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董卓废帝

    吕布不甚忠义,轻视所谓的名声与大义,却服绝对的力量与强权!其投靠董卓,让汉帝刘辩彻底陷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陛下,再不从暗道撤走,就来不及了!”崇德殿,绣衣使者统领任钟一脸焦虑地催促着。

    袁府发生的血案,洛阳城防的动态,已经一字不漏地传到了传到了汉帝刘辩。

    呆立半响之后,刘辩面无血色的脸上,浮现一丝狰狞道:“董卓想要行废立之事!朕只要杀了陈留王,看他还能立谁?任统领,速速替朕前往含章殿,鸠杀陈留王!”

    说到最后,刘辩的面庞已经完全扭曲。他并不是一个噬杀之人,但为了帝位,他什么都豁得出去。自己的亲弟弟,又算得了什么?

    任钟面色一凝,沉重道:“陛下,傍晚时分,五官中郎将吕布已经偷偷将陈留王带出宫去,安置在凉州军营……末将,杀不了陈留王。”

    “吕布?”最后一个希望也破灭之后,刘辩惨笑道:“想不到,我最信任的人,却出卖我最厉害!吕布,果然是一只养不熟的饿狼,弑人的鸠虎!既然全天下的人都背弃了朕,朕还有何处可去?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刘辩跌坐在龙椅之上,仿佛被人抽掉了脊梁骨。

    “不!陛下,您还忘记了一个人!那个被先帝视为惑星之人!”任钟提醒道。

    “惑星?卫将军何咸?”刘辩终于想起刘宏临终前对他的叮嘱。那时,刘辩一心要收回皇权,削弱宦官、外戚、清流党人的势力,故而刻意疏远何咸。现如今,被刘辩视为汉室复兴希望的刘玄德被董卓打得不知去向,刘洪也被自己撤职待办,估计逃不过董卓的屠刀。

    “卫将军……他还会忠于朕吗?”刘辩已经失去了信心。虽然何咸曾经是刘辩的大哥,但自登基以来,刘辩就没有给何咸任何的好脸色。何咸不可能体会不到。

    “陛下不用担心!一则先帝对卫将军不薄,临终之前,曾逼迫其发下效忠的大誓!二来,太后乃卫将军亲姑姑,打着骨头连着筋,陛下若被董卓迫害,太后也必定不能善终……吾观那卫将军乃重情重义之人,必定不会袖手旁观!”任钟宽慰道。

    刘辩眼前一亮,在黑暗之中又看到最后一丝希望。

    “任统领言之有理!但朕不能逃走,朕乃天子,岂能闻贼名而逃!就算是死,朕也要死在龙椅之上!”

    “陛下……”

    任钟还要再劝,却被刘辩打断:“统领莫要再言!朕这就修书一封,你带着即刻前往南阳!让卫将军发兵前来勤王!”

    “绣衣使者乃陛下的死士,岂能弃陛下深陷囹圄而不顾?”任钟惨笑一声道,“吾有一女,现在宫中任貂蝉女官,骑术不俗,可担此任!”

    “哦,可知令女名讳?”

    “闺名红昌!”

    刘辩点点头,将使者任红昌的名字,也写在发给何咸的诏书之中!写完之后,盖上传国玉玺大印,郑重地交给任钟。

    “朕,最后的希望就交给统领了!”

    ……

    光熹元年九月初二,董卓率领凉州军士,护卫着陈留王带刀闯入南宫。五官中郎将吕布,守卫南宫,却为董卓开道,极为令人赶到讽刺!

    汉帝刘辩本决意在文武百官面前,呵斥董贼大逆不道之行为,然而面前西凉军士明晃晃的刀刃,刘辩血勇全无,只能任凭董卓操控。

    在崇德殿中,董卓逼迫何太后下诏书废黜少帝,诏书写道:“孝灵皇帝不究高宗眉寿之祚,早弃臣子。皇帝承绍,海内侧望,而帝天姿轻佻,威仪不恪,在丧慢惰,衰如故焉;任用奸佞,迫害忠良,损辱神器,忝污宗庙。皇太后教无母仪,统政荒乱。永乐太后暴崩,众论惑焉。三纲之道,天地之纪,而乃有阙,罪之大者。陈留王协,圣德伟茂,规矩邈然,丰下兑上,有尧图之表;居丧哀戚,言不及邪,岐嶷之性,有周成之懿。休声美称,天下所闻,宜承洪业,为万世统,可以承宗庙。废皇帝为弘农王。皇太后还政。“

    诏书的大意是说少帝刘辩天生举止轻佻,仪表缺乏君王应有的威严,在为先帝(汉灵帝)守丧期间,没有尽到作儿子的孝心,懒散怠慢,和平日不守丧时没什么两样,只知道任用奸佞之辈,迫害正直善良的大臣,有辱社稷和祖宗,因此将他废黜,而陈留王贤明,故另立陈留王为帝。

    诏书颁布后,太傅袁隗把废帝弘农王身上佩带的玺绶解下来,进奉给陈留王。陈留王遂即位,改元永汉,是为汉献帝。然后袁隗扶弘农王下殿,向坐在北面的新皇帝称臣。见废帝此状,何太后哽咽流涕,群臣心中悲痛,但都敢怒不敢言。

    废立之事既成,董卓自封为太尉,郿侯。又擢拔吕布为光禄勋,温侯。李儒、牛辅、华雄、郭汜、李傕、张济,樊稠等一干人等皆有封赏!

    袁隗、袁逢虽然虽然被董卓摆了一刀,反噬己身。但治国不是行军打仗,想要在庞大的中央官僚体系中纵横捭阖,单靠董卓麾下的那些只懂得操刀杀人的杀才们是远远不够的,董卓离不开以袁氏为首的党人的协助。当然,董卓也极力拉拢司空黄琬,廷尉马日磾、大鸿胪蔡邕,大司农荀爽和卫尉杨彪、河南尹王允等人,大力擢拔他们的子孙,企图为己所用。

    但事实上,他们只是慑于董卓的武力,曲意逢迎。私底下,无时无刻,不在密谋着要除去董卓。

    何咸身在南阳,目光却一直紧盯着洛阳。

    当初,何咸离开洛阳的时候,将何乾为首的特战小分队布置到了洛阳民间,横扫地下势力来获取情报。何乾成功打探到了刘备以及长安军潜入洛阳的消息,但没有想到行动是自汉帝刘辩那里开始发动,故而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而郭嘉在带领北军五校撤出洛阳的时候,通知何乾潜伏下来,作为南阳的耳目,盯着洛阳的一举一动。所以,何咸才能身在南阳,而知洛阳的全部大事。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