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徐庶归来

    因为何咸不可能放任刘表在荆州坐大!

    刘表这个政治流氓拥有极好的口才,能够将党人、皇帝以及董卓忽悠得团团转,就可见其嘴炮功力之深。历史上的刘表,在袁术的严防死守之下,单骑入荆州,不费一兵一卒就将荆州士族收拾的稳稳当当,甘为其驱使。何咸若是回去晚了,便只能用魏延的办法,用武力与其死磕。但是那样,南阳军的损失就会无限放大,不符合何咸的整体发展计划。

    而且,这件事情必须秘密进行,不能让关东联军知晓。若是袁绍或者袁术得知何咸回返南阳与那刘表争荆州,必然要掀起轩然大波,甚至于直接大打出手也极有可能。

    经过与众人的缜密商量之后,何咸决定只身回返南阳。虎牢关这边,董贼已经在迁都长安,也就不可能再发生你死我亡的大战。充其量不过是局部战役,而南阳军已经被“打残”,只要不是全面战争,这些局部战役大概率是不用参战的。同时,为迷惑诸侯,不引起他们的怀疑,南阳军的所有军队、将领将一律不动,包括郭嘉,也留下来镇守南阳军营。

    对外则宣称,何咸因病不能见风,概不见客。实在瞒不过去的时候,便由何乾假扮一下。何乾跟随何咸将近十年,熟悉他的全部行为习惯,就连说话的口吻也能模仿的八九不离十。只需再穿上全套的明光铠,再放下面具,端坐在照夜玉狮子马上,就算是领兵出征都不是大问题,谁也看不出来盔甲之下的人究竟是何咸还是何乾。

    至于何咸本人,则带了十余名特战小分队的亲卫,伪装成信使的身份偷偷离开联军大营,星夜前往南阳。

    回到宛城,何咸急召黄月英、徐鱼、李严、文祥、魏和前来议事。骠骑将军何苗在舞阳守孝,不在宛城。与徐鱼同行而来的,还有一位翩翩佳公子。星眉朗目,器宇轩昂,天青色的书袍一尘不染。若是腰间的那把佩剑换成羽扇,何咸都有可能误以为自己见到了诸葛孔明。

    “草民徐庶参加主公!”徐庶单膝跪地,双手抱拳,却是行了一个将礼!加之这一声“主公”直接表达了效忠的意思,何咸内心如何能不狂喜呢?

    何咸赶紧过来将徐庶扶起,说一声“好久不见“,道尽了八年未见的情谊。那时,何咸还是一个神神叨叨的小胖子;徐庶是一名习武练剑的落魄公子哥。这些年来,何咸虽然未与徐庶见面,但是联系一直不断。徐庶的老母就一直安居在何家堡内,逢年过节,何咸还会去拜会一声,问个好。徐庶同父异母的妹妹徐鱼,也一直在何咸麾下效力,掌管何氏的情报汇总工作,被南阳上下视为何咸内定的妻妾之一。

    这些年的鹿门山求学生涯,让徐庶的性子内敛了许多,沉稳了许多。但骨子里,他还是那个仗剑行侠,为保护自己的妹妹不惜于权贵斗争的单福。何咸对于他的恩情,他时刻铭记在心,从未忘记。

    ”庶在鹿门山,听闻主公大败西凉军,阵斩华雄,击退吕布,逼得董卓不敢久居洛阳,当真是令人热血沸腾!“徐庶激动道。

    “击败西凉军不假,但是南阳军也损失颇大。虽然斩了华雄,但是吕布却只能算是打个平手,董卓迁都,顾忌的是诸侯联军势大……“何咸事实就是说道,”倒是元直此番归来,可是学成出师了?”

    徐庶闻言,初显愧疚,随后又坚定道:“

    学业未竟大成!恩师言再有两年的时光或可达另一个境界。但最近一段时间,听闻刘景升得到董贼的任命,单骑闯荆州。学子们纷纷讨论,主公将如何反击。庶,知道主公正是用人之际,便恳请恩师放归下山!”

    鹿门山的院规,学子出师之前不允许下山行走。若是强自下山,想要再上山继续学业,基本没有希望。何咸明白徐庶这么做都是为了能够帮助自己,心中有些惋惜,但没有表现出来。

    “如今大战方起!正是用人之际,元直来得正好啊!来来,你快与我等说说,书院的学子们都是分析荆州局势的!”何咸招呼众人左右落座,每人来了一杯清茶。

    徐庶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高层会议”,但却丝毫没有怯场,眼眸之中闪耀着兴奋的光芒,似乎很享受能在这种气场之下挥斥方遒。何咸一直在仔细观察徐庶一举一动,心中暗自感叹,徐庶不愧为汉末三国最被埋没的一流谋士。

    “自长沙太后孙坚与武陵太守曹寅擅杀刺史王睿之后,荆州已经陷入混乱状态,多方势力各自为政。主要来讲,可以分成三股势力:第一是以孙坚、曹寅、秦劼为首的非荆州本地势力;第二是以何、蔡、黄、蒯、向五大世家为首的荆州本地世家大族;第三则是以各地宗部势力为首的荆州乡野势力。”

    “孙坚、曹寅、秦劼等人可是串联在了一起?“

    ”这些人并未明目张胆地串联,但经过我们整理后发现,这几人都有一个共同点。“

    ”什么共同点?“

    ”中平二年,司徒袁隗举荐豫州人陈国人曹寅为武陵太守;中平三年,太仆袁逢举荐冀州常山人赵范为桂阳太守,中平五年,司徒袁隗举荐扬州吴郡人孙坚为长沙郡守;中平六年,虎贲中郎将袁术举荐扬州九江人秦劼从江夏郡尉迁为零陵郡守……“

    ”汝南袁氏!“在场之人无不惊呼。

    ”不错!此四人乃非荆州籍势力的领袖,且皆系出汝南袁氏!荆州七郡之中,他们占了四郡,地盘最大,人数众多,但是势力算不得最强!”

    “哦?那势力最强的应该是哪一系?”

    徐庶目光灼灼地盯着何咸道:”自然是以主公为首的荆州本地五大世家!“

    何咸有些惊讶道:“何氏一介屠家子,何时成为了荆州的世家?还成为何、蔡、黄、蒯、向五氏之首?是不是太夸张了一点?”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