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暗流涌动

    ”朕以凉德承嗣丕基,二十一年於兹矣。自亲政以来,纪纲法度、用人行政,不能仰法高祖、光武谟烈,因循悠乎,苟安目前,以致国治未臻,民生未遂,是朕之罪一也。

    国用浩繁,兵饷不足,然金花钱粮,尽给宫中之费,未常节省发施,及度支告匮,每令会议,即诸王大臣会议,岂能别有奇策,只得议及裁减俸禄,以赡军需,厚己薄人,益上损下,是朕之罪二也。

    朕性喜嬉戏,常图安逸,燕处深宫,御朝绝少。致与廷臣接见稀疏,上下情谊否塞,是朕之罪三也。

    高祖、光武创垂基业,所关至重,元良储嗣,不可久虚,朕子辩,何氏后所生也,年十五岁,岐嶷颖慧,克承宗祧,兹立为皇太子,即遵典制,持服二十七日,释服,即皇帝位。特命内大将军何进、司徒袁隗、宗正刘洪、中常侍张让为辅臣,伊等皆勋旧重臣,朕以腹心寄托,其勉天忠尽,保翊冲主,佐理政务,而告中外,咸使闻知……“

    这是汉帝刘宏的遗诏,大概的意思是进行了三点自我批评。一是因循守旧,散漫懒惰,导致国家还没有大治,百姓还不能安生;二是平时花费太大,导致兵饷不足;三是喜欢玩耍,贪图安逸,导致君臣关系不好。总体来讲,刘宏对于自己的认识还是挺深刻的,基本道出了主要问题,可惜致死也没有什么改变。最后,刘宏任命大将军何进、司徒袁隗、宗正刘洪、中常侍张让作为四大辅政大臣。

    汉中平六年(公元189年)四月十一日,汉帝刘宏病逝于嘉德殿,六月十七日,葬于文陵,谥号孝灵皇帝。按照史书的记载,刘宏的一生堪称昏君的典范。在位期间,大部分时间施行党锢及宦官政治,又设置西园,巧立名目搜刮钱财,甚至卖官鬻爵以用于自己享乐,在位晚期爆发了黄巾起义,而凉州等地也陷入持续动乱之中。当然,史书都是士族文人记载并整理的,刘宏一生都在压制他们,得到这么些悲惨的评价,也不让人意料。毕竟,刘宏驾崩之后,汉帝国很快陷入分崩离析的状态,刘宏难辞其咎。

    刘宏之后,长子刘辩继位,是为汉少帝。作为东汉的第十二位皇帝,少帝更惨,在位仅五个月,因为十常侍之乱,导致外戚和宦官集团火并,两败俱伤,被董卓抓住机会率军入洛阳,废刘辩为弘农王,改立刘协为帝。没过多久董卓鸩杀少帝,时年十五岁。

    何咸自来到这个时代之后,苦心积虑,防止的就是这件事情的发生!毫无夸张地将,这是何咸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劫!

    汉灵帝下葬期间,洛阳依旧暗流涌动。以四位辅臣为首的四股力量明争暗夺,重新瓜分朝堂的势力范围。

    司徒府,密室。

    “叔父,如今何进已经完全不信任我等,该当如何?”袁绍问道。

    袁隗笑道:”本初莫急!现如今各方争斗,小皇帝想要培植自己的势力,太后想要收编十常侍,十常侍想要多方周旋,还与董太后、皇子协等皇族不清不楚,至于大将军何进……嘿嘿,不用士族党人,谁来替他说话办事,若用党人……”

    袁逢也笑道:“那屠家子终究没有什么底蕴,别看他现在权势最大,其实都是徒有虚表,中看不中用。”

    听到袁隗、袁逢两人都这么说,袁绍的心终于是放了下来:”只是接下来,我等怎么办?“

    “怎么办?”袁隗森冷一笑,“自然是等!”

    “等?那得等到什么时候?”一直插不上话的袁术,跳出来问道。

    自从被汉灵帝罢免了河南尹之职位,又在西园八校尉的争夺中失败之后,闲赋在家的袁术越来越显得急躁。

    “公路,为大事者,必要沉得住气!”袁隗蹙眉教训道。

    “是,叔父教训的是!”袁术知道自己失言,道歉道。

    “西凉有猛虎,先帝之令尚且不听,岂肯听大将军乎?想当初,何家子公然反对董卓领凉州牧负责西北战事,并举荐卢植为左将军压制董卓。董卓早有怨愤之心。老夫猜测,不出旬月,何家子必会奏请陛下重提董卓为并州牧的提议。董卓与十常侍关系交好……我等只需从中撩拨,让这一场虎狼之斗来得更猛烈一些,自然能坐收渔翁之力!”

    “叔父果然高明!”袁绍、袁术闻言,忍不住赞叹道。

    ……

    大将军府,书房。

    “我儿啊,你这人不让用,那人也不让用,你让为父用谁?”大将军何进一脸戾气地坐在书房的上首,埋怨道。

    何进现在手底下谋士不过陈琳,武将不过王匡,唯有这两人没有被迫害妄想症的何咸弃用。堂堂大将军想要办一些事情,竟然找不到得力的属下,也真是奇了怪了。

    何咸也不想这样,但看看何进这些年网罗到的人才:袁绍、袁术、袁遗(袁隗之子,袁绍堂兄),三位袁氏干将;何顒、张邈、逢纪,三位坚定的清流党人……看这名单,何咸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就这样的麾下,何进不被分分钟灭掉,都对不住这么多的“内奸”。

    但何进说的也是事实,想要掌握更多的权势,没有人才可不行。

    “要不,发布招贤令,广纳天下寒门才子?”何咸提议道。

    “不可!”郭嘉第一个跳出来否决道,“中郎将没有觉得,新帝登基之后,已经在刻意疏远大将军了吗?”

    一说这个,何咸的脑袋更加疼了。想当初,登基之前,刘辩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现如今,登基成为了皇帝,刘辩不知道从哪里得了帝王心术,开始玩起了平衡与制衡的游戏。何咸有心效忠,帝王却无意信任,真正是屁股决定脑袋。当刘辩将这个天下都看作是自己所属之后,自然不愿意全力信任任何人。

    何咸如今迁为右卫将军,负责重建北军五校。貌似官职又提了一级,实则上脱离了南宫重地,与皇帝的距离更远了。而麾下实际的人马也只有从典军校尉魏延那边转过来的两千人马。

    现如今,新帝座前最大的红人是皇叔刘洪,由处理皇族内务关系的宗正调任实权派的光禄勋,执掌南宫全部力量。毫无裙带关系的吕奉先,调任五官中郎将,封都亭侯,掌南宫第一禁军。立场暧昧,与各方势力都有关系,貌似又最忠于皇帝的曹操,调任左中郎将。没有立场,貌似是帝党一系的太尉张温麾下武将鲍鸿为羽林中郎将。

    同时,为平衡清流党人的势力,新帝又启用袁绍为右中郎将,袁术为虎贲中郎将,拜皇甫嵩为右车骑将军。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