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张绣的留言

    使者掀开帐门之后,看着满满堂堂的十八位诸侯,当即愣在当场。不是说好友私事求见卫将军何咸吗?被十八路诸侯围观,这“私事”还怎么商量?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使者也不能因为人多,就改天再来,只能硬着头皮报上姓名道:”越骑校尉张绣见过诸公!小校奉太师之名,前来求见卫将军!“

    何咸一听,再细看使者的容貌,也是乐了。这可不就是自己的便宜师兄,张济之侄,张绣张伯渊吗?

    洛阳皇宫一战,何咸凭借改良版的百鸟朝凤枪法,击败了张绣,但是并没有痛下下手。现在看来,张绣恢复得不错,能够出来担当使者,身体应该是痊愈了。但在诸侯面前,显然不是攀交情的时候。何咸便假装不认识张绣道:”本将与董贼素无来往,他派你来,所谓何事?“

    张绣一脸尴尬地望了一眼其他的诸侯,示意何咸,董卓想要说的话,不大合适在诸公面前讲。

    何咸生怕中了李儒的离间之计,不为所动,坚持道:“本将一片赤诚,天地可鉴,绝不可能与董贼暗通款曲!有什么话,你就当着诸位诸侯的面说好了!”

    何咸都这么说了,张绣也没有办法,清了清嗓子,回禀道:“太师令小校带话给将军。太师所敬者,惟将军耳。若将军愿意为朝廷效力,太师将保奏将军为骠骑将军,位同三公,享有开府置掾之权。太师有女,貌美无双,可与将军共结秦晋之好!“

    张绣话音刚落,在座的诸侯们纷纷倒吸凉气,怪不得这个张绣扭扭捏捏的,原来董贼开出了如此优厚的条件。又是加官进爵,又是送出美人,结成姻缘关系。何咸若是真答应下来,一跃就可以成为董卓之下,天下最有权势的男人。这样的诱惑可当真不小啊!

    “若是董贼给自己这样的条件,自己会不会动心呢?”诸侯们皆在心底拷问自己的良心。

    何咸不怒不恼,反而放声大笑起来。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曾经的董卓想要结交的人,是“江东猛虎”孙坚。现如今,孙坚在虎牢关前没有什么发挥,所以董卓想要拉拢的对象就变成了自己。

    命运啊,真的很有趣!

    张绣也好,众位诸侯也罢,全部是一脸的懵逼,都不明白何咸为何笑得如此开心。这件事件很好笑吗?如果你是忠臣,你就应该大声怒斥董贼;如果你是奸臣,你也应该大声怒斥董贼,然后暗地里再与董贼交往。何咸的表现,让所有人摸不着头脑。

    “回去告诉董卓,结亲就免了!若他还当自己是汉室的臣子,就速速献关投降!“笑够了之后,何咸不痛不痒地回复道,”放归天子与文武百官,然后滚回他的凉州,或许还能活得一命!若继续倒行逆施,迟早祸及九族!”

    “卫将军与这些反贼说那么多干什么,直接拖出帐外砍死得了!”袁术一脸戾气说道。显然是对董卓器重何咸以及何咸刚才那场放肆的大笑非常的不爽。他的心胸实在太狭窄,没有容人之量。见不得别人好,见着了就忍不住要跳出来搞破坏。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自古便是如此!袁公路你是要陷害本将于无礼吗?”何咸笑着回怼袁术道。张绣怎么说都是何咸的同门师兄,何咸岂能让他被袁术如此憋屈地害死?

    袁绍一看何咸毫不犹豫地拒绝了董卓的诱惑,维护了关东联军的团结,还是颇为满意的。但袁术不合时宜地跳出来,还说要斩杀使者这种没有品位的话,实在是有些丢人现眼。就连忙站出来阻止当和事佬:”卫将军所言极是!董卓逆天无道,荡覆王室,早已天怒人怨!吾观你面庞清秀,骨骼清奇,今日不斩你!你若识相,趁早脱离董贼,投我联军,不然,迟早粉骨碎身!“

    该传达的话张绣已经传达到,接不接受董卓的邀请,那是何咸的事情。张绣抱拳对着袁绍行了一礼,让是谢过他的不杀之恩。随后又饱含深意地望了一眼何咸,转身往帐外走去。

    ”稍等!“何咸感受到张绣的眼神之中似乎蕴含着什么秘密,忍不住出言喊止道。

    张绣止住脚步,回头问道:“卫将军可有什么吩咐?”

    ”子龙!“

    ”末将在!“赵云出列。

    ”你将张绣送出大营,确认他安然离开之后,你再回来!“何咸叮嘱道。

    ”诺!“赵云会意,随后陪着张绣往帐外走去。

    ”何忠信,你这是什么意思?“张绣以离开大帐,袁术便阴着脸问道。

    “没什么意思!就怕有些人阴奉阳违,不尊盟主的将令,私底下动手杀了西凉使者,辱没了我等的名声!”何咸收起笑容,不冷不热回道。

    袁术皱眉,不悦道:“你倒是说说清楚,这大帐之中,谁阴奉阳违?谁不尊将令?”

    何咸不理袁术,对着袁绍遥了遥头,抱拳道:“本将偶感风寒,有些不适。近期的会议便不参加了,请盟主见谅!”

    说完,也不等袁绍回复,一掀披风,转身离开了大帐。

    “何忠信,有本事你别跑啊?是谁目无纪律?我们这正商议大事呢……”帐内传来袁术的不依不饶的咆哮声,甚为扎耳。

    ……

    南阳军大帐,何咸严令亲卫营封锁大帐四周,严禁任何闲杂人等靠近。随后,召集了郭嘉、赵云、文聘、张辽、魏延和高顺等几位主要将领商议事情。

    “怎么样?张绣可留下什么密信?”人齐之后,何咸迫不及待问赵云道。

    赵云回道:“密信没有,但是张绣偷偷留下一句话:刘表自请荆州牧!”

    ”主公,这个张绣是否可信?“郭嘉双眉紧皱问道,显然是意识到这个消息对于南阳军而言非常重要。

    何咸也不隐瞒,直言不讳道:”张绣乃我与赵云的同门师兄。我不清楚张绣为什么要帮我,但此前洛阳皇宫一战中,我曾饶过张绣一命!“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