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甄氏问路

    甄道回道:“说来有些惭愧!家母听说讨伐董贼的檄文,判定卫将军一定会参与,故特命我率领一千中山骑兵前来相助!半道之上恰好碰到白马将军,便受其邀请,共行到此。原本,昨日我等便想过来拜见将军,却被白马将军阻拦,说将军有要事与诸侯相商,不便接见我等。”

    何咸点点头,心想公孙瓒也不是省油的灯,做事滴水不漏。汉末群雄,能割据一方的,果真都有过人之处。

    “即是来打仗的,为何还带着甄小妹呢?”

    甄道神色有些尴尬。

    甄毓上前一步抢答道:“母亲大人命我前往南阳水镜书院求学!”

    汉朝虽然不提倡女子读书,但是也不禁止。蔡邕的女儿蔡文姬,黄彦承的女儿黄月英都是载入史册的才女。甄毓本身在历史上也是才女,有诗歌《塘上行》一首流传后世。甄毓想入书院求学,这本身没有问题,但身为女子千里迢迢从中山到南阳求学,这其中就有点蹊跷了。

    “家母请求卫将军代为照拂舍妹!”甄道补充道。

    甄道一说完,郭嘉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望向何咸。从郭嘉贱贱的表情之中,何咸读出了甄老夫人的用意:她这是想与何氏联姻!但因为甄毓尚且年幼,故而只能先以求学的名义去南阳。

    “老夫人还有其他的叮嘱吗?”何咸想了想,继续问道。

    甄毓一副早有准备的模样回道:“自袁本初抵达冀州之后,中山袁氏的势力又开始蠢蠢欲动,垂涎中山的控制权与我甄氏的产业。母亲命我请示将军,甄氏是固守中山,还是退守何处是好?”

    甄氏作为何咸早期的盟友,或者说是想依附何咸的世家,因为地缘关系,不能收到何氏军力的庇护。冀州太远,南阳鞭长莫及。长此以往,甄氏要么承受不了袁绍的压力,如历史上那般投入袁氏的怀抱,成为其附庸;要么,便只能考虑迁徙,比如前往南阳郡!而甄老夫人将甄毓送过来,是在表明一个态度:甄氏依旧想要追随何氏。假如何咸拒绝甄毓,那么相当于拒绝甄氏的投靠。假如何咸接受甄毓,那么甄氏现在面临困境,何咸就有义务和责任,帮助甄氏解决这个困境!

    “奉孝,你怎么看?”在场的都是聪明人,何咸也不避讳问道。

    郭嘉收起戏谑之色,开始在帐内来回踱步。

    “韩文节才大志疏,冀州迟早落入袁本初的手中!袁本初不是善类,绝不可能让中山游离于势力范围之外,所以,吞灭中山,吞灭甄氏的财富,他志在必得!三年前的袁烈之祸,就可见其筹划。”

    何咸、甄道两人频频点头。

    “现在摆在甄氏面前的,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甄道抱拳问道:“敢问是哪两条路?”

    “其一,南下宛城。其二,北上赤山。”

    “北上赤山?”何咸眼前一亮。

    甄道急问道:“两条路有何区别?”

    “区别大了!甄氏若只想平平安安做一户富贵人家,那便迅速收拾细软,带着族人南下宛城。有卫将军庇护,出任一方郡守,子嗣延绵。”

    甄道点点头,若有所思道:“那若是北上赤山呢?”

    “乌桓丘力居余部一直梦想着回归赤山,甄氏可以假借乌桓人之手,在赤山脚上建赤山城。吸收四方流民,开垦农田,发展畜牧业,积攒力量。公孙瓒乃主公盟友,只要主公开口,公孙瓒必定会多加照拂。等到主公扫平中原叛乱之后,甄氏只需携异族归汉,满门皆可封侯!”郭嘉一字一句说道。

    “满门皆可封侯”六字,深深地震撼了甄道的心灵。这当然是郭嘉夸张的说法,但足以说明此事所蕴含的功劳有多大。但正所谓有多大的收益便需要冒多打的风险。甄氏横跨政商两界百余年,甄道当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

    “还有一个好处!赤山附近多煤矿和铁矿,甄氏的武器生产线可以拆装搬迁到赤山城!接下来的这些年,大汉必将陷入持续的战乱之中,光是出售武器军备一项,便足以令甄氏雄霸幽北草原!”何咸又补充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甄道显然是动心了,但出于一贯以来的谨慎态度,他表示最后的决定还需要请示甄老夫人和几位兄长。何咸表示理解,不管甄氏是南下还是北上何氏都会尽可能提供帮助。

    甄道再问甄毓求学的问题,何咸表示当即可以修书一封给水镜书院。但因何咸兵力本来就短缺,不能再分兵护送甄毓,所以只能麻烦甄道领着中山骑兵亲自去一趟南阳宛城。

    甄道此时的心思已经从领兵打董卓捞军功转移到去赤山建城当一方小诸侯的道路之上,能不打仗乃求之不得的事情,当即应允下来。

    甄毓本来想跟随在何咸身边,现在一看,是没有希望了,只能自带哀怨的神色随着甄道离开中军大营,往南阳求学而去。因为甄道已经迫不得已想要回返中山,与甄老夫人商量决定甄氏未来百年命运的大事件去!

    ……

    洛阳,太师府。自袁隗、袁逢等人下狱之后,朝廷之上再无能掣肘董卓之人,连献帝刘协董卓都不放在心上,朝政事宜不论大小,皆在太师府决断。这一日,朝议之后,董卓正与安远将军韩遂、辅国将军马腾等人一众麾下饮酒。郎中令李儒匆匆而来,呈上了袁绍的《反董卓檄文》。

    董卓既惊且怒,赶紧召集众将商议对策。

    光禄勋、温侯吕布挺身而出道:”太师勿虑。关外诸侯不过是一帮土鸡瓦狗,布愿领虎狼之师,尽斩其首,悬于都门之上。“

    吕布说得霸气异常,董卓听得很欣慰:“奉先果然忠勇,吾有奉先,可高枕无忧矣!”

    话未说完,典军中郎将徐荣,抚军中郎将华雄纷纷出列道:”杀鸡焉用牛刀?不劳温侯亲往,吾斩众诸侯首级,如探囊取物耳!“

    董卓大喜,命吕布为主将,徐荣、华雄辅助,李肃、胡轸、赵岑等偏将随行,领着步骑五万星夜前往虎牢关迎敌。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