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三顾向府

    这么一闹之后,客栈反而安静了下来。直到东方泛白,天光大亮,一夜再无幺蛾子事件发生。

    为避免黄月英睡醒之后尴尬,何咸早早起床,决定按照惯例去客栈后院的空地练习一会儿枪法。自习武以来,早课是何咸风雨无阻的习惯。往常的时候,都有赵云陪着一块儿,在热身之后对练一会儿枪法。现如今,赵云需要坚守在虎牢关前线,何咸只能自行锻炼。

    来到后院,何咸发现甘宁已在练戟。初春时节,天气尚且寒冷,甘宁的头上热气蒸腾,显然是出了不少汗水。汉末三国是个将星闪耀的年代,天赋秉异的武将层出不穷,但要将这些天赋转化为踏踏实实的武技,没有努力,那是断然不可能的事情!

    “兴霸,可愿与我对练一番?”何咸道。

    “敢不从命!”甘宁道。

    此番再战,甘宁的阴阳双戟少了以命搏命的气势,威力随即大减。两人你来我往,对攻了四五十个回合。

    “主公枪法如神,甘宁佩服!”收起双戟之后,甘宁抱拳道。

    何咸笑道:“承让了!兴霸之技乃杀人技,在乎战场,而不在乎展示与对练。”

    对练结束,两人收拾了一下,用完早餐,套了辆马车,前往向府。向府的位置在宜城最中心的地带,紧挨着县衙。这一任的宜城令,正是向朗的堂叔向言。

    何咸整理了一下衣冠,领着黄月英、徐庶和甘宁,敲开了向府的大门。朱红的大门打开,出来一名老管家。

    “汉卫将军南阳亭侯何咸,特来拜见先生。“

    何咸说明了来历,递上了拜帖、司马徽的书信和三卷古朴的竹简书籍。这三卷古籍乃是西汉会稽太守朱买臣收藏的战国韩非子所著的《孤愤》、《五蠹》、《说难》三书,虽然算不上孤本,但是也珍贵异常。向氏是荆州著名的藏书世家,向朗也以爱书出名。送这三本古籍,乃是投其所好。

    老管家接过拜帖与书信,却将三卷古籍退了回去,抱歉道:”主人不在家,请贵客改天再来!或者留下地址,待主人回来之后,自当登门拜访!“

    何咸问:“不知向先生去了何处?“

    老管家道:“主人偶有兴致,出门闲游。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或寻朋友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去所。“

    何咸再问:“几时能归?“

    老管家道:“归期亦不定,或三五日,或十数日。“

    何咸直呼缘浅,惆怅不已。

    甘宁没好气道:“向先生既不见,主公不如暂且回去。“

    徐庶也对着何咸使眼色道:”主公不如明日再来拜访,或许,向先生就回来了!“

    何咸会意,与老管家告辞,便上了马车回返悦来客栈。

    ”向朗那厮分明就在府内,却不肯见主公,莫不是在筹划什么阴谋?“甘宁阴着脸,写着满满的不爽。

    徐庶笑道:“兴霸莫要焦躁!那老管家既然肯收下主公的拜帖与司马先生的书信,自然就是向朗的意思。如果庶猜得不错,刘表已经拜访过向朗,或者刘表已经遣人拜访过向朗。向朗现在不见面也不拒绝,就是想留点时间来做抉择。”

    “元直所言极是!但若向朗迟迟做不了决定,我们也不能一直干等在宜城啊?”何咸问道。

    “不用太久,给向朗三天的时间。明天此时,主公再准备上门拜访,若向朗继续不见。则后天此时,第三次拜访。再一再二不再三,若是向朗继续拒绝,则表明宜城之事不可为。连带着,襄阳蔡氏也变得不可信任。主公则要改变计划,放弃向氏、蔡氏,立即前往江夏先找黄祖,争取将江夏郡先联合起来。其余五郡只能缓缓图之。”徐庶分析道。

    何咸听从了徐庶的意见,先行回到悦来客栈。甘宁闲着也是闲着,就去宜城的地下势力盘盘道,查询一下昨夜的梁上贼子。

    第二日,何咸的马车准时出现在向府的门口,老管家的回复与前日如出一辙。何咸二话不说,礼貌告别之后,当即回返。

    甘宁从宜城黑道打探而来的消息显示:三日前,因躲避党锢之乱迁居宜城的南阳人岑晊领着汝南名士陈翔,拜访过向朗。岑晊、陈翔曾与刘表关系密切,此次来访,必定是带了刘表的意思。而汝南名士陈翔不但熟读经书,剑术武功也是一绝,极有可能是前夜前来探听的梁上君子。

    甘宁已经探查清楚两人落脚的地点就在宜城东南角的岑府,询问何咸要不要将两人擒获。何咸摇摇头拒绝。陈翔、岑晊两人不过是刘表的马前卒,他们的行动说明向朗还在犹豫,还未答应刘表,这是好事。若是何咸私下动手,反而有可能会给向朗留下不好的印象。世家之间打交道,容许政见不合,但是不能动不动就启用武力。就算陈翔夜探客栈那一次,也只是抱着偷听消息的目的,并没有打算出手。

    及第三日,何咸再次来到向府的时候,向府大门打开,一中年男子面白长须,头戴逍遥巾,身穿皂布袍,容貌轩昂,丰姿俊爽,早已等候在门口。

    “草民向朗,见过卫将军大人!”向朗作揖执礼。

    何咸回一礼道:“今日拜访,乃是私人身份,不以官职论。何咸见过向师兄!”

    两人相视一笑,由向朗亲自引着何咸一行人来到向府大厅,分宾主而坐,老管家献上清茶一杯。

    向朗道:“恩师的书信,朗已收到。得知师弟在南阳做的大事情,师兄羞愧万分。只恨才疏学浅,能力不足,上不能报效朝廷,下不能恩泽百姓,当真是枉读圣贤书啊!“

    ”师兄不可妄自菲薄!夫子在水镜书院讲学的时候,便经常提起师兄。”

    “哦?恩师如何评价朗?”向朗好奇问道。

    “向巨达博闻广记,敏而好学,可继承吾之衣钵!”何咸模仿司马徽的语气说道。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