后风韵犹存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将军莫要担心,哀家已经有了妥当的方法。只要将军以陛下的旨意,宣何进前来崇德殿觐见!你密令麾下将士埋伏于崇德殿中。待何进一到,将他……骠骑将军董重将配合你的行动,持陛下的口谕以及哀家的诏书立即控制何进再宫外的部曲。如此一来,大事可定!”

    蹇硕一听,便知董太后谋划这个计划已经不是一天两天。

    “陛下,此番乃太后懿旨!奴婢只能辜负您的信任了!”蹇硕内心哀叹,表面之上却毫不犹豫应承了下来。

    立皇子协登基!这个计划本就符合蹇硕身后势力的利益!当皇帝的生母,董太后都站出来要求蹇硕来完成这个任务的时候,蹇硕已经没有任何理由来否定自己这么做。于是,只能辜负汉灵帝莫要参与皇室夺嫡之争的警示。

    “将军麾下,谁可前去宣旨?”

    蹇硕沉吟了片刻,回禀道“上军司马潘隐,忠勇可嘉,可担此重任。”

    “事不宜迟,将军速速下去安排吧。”

    “喏!”蹇硕插手行礼,转身离开了长乐宫。

    ……

    蹇硕回返嘉德殿的时候,吕布已经率领的中军校尉的五百人马,来到了嘉德门外等候办理换防的手续。蹇硕先将上军司马潘隐叫到一边,传陛下口谕,宣大将军何进崇德殿面圣!

    “陛下明明在嘉德殿,可为什么口谕却宣大将军去崇德殿面圣?”潘隐带着重重疑虑,离开嘉德殿。在走出南宫之后,潘隐留了一个心眼,在门外待了一会儿。内宮禁军的换防路线都有严格的规定,上军校尉的人马要离开南宮,返回西园驻地,必须走这边。然后,一炷香的时间过去,并没有人马进出。也就是说,蹇硕领着五百人马,留在了宫内!

    难道蹇硕要杀大将军何进?

    潘隐的心中咯噔一响,浮起了一股极为不祥的预感。

    ……

    夜已深,大将军府却是灯火通明,何进、何苗、何咸、郭嘉、赵云、魏延齐聚在何进的书房之中。张辽如今镇守虎牢关,文聘镇守伊阙,故皆不在洛阳。

    “那蹇硕,真的是汝南袁氏之人?”何进听完何咸在宫中的见闻,大吃一惊。

    “千真万确!此乃蹇硕亲口所认,岂能有假!”

    尽管得到了何咸的肯定,何进依旧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陛下,真得撑不过今晚了吗?”郭嘉轻咳一声,将众人的思路从蹇硕的身上引开。现如今,并不是深究蹇硕身份的时候,确保新帝的顺利登基才是现在的重中之中。

    “恐怕很难……”

    “陛下可立下遗诏?”郭嘉再问。

    “已经写好!如今就在嘉德殿内!而皇子辩陪侍在陛下身侧!”

    郭嘉思考了一下,“如果是这样的话,因为皇子辩尚且年幼,陛下是时候该召集重臣宣读遗诏!”

    众人闻言,皆是一惊。想当初,汉武帝刘彻临终之前,就是任命了大司马大将军霍光,车骑将军金日磾,左将军上官桀,御史大夫桑弘羊为顾命大臣,辅佐年纪8岁的汉昭帝刘弗陵。

    按照道理来讲,刘宏也该当如此?

    何府书房中的气氛突然间压抑了起来。就在众人沉默之际,门外响起了管家小强的声音:“老爷,门外有宫内来人!”

    “终于来了!”何进面色一喜,当下命小强赶紧把来人请进客厅,他让众人在书房等待,自己则往客厅走去。

    “在下上军校尉麾下司马潘隐,参见大将军!”

    “蹇硕的人?”何进一愣,蹙眉问道:“敢问司马,所来何事?”

    “校尉大人命某前来宣陛下口谕,请大将军前往崇德殿面圣!”潘隐特意强调了一下崇德殿。但是何进并没有听出潘隐的画外之音。

    按照何咸的说法,蹇硕已经被汉灵帝赶出禁宮,现在当值的应该是中军校尉吕布才对,可为什么宣旨的人,确却是蹇硕的司马?难道说陛下已经不行了?

    “敢问司马,现在宫中当值的大人是谁?”

    “中军校尉吕布!”

    “那为什么来宣旨的却是上军校尉的人?”

    “陛下发出这道旨意的时候,尚未进行值班的交接。”

    潘隐这么说,倒也附和何进心中的猜想。

    “潘司马请稍等!某去后堂叮嘱一声,便随司马入宫!”何进转身要走,却从潘隐的眼神之中读到了一丝纠结。

    何进感觉事有蹊跷,赶紧回到书房,将事情和何咸等人一说。

    “不可能!陛下根本不在崇德殿!”何咸断然否定道,“陛下在嘉德殿!”

    何进一听,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看样子是那蹇硕贼心不死!竟然假传陛下口谕!”何咸面色阴沉道。

    “若不是陛下此前密诏你入宫,这番还真会着了那阉贼的诡计!”何进恨恨道。

    “大哥,蹇硕的这位司马,要不要……”何苗以手作刀状,示意要不要杀了潘隐。

    “大人且慢动手!如果这位司马愿意合作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将计就计!除掉蹇硕,顺便看看能不能挖一挖他背后势力的把柄!”

    还是郭奉孝脑子转得最快,当即想到了反击的策略。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