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九章 温酒斩华雄

    俗话说的好: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潘凤貌似有上将之风,但是武艺太过粗糙。完全是凭借着天生巨力,挥舞着那柄大斧乱战。华雄与其战了十个回合,便没有兴趣再陪其斗下去。趁一个对冲的间隙,耍了一记刀花,潘凤果然中计,挥斧相迎。华雄手中的长刀一沉,再一挑,刀锋避开大斧,瞬间划断了潘凤的喉结。潘凤手中的大斧落地,双手紧握的喉颈,哪里制得住喷溅的鲜血。坚持不到三秒,歪头坠落马下,再无声息。

    ”必胜!必胜!“华雄连斩两将,虎牢关上的西凉军顿时士气高涨,连呼必胜。反观关东联军,则是一脸的土色。尤其袁术麾下的诸将,心底纷纷感慨这可比西园八校尉之争残酷和血腥了许多。

    ”主公莫急,待末将斩了华雄,灭灭西凉军的威风!“

    众诸侯还在感叹华雄之凶猛,又有两员大将站了出来。其中一人披烂银铠,裹赤帻,横古锭宝刀,骑花鬃马,乃与袁术亲善的一方诸侯,长沙郡守孙坚。另一人披鱼鳞铠,顶白虎盔,持白虎弑神刀,骑枣红马。乃袁绍麾下大将颜良。两人同时出列请战,让袁绍又是欣喜又是为难。欣喜的是帐下有猛将不怵华雄,为难的是,不知道该派自己麾下的颜良还是与袁术亲善的孙坚。

    就在袁绍为难之际,沙场之上响起了华雄的爆喝之声:“南阳小儿何在?敢不敢与你华爷爷一战?”

    何咸闻之一愕。前一刻,何咸心底还在猜想,关羽不在,何人能斩华雄?没想到,这一刻,华雄竟然点名想和自己一战。何咸摇摇头,一阵苦笑。一抬头,却发现所有的诸侯都在盯着自己。赵云、张辽、魏延等人以为何咸自己不想出战,一个个同时出列道:“何须主公下场,末将这便取那华雄的首级而来!”

    何咸挥挥手道:“既然华雄点名想死在本将的手下,本将便满意他这个小小的愿望!”

    “主公威武!”南阳军将齐声喊道。

    “咚咚咚!”袁绍赶紧命军士擂响所有的战鼓,为何咸助威!

    何咸换上一套欧阳大家为他特意打造的明光铠甲,掌中持一柄通体漆黑的霸王枪,甫一出场,便晃瞎了众诸侯的狗眼。胯下骑一匹照夜玉狮子马,正欲策马走向场间,何咸突然回首,鬼使神差问了一句:“诸公可有热酒一杯?”

    曹操赶紧命人取来一壶热酒,想给何咸倒上一杯,喝完上战场好涨涨血勇之气。

    没想到,何咸微微一笑道:“酒且斟下,本将去去便来。”

    说完,何咸一磕胯下的照夜玉狮子马,威风凛凛地冲向场间!

    华雄一见飞来之将这套亮晃晃的明光铠,骚包程度不亚于光禄勋吕布,便明白是正主-卫将军何咸无疑。本欲通个姓名,客套几句,没想到,何咸根本就不想和他说话。照夜玉狮子马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径直就冲着华雄而去。华雄顿时大怒,他最讨厌这种被敌人无视的感觉!

    “好胆!”华雄大喝一声,手舞着长柄大刀爷冲将上去。

    关上关下,战鼓齐擂,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

    眼见着何咸与华雄的距离越来越近,就要展开第一回合的较量,何咸突然一磕照夜玉狮子马的马腹,已经在高速奔跑的照夜玉狮子马在那一瞬间,竟然又提速了一个档次。也就是这一个瞬间的提速,打乱了华雄出刀的节奏。华雄的刀尚在空中没有落下,何咸的霸王枪却已经抵在了华雄的喉间。华雄连感慨的时间都没有,错马之际便被何咸一枪挑杀,死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杀了华雄之后,何咸不再留恋,就像干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策马回转联军阵营。联军诸侯,除了公孙瓒、王匡、张杨三人衷心叫好之外,其余诸公望着纷纷变色。望着飞奔而来的何咸,情不自禁后退了几步,竟不敢与何咸靠的太近。

    曹操接过侍从手中的那碗尚且温热的美酒,端起笑容,前进几步迎接何咸。只是那笑容,分明僵硬得厉害。

    何咸“哈哈”一笑,手中的霸王枪扔给赵云,利落下马,接过曹操递过来的美酒,一饮而尽,高声赞一句:“好酒!”

    ……

    虎牢关上,西凉军士纷纷被何咸的悍勇所震慑。潘凤是不是上将,他们不知道;但华雄,绝对是西凉军的上将。纯论武艺而言,华雄也能在西凉军中排在前三位。但就是这位武艺不凡的华雄,刚刚还杀关东小将杀得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转瞬之间,自己也被别人如土鸡瓦狗一般杀掉,这样的转折实在是太大,大得令人难以接受!

    董卓、李儒也是倒吸一口凉气,没有想到何氏屠家子的武艺竟然到了此等程度。李儒原本的计划之中,是由华雄出面挫一挫关东联军的锐气,然后推出袁隗、袁逢,逼迫袁绍等人解散联盟,退回各自的州郡。华雄这一死,反倒是挫了西凉军的锐气。此刻如果推出袁隗、袁逢,只会让天下人耻笑董卓胆怯。董卓当然不会这么做,于是他的眼神不由自主地望向了吕布。

    一开始的时候,吕布也是吓了一跳。华雄,在西凉军中,也算是一员悍将,武力值在二流武将的巅峰,吕布当然熟知。若是正面交战,十个回合之内,吕布还真没有把握必杀华雄。但何咸却只用一个回合就将华雄斩落马下,这其中,固然有实力的差距。但关键的关键,其实是何咸胯下的那匹坐骑。在两人的兵器相错之前,何咸胯下那匹照夜玉狮子宝马的瞬间提速,导致已经出手的华雄比预定的速度慢了半拍。而就是这慢了的半拍,夺去了华雄的性命!

    严格来说,这场比斗并不公平,华雄输就输在了战马的身上。但战马就像兵器,也是武将实力的一个部分,谁能因此而指责何咸呢?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