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房中礼

    高顺相对而言年长,已经娶妻生子,现在一家人都在南阳宛城生活。

    甘宁则是浪子的个性,喜欢自由,不爱婚姻。纵横长江期间,也是祸害不少当地的少女。但甘宁从不用强,他凭借的乃是锦衣鸟羽,束冠散发,耳戴金环,背负双戟的朋克造型。还别说,叛逆的造型早在两千年的大汉,同样是怀春少女们的最爱。多少大家闺秀争着也给甘宁生猴子,也跟她浪迹天涯,去追逐远方的诗和梦想,统统被多情的甘宁拒绝。他只是一名偷心的贼,一名放荡不羁的浪子。

    甘宁端起一个大碗,也和高顺斗上了酒。

    这边欢声笑语,其乐融融,那边,徐鱼和甄毓过来催促何咸赶紧入洞房,莫要让黄月英久等。

    “又不是你们两个入洞房,你们捉急作甚?”魏延刚刚灌下去半坛酒,停下来缓一口气,笑二女道:“要不,让主公直接将你们二位一并娶进门得了!免得再操办两场婚礼?”

    甄毓害羞得赶紧跑开,徐鱼却不怕他,怒瞪魏延一眼道:“喝你的酒吧!傻大个!”

    “元直,你也不管管你妹子!将来做了我们的主母,我等还怎么混啊?”魏延没心没肺地嚷嚷着。

    徐庶笑着摇摇头,既心酸又欣慰。当初哭着喊着,让哥哥保护她的小鱼儿已经长大了。她曾是南阳军的谍报头子,虽然不参与行动,但众多的信息全部出自她之手,是何咸当仁不让的心腹。南阳军上下都对他毕恭毕敬,称她为徐先生。

    但现在,她已经将手中全部的权利都移交给了郭嘉,因为她准备专心做何咸的女人。黄月英之后,何咸也准备将徐鱼纳进房中,时间大概在半年之后。徐鱼跟随何咸一路从颍川到南阳,早被认定为何咸的女人。虽然只能是妾室的身份,但也没人敢小觑她在何家堡的地位。

    何咸赶紧向众人告罪一声,便离开酒席,去了新婚洞房。黄月英一身大红的喜服,头披红巾盖头坐在榻前,前面的案上摆着酒盏、吃食和一个锃亮的铜盆。

    ”你们也回去休息吧!“何咸吩咐黄月英身边的两名侍女道。

    ”姑爷可不能着急,还有一些礼仪没有完成呢!“年长的那位侍女说着,给何咸递过来一柄秤杆。秤杆在传统中象征龙,新娘佩戴的凤冠霞帔象征凤,所以挑红盖头意思就是“一龙挑凤”、“鸾凤和鸣”的意思。

    何咸接过杆称,挑起黄月英头上的红盖头,只见黄月英脸色酡红,光艳可人。一时之间,竟把何咸看痴了。

    “龙凤呈祥,秤心如意!”侍女唱和了一句,”接下来,行对席礼!“

    何咸与黄月英相对而站,中间夹着几案,相对跪坐。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结发为夫妻,恩爱永不移。“

    侍女唱完这一句,将装有清水的铜盆端到案几之上,请何咸先擦拭干净自己的手和脸,然后再让何咸黄月英浸湿毛巾,给她擦手和净面,这是沃盥之礼。沃盥之礼表达出新人对婚礼的郑重之情。代表着此刻两位新人怀着纯洁明净的心投入新的生活。

    行完沃盥之礼,侍女撤去铜盆,分别给何咸与黄月英面前放置了一盘吃食。

    ”请新人行同牢礼!“

    何咸与黄月英按照侍女的引导,两人相对行揖礼,后各自吃盘中食,约十秒后集体放下。同牢之礼是指新人在婚礼上同席用餐,宣告从此在生活上合为一家。象征新人福寿同享,甘苦与共。

    侍女又递过来一个一分为二的葫芦,何咸与黄月英各执一半,倒上美酒,各饮一半后交换饮尽,两人将葫芦拼接好,黄月英迅速缠紧葫芦。这就是合卺礼,也就是后来的交杯酒的来源。葫芦代表多子多福。夫妻共饮后,愿二人从此能同甘共苦、一生相扶。之后将葫芦拼接如初,红绳相系。象征新人从此夫妇一体,永不分离。

    侍女接过系好的葫芦,又递给何咸一把系着红绸的剪刀,递给黄月英一个锦囊。示意何咸剪下黄月英的一缕头发,然后再剪下他自己的一缕头发,黄月英展开锦囊,何咸将两人头发依次放入,然后两人共同将锦囊线绳拉紧。

    这是行解缨结发礼!意指夫妻双方血脉相融,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执子之手,与子共箸;执子之手,与子共食;执子之手,与子同归;执子之手,与子同眠;执子之手,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何咸与黄月英起身,执手相视。

    “执手礼成!最后一道房中礼,就交由夫人了!”两名侍女引导完这些礼仪,满含笑意,退出了新房。

    黄月英羞得低下头不敢看何咸:“郎君!我们早些歇息吧!”

    “且慢!“何咸拉住黄月英的手,问道:“饿不饿?”

    黄月英一愣,轻轻点点头,又摇摇头道:”这似乎于礼不合啊?“

    ”不吃饱哪有力气行洞房礼啊?“何咸笑道,拉着黄月英又坐了下来,取过案上的吃食,用筷子夹起菜肉送到黄月英的嘴边,一下一下地喂着她吃。黄月英毕竟不同于那些平凡的女子,并没有拒绝何咸违背礼仪的行为,满眼都是幸福的小星星。喂饱了黄月英,何咸才取过一只羊腿,狼吞虎咽起来。

    黄月英一手挽起何咸的手臂,将头靠在张绣身上,一手抚着何咸的背部,小声说道:“夫君且吃慢些。”

    如此何咸又吃了半刻钟,才填饱了肚子。刚放下吃食,就感觉到黄月英整个人都靠在自己身上,显然是方才太饿了没有留意到。何咸一把搂住黄月英,而后将面庞凑到黄月英极具异域风情的脸前,轻声说道:“想不到我何咸也能娶到月英你这样的美人,真是仿如梦中啊。”

    黄月英听得,面色更加红润,喃喃说道:“月英能嫁给夫君,亦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何咸听得,双手将黄月英横腰抱起,大步朝着床榻走去。黄月英见得,自然知道何咸准备干什么,轻声说道:“请夫君怜惜。”
加入书签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Copyright © 2016-2017 阔男书库(http://www.kuonan.com) 无弹窗无广告 免费阅读体验